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035 扑朔迷离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3076 2016-03-27 12:40:02

  035 扑朔迷离

唐喆开着车走了,潘伍回去一五一十地将话转告给沈宽。其实他心里一直想问唐喆当时为何让他到C市查这么个不起眼的面粉厂,即使这里‘挂羊头卖狗肉’暗地制造毒品,那也是警察该管的和他们没有利益影响,这么搅和进来是为了什么呢?开始他还以为是唐喆看中了这块市场,但现在看起来也不像。潘伍在问老大唐喆还是问自己师父东方燚之间做着天人交战,最后决定把这个问题咽到肚子里去。如果问唐喆,从他的脸上看不出这个问题会不会触到他的麟角;如果问东方燚,潘伍不由自主地摇了摇自己的脑袋,还是算了,看到师父那张脸,他所有的问题都会自动变成没有问题。只要有师父在,‘静安堂’在S市的总部夏天从来不需要开空调。

唐喆的车还没有回到市区就接到陈嘉玥的电话。

“事情办完了?没打扰你吧?”陈嘉玥还是很懂礼貌滴。

“我在回去的路上,去哪接你?”唐喆笑问。

陈嘉玥叹了口气,“找地方吃饭吧,我空腹减肥一天了。如果继续饿下去,我怕高速晕车都没东西好吐。”

唐喆的眉头几不可见的皱了一下,脚下的油门不自觉地踩重了,“找地方垫垫肚子,把地址发我,马上到。”陈嘉玥的语气与往常无异,说的话也很符合她的风格,只不过她既见到了老同学又送前男友‘出嫁’,来的时候热情很高的,怎么会一天没吃饭呢?婚宴她不吃可以理解,但总要和陶婧露聚一聚,怎么会这么早就结束了?唐喆本来还很‘贤惠’地想晚些给陈嘉玥打电话询问一下他何时出场合适呢,没想到她倒是先来了电话。实在是,奇怪!

唐喆根据陈嘉玥发的地址,把车开到了一个很旧的小区里,这里离李牧的婚宴现场不算太远,看来陈嘉玥是送完了红包自己溜达到这里的,肚子饿了就顺手给他打了电话。陈嘉玥拎着自己的包,低着头,在小区楼前很认真地按照地上画的格子前后左右地蹦,唐喆不知道这是什么,看起来像是小朋友做游戏的涂鸦。他没有下车,也没有按喇叭,就这么坐在车里看着不远处的陈嘉玥。他是个极聪明、心思又很沉的人,但却总是看不懂陈嘉玥,正如陈嘉玥自己所说,她是个坦荡的人,什么东西都摆在明面上的,照理来说是很好明白的。但唐喆听的懂陈嘉玥话里的深层含义,看的明白她的眼神,却不知道她心里最深的渴望是什么,换句话来说他能猜到陈嘉玥在乎什么却不知道什么才能打动她心里那一点。唐喆被自己忽然冒出来的想法吓了一跳,他居然想让自己走进陈嘉玥的心里,这是怎么发生的?不过既然不知道答案,那就慢慢解吧,总有一天会知道的。

陈嘉玥看着自己眼前忽然多出来一双皮鞋,抬头,是唐喆精致带笑的脸。“你在这儿蹦蹦跳跳,做什么呢?”

“跳格子。你小时候没玩儿过吗?”

唐喆摇了摇头。

“哦。”陈嘉玥轻轻地一个字,用眼神和语气对唐喆‘贫乏’的童年给予了鄙视和同情。然后径直开车门坐了进去,又用行动表达了自己的‘饥肠辘辘’。

俩人就近选了一家东北农家菜就进去了。陈嘉玥这回不用唐喆做主了,三下五除二搞定四菜一汤,速度快的令唐喆咋舌。上菜的速度更令唐喆吃惊。陈嘉玥在服务员下单前说了一句,“我先生等下赶飞机,麻烦快些。”说完光明正大从唐喆钱包里抽出一张票子拍到了服务员手上。让唐喆充分见识到了什么是“民以食为天”和“有钱能使菜先上”。

陈嘉玥吃的不含糊却并不粗鲁,唐喆一边给她倒水一边笑着说,“我第一次见到有人来这种菜馆吃饭点完餐就给小费的。”

“开门做生意,有钱赚谁都不会拒绝。不过我也不厚道了,还好这个时间吃饭的人不多,争取只此一次。”

唐喆隐约觉得陈嘉玥有心事,她着急‘抢食’,他信。但一向低调做事的陈嘉玥是不会做出这么不符合她的行为的,而且正如她说,这个时间吃饭人不多,不会等很久。她这么做倒像是,一种情绪宣泄,这一天里究竟发生什么了?“嘉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要和我说?”

