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036 坦白从宽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3064 2016-03-28 12:46:02

  陈嘉玥终于知道了当初唐喆找上自己的一个原因了,除了姚娇娇她们几个很少有人知道她在上大学的时候自己修了法学的第二学位。而且毕业之后也在这边协助景凡霖做过案件分析和卷宗整理,虽然都是景凡霖硬塞给她的工作,但景凡霖毕竟了解她,所以陈嘉玥很愉快的完成了。家里那个人体模型就是当年她过生日,景凡霖送她的‘大礼’,东西送来的时候着实把她吓了一跳,这种事情也就只有景凡霖做的出来,等比例真人模型,放到家里果然镇宅。

所以唐喆的眼光果然很毒,或者说他是个事无巨细的人,他一开始中意她就是因为这份敏锐。陈嘉玥在公司一面办公一面溜号,手一抖,险些把数据弄错,这在以前还是很少见的情况。之前她也是双管齐下一边上班一边偷着看景凡霖那些案子的资料,大多数情况是景凡霖发给她的,当然有些时候因为太过无聊,陈嘉玥也主动伸手要,她和景凡霖之间从来不存在‘客气’二字。不过今天陈嘉玥明显不在状态。

“嘉玥姐,你听说了吗?张升今天早上和丹姐坐一辆车来的哦!”严颜眨着大眼睛神秘兮兮地说道,眼睛里都写满了八卦。这个姑娘是个典型的九零后美少女,活泼开朗,什么都好,就是太八卦,不管是明星政要还是公司同事,坐在她身边每天都有免费新闻听。陈嘉玥大多数情况都左耳进右耳出,但今天听到却回过头问道,“你听谁说的?”

“我亲眼看见的。”严颜可爱地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大眼睛,一脸快来表扬我的神情。

陈嘉玥默,这哪里是听说,这分明是‘眼见为实’嘛!

“之前就一直看他给丹姐献殷勤,没想到还真有收获啊。丹姐那么精明的人怎么会看上他呢?费解啊!”小姑娘装模作样地感慨。

陈嘉玥知道严颜是不在意这些的,这姑娘家境优厚,人也够机灵,出来工作都算是社会实践了,这些公司的小八卦她都纯属当娱乐在看。

“你也别到处乱说,兴许有什么别的原因呢。”陈嘉玥也不认为吴丹会看上张升,不过没想到严颜也对这位主儿这么大意见,看来张组长人缘也不咋地啊。一个男人在这种被众多女人包围的地方只要稍微有点能力,都是‘前途无量’的,但很遗憾目前看来,张升的‘美’还没有被发现。

“哼,这可说不准,晚上和谁一起走的兴许没事儿,但早上和谁一起来的总能说明大问题。”严颜握拳,“这是实践出真知,无数狗血剧情都是这么演变而来的。”

陈嘉玥哭笑不得。但没想到让她更哭笑不得的事情下午就发生了。

下午吴丹找到陈嘉玥,对她之前一段时间的工作予以肯定,然后接着就提出,想把她调到其他部门。

陈嘉玥心中冷笑,她刚刚换岗还不到两个月就马上又要换地方,知道的是这里面故事情节丰富,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有什么毛病呢。

“嘉玥,你觉得怎么样?”

“如果我拒绝,丹姐是否会让我继续留在这个项目里?”陈嘉玥笑的很坦然。

“当然,你的工作我们都是认可的,只不过是工作需要才会提出这个建议。不过也要看你个人的意愿,如果想留在这里当然也是可以的。”吴丹官腔打的很足,停了一下又接着说了一句,“但是这个机会很难得,也希望你好好考虑。”

调离陈嘉玥并不是吴丹的本意,前两天各部门经理开会,会后市场部的一名经理有意无意地和她说到陈嘉玥,言谈之间不乏赞美,而且似乎两个人已经谈过,透漏出一种这个人我想要,想不想给你看着办的感觉。好巧不巧,这几天吴丹听到组里有人说陈嘉玥上下班有豪车接送,张升在一旁添油加醋,说陈嘉玥没准攀上了高枝,在这里做不久了之类的。吴丹不是一个耳根子比较软的人,但很多人都在说的时候就动摇了。她找陈嘉玥这么说也是一种试探。

但很显然陈嘉玥不这么想,不管吴丹的想法是什么,她已经不想再这么勾心斗角地去算这些小九九了。“丹姐,不用考虑了,我们这里的工作性质你也清楚,换到哪里都一样,换汤不换药的事儿,也不过就是选择‘吃别人嚼过的’和‘喝别人咽过的’的区别。”

吴丹的脸色变了变,陈嘉玥这话说的实在是够直白也够得罪人的。即使是事实,自己心里清楚就好,但如果从别人嘴里说出来就像是把身上最后一块遮羞布掀开了一样,很难堪。对于吴丹这种清高有能力的女人来说无疑是很难接受的。

“丹姐别误会,我这话没别的意思。因为我根本就不清楚这个职位调动是你个人意愿还是有人暗中布局。我自认为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也不认为现在这个工作有那么重的分量。但不管是什么原因,我都很感谢这两个月来你的支持。我会在最短时间内交接好手上工作,当然也希望您帮忙批复离职申请。”陈嘉玥终于还是选择离开‘效忠’两年多快三年的地方。这两年多她学到太多东西,当然也没有荒废在这里的时光,所以她是感谢的。至于吴丹,陈嘉玥很想说今天这个局面早在她接手这个新项目的时候就注定了,她自己也没有任何愧疚。

“看来你是早有离职的准备。”

“丹姐说笑了,在这里工作的谁不是时刻都做好里离职的准备,有了更好的机会,或者有了下定决心的动力自然都会离开。丹姐不是也一样?”

吴丹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女子,第一次觉得这个一向很好说话,看起来很简单不怎么计较的姑娘并不如‘看起来’那样。给陈嘉玥换岗并不是她的意愿,但如今却成了她离职的契机。或者说这份工作对她而言一直就是一个临时栖息所而已。

吴丹站起来,“你说的对。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也支持。不管怎么说,能和你共事我很开心,希望你有更好的选择。”

陈嘉玥笑了笑,“能认识丹姐我也很荣幸。”二人走到门口,陈嘉玥忽然停下,“丹姐之前问过我认为张升怎么样。”

“嗯,你说过,结婚你不会选他。”吴丹难得笑了笑。

“工作我也不会选他。但有一件事情是可以选他的。”

吴丹挑眉,示意陈嘉玥继续。“‘利用’还是可以选他的。丹姐应该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吧?”

吴丹了然的笑笑。

有一件事情几乎没人知道,吴丹的前男友想吃回头草,最近纠缠很紧,陈嘉玥很‘偶然’地撞到过一次。所以张升和吴丹早上一起上班的背后,可以想象的空间还是很大的。

陈嘉玥在公司外面的小公园里长长舒了一口气,终于还是要离开这里了啊!

拿出手机给姚娇娇打电话,没想到最近忙的披星戴月的娇娇同学的电话才响了几声就接被通了,“我正式升级无业游民了,晚上庆祝一下。”

“啊?!”

晚上姚娇娇和岳然到她们常去的小餐馆打包了饭菜和啤酒拎到陈嘉玥的小公寓。

“也不知道是谁之前信誓旦旦地说要保住饭碗的,这么快就撂挑子了?”姚娇娇四处走了一圈,边走边问,丝毫没有发现屋子里少了不少东西。

“那我努力找张长期饭票好了。”陈嘉玥按照计划引导话题,状似无意地说道。

“饭票?”姚娇娇拔高了声调,陈嘉玥很高兴地听到姚姑娘终于找到了重点。“你相亲成功了?谁?男的女的?哦,不对,什么背景?”

陈嘉玥把吃的东西摆好,还没来得及回答姚娇娇的话,就听岳然在一旁悠悠说道,“嘉玥,你们家被抢了吗?”

“先吃东西吧。”陈嘉玥把俩人从游离状态拉回来,三个人围着客厅的茶几坐在地毯上。

“嘉玥,我现在才发现,你今天找我们过来不是只为了辞职这一件事儿吧。有情况,说吧,有什么要坦白的,姐姐心理承受能力好着呢。”姚娇娇说的豪气。

“嘉玥,你有宝宝了吗?”岳然在一旁接口。

姚娇娇扑过去,抱着岳然亲了一口,“还是然然懂我。”

陈嘉玥白了二人一眼,“你们奉子成婚的戏码看多了吧。我这刚领完证,哪来的孩子?”

“什么?领证?你结婚了?”姚娇娇和岳然齐刷刷地看着陈嘉玥,岳然那双总是很迷离的大眼睛难得的清明了。

陈嘉玥点了点头,这个镜头在姚娇娇和岳然的脑海里就像电影慢动作回放一样。其实陈嘉玥也是奇葩,她相亲那么多次,姐妹这么多年多少都嗅出来点异状,只不过她自己愿意,她们也就没多说什么。本来以为是她终于看上了哪个男人,没想到这么劲爆,居然结婚了。她这么突然地闪婚,还真让人有点缓不过神来。

陈嘉玥停了几秒,接着汇报,“人你们见过,上次在红磨坊萧易辰的朋友,唐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