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033 李牧大婚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2044 2016-03-25 12:22:02

  033 李牧大婚

陈嘉玥在陶婧露住的地方外面打车,一边打车一边心不在焉地想陶婧露究竟瞒着她什么?她不问并不代表她不可以自己合理想象。按照陶婧露的状况来看,屋子里应该有个男人就是了,只不过这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她都悄无声息地领了证,姚娇娇男友换了一打又一打还拐带岳然去相亲,陶婧露有了归宿是好事,为何有种很晦涩的感觉呢?想当初寝室里可是只有她和姚娇娇桃花运最旺了。陈嘉玥凭借自己敏锐的观察力和精准无比的直觉,判定这件事背后有隐情。可是正如她尊重姚娇娇一样,大家都有说‘不’和保持沉默的权利。话说,她自己还藏着一个炸弹没引爆呢,不过这件事提醒了陈嘉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她决定参加完婚礼回去就向人民群众坦白自己的已婚身份!

陈嘉玥还有另外一件事情在纠结,她是要把红包送到李牧家里呢?还是婚礼现场?她一路纠结的结果就是错过了好多辆出租车,最后时间替她做了决定,直奔婚礼地点。

李牧和许盼的婚礼在一个绿化公园里,现场布置的很简洁温馨,白色的长条桌椅、白色的纱帐、白色的玫瑰分列两侧,正前方的宣誓台红白玫瑰相间,白的无暇,红的灿烂。陈嘉玥悄悄坐在嘉宾席的最后一排,看着眼前热闹的场景,嘴角忍不住勾起。她坐在那里远远地还能看到李牧,穿着黑色的西装,带着眼镜,斯文又帅气。陈嘉玥想当年她可能也喜欢过李牧,但仅仅是那么一瞬间,这种阳光又温暖的男孩当年无论在哪个学校里都备受追捧,也恰好是她一直觉得自己应该会喜欢的类型。不过她们终究是走不到最后的,不是因为不相爱而是因为不相属,他和李牧之间没有彼此相属的感觉,纵使李牧对她百般呵护,她对李牧也颇为信任,但他们始终是独立的。

音乐响起,陈嘉玥听不太清司仪在说些什么,但却看到新娘子从自己身边缓缓走过。正如陶婧露说的许盼不是骨感美女,也没有多惊艳,但是真的很漂亮,她和李牧有一种很相似的气质,让人感觉很舒心。

看到李牧结婚,陈嘉玥是开心的。在她心中李牧就像兄长,有些时候像父亲。陈嘉玥一直觉得对李牧有些亏欠,说不上是为什么,但就是不想看他孤单。李牧能收获幸福她比任何人都开心。贺梅和陈学东都是大而化之的人,嘉睿心思敏锐却不爱管闲事,大学认识李牧三年,衣食住行、吃喝拉撒,他全都操心到了。陈嘉玥扪心自问,她是幸福的也是幸运的,是被‘宠爱’着一路走过来的。无论是陈学东还是嘉睿,或者是景凡霖、李牧,他们用和寻常人家不一样的宠女孩的方式宠爱着她,所以她才能成长到今天这样。

婚礼很简单也并不奢华,但陈嘉玥却感受到了一种地老天荒的感觉,不知是不是李牧和许盼的磁场太相似了,又或者是自己最近经历事情太多而且是变身已婚妇女所以比较感慨。在陈嘉玥的心目中婚姻一直是神圣的,在没有嫁给唐喆之前她从来没有幻想过自己有一天披上白纱的样子,在她的认知里她是不适合婚姻的,怕有牵绊,也不想有离别,更不喜欢有争吵,但这都是婚姻里最为普通的事情。她和唐喆的这段婚姻看似儿戏,但里面的认真只有她自己知道。

婚礼结束,酒席要开始了,陈嘉玥趁着新娘换衣服的时间跑到了休息室,李牧和许盼都在,伴郎也不是外人,是李牧大学同学。见到陈嘉玥一脸坏笑。“呦,小师妹,我刚还和李牧说你是不是怯场不来了呢。怎么,想好现身了?”

“我当然是不能和贾楠学长比了,你们寝室的伴郎都让你承包了吧?怎么也不给别人留点机会呢?当然偶像剧中总有一个经典桥段就是新娘或者新郎在结婚宣誓的时候突然后悔了,贾学长莫非长驻伴郎岗位就是在等待‘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婚姻大事就此解决?”陈嘉玥一边往这边走一边笑眯眯说道。这个贾楠学习顶呱呱,泡妞更是顶呱呱,是有名的花花公子,上学的时候他们俩就不对盘。偏偏他和李牧铁的像是一个人,真是神奇!

李牧还没来得及阻止,贾楠和陈嘉玥就‘开战’了。许盼最先反应过来,笑着说道,“这就是嘉玥吧。欢迎你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陈嘉玥手中一打红包恭敬奉上,“嫂子好。请笑纳!”然后转身对着李牧说,“师兄,娇娇她们有事就不过来了,改日你和嫂子到D市,我和然然请客,娇娇和露露买单。”

许盼听完就乐了,李牧倒是习以为常。“既然来了就外面喝杯喜酒,C市你不常来,路不熟,等下我找人送你回去。”

“我搭朋友车过来的,等下他顺路再把我带回去。你就甭操心了。”陈嘉玥笑的很开心,“师兄,恭喜了!”说完上前抱了李牧一下。

贾楠看了许盼一眼忽然也走过去抱了一下李牧,“我也抱一下,粘粘喜气。恭喜恭喜!”

陈嘉玥了然,她和贾楠虽然不对盘但并影响对彼此的正面评价。这种万花丛中过的人没有脑筋转的慢的。陈嘉玥走过去轻轻抱了抱许盼,“嫂子恭喜了。”而后用外人听不到的声音低语了一句,“嫂子,我和师兄本就没有什么过去,你才是他的永远。而且,我结婚了。祝你们幸福!”

许盼的诧异一闪而过,“谢谢!”

“师兄,我先走了。”

李牧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陈