“我发现找聪明人结婚真是有利有弊。”陈嘉玥的肚子总算是垫了底,抬起头笑了笑,“我回去要和娇娇她们坦白从宽了,所以唐先生十一假期恐怕要你空出来和我回娘家了。”

“看来我的身份终于可以从地下转移到地上了。”

“你要知道,我也不是故意这么做的。”陈嘉玥说的有些无辜,“最近总觉得阴风阵阵的,不太吉利,我还是趁早交代的好,争取宽大处理。”

唐喆挑眉,原来给他正名只是顺带?

陈嘉玥一边喝汤,一边喃喃自语,“我觉得露露有事情瞒着我们,可又想不明白是什么。”

唐喆了然,原来是这样,难怪她会在这里和自己吃饭而没有约陶婧露。“心里不舒服?”

陈嘉玥愣了一下,放下汤碗,笑了笑,“我没有那么小气。谁没有点自己的秘密啊?我这不是也隐婚呢吗?我只是觉得露露的事情好像不简单,心里很不踏实。她一直是很沉稳的,心思也细,这么多年几乎从未见过她有过什么慌乱。究竟是什么事情呢?让她欲言又止?”

唐喆看着陈嘉玥陷入沉思,想了想开口,“需不需要……”

二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陈嘉玥明白唐喆的意思,是要不要找人注意一下陶婧露。这么做无疑是最好的,唐喆的人应该比较靠谱,如果露露真的有什么事情她也能第一时间知道。但陈嘉玥摇了摇头,“婧露不是小孩子了,她做事情一向都有自己的想法,而且心思细,你的人不了解她,万一露出了马脚就不好了。她如果有需要会来找我们,如果不说就代表她能解决。”

唐喆点了点头,“所以你想和她们主动说结婚的事儿,或许对她有所触动,自己交代了也不一定。”

陈嘉玥笑,端起水杯碰了一下唐喆的,“知我者,唐喆也。”

唐喆哭笑不得,心想自己这种形象还是不要让沈宽和东方燚他们看到比较好。

“你今天去做什么了?方便说吗?”

“想知道?”唐喆笑着问。

“你可真够阴险的,明明就想告诉我,偏偏还要让我问出来。”陈嘉玥鄙视唐喆。

“我这可冤枉了。”

“算了,你别喊冤了。又不是窦娥。”陈嘉玥本来没想到唐喆到C市是为了什么,但刚刚他状似无意提起要不要帮忙找人注意陶婧露,陈嘉玥才反应过来,这里有唐喆的势力,那么到C市就不是‘游山玩水’闲逛了。

“之前你看过MA国际的资料,有什么感觉?”唐喆问陈嘉玥。

“这你可难倒我了,我可没有过目不忘的本事。”

“说你印象最深,第一直观反应就好。”

陈嘉玥想了想,‘自杀’两个字脱口而出。

唐喆难得正了脸色,点了点头。

陈嘉玥愕然,MA国际那么多家分公司,近几十万员工,每年死个把人多正常的事儿,她也不是特别在意,刚刚唐喆提起,不知怎么的,脑子里忽然就冒出这些事件了。在过去的几年里,MA国际几家分公司一共发生了五起命案,都是自杀或者意外死亡,发生在不同城市,在不同时间,看起来没有任何关系。

晚上回家,陈嘉玥把五件案子的资料平铺在客厅茶几上,旁边立着一块白板,简单记录着案件的信息。唐喆从厨房倒了两杯红酒出来就看见陈嘉玥披散着头发,歪着头,穿着家居服,眉头微微拧着。

“看出什么了?”

“什么也没看出来。但好像又有什么联系。”陈嘉玥放下笔,坐在地毯上面端着酒杯喝了一口。坐了还不到两分钟就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从旁边的资料箱里面翻出了几张纸,在白板上面添上了几组数字。唐喆在一旁嘴角欣然扬起,果然聪明!

陈嘉玥回头,“这几件案子事发的日期和你父亲去世,母亲病故、杨一泽父母出意外的时间一模一样。这剩下的两个一定也与杨家有着莫大的关系。”

唐喆伸手接过陈嘉玥手中的记号笔,在白板上又添了两个日期。“外公的第三位妻子出身普通,是一名设计师。据说当年她生了一对双胞胎,但不知为何孩子出生第二天其中一个就死了,不过外界并不知晓,都以为当初只生了一个孩子而已。”唐喆敲了敲白板,“这是双胞胎出生的第二天的日期,也就是其中一个离开的日子。后来没过多久她就和外公离婚,带着女儿消失了,再也没回过杨家。”

陈嘉玥没想到还有这样一段内幕,指着另外一组数字,“那这个呢?”

唐喆笑了笑,脸上有着陈嘉玥看不懂的表情,“这是我十二岁那年被绑架的日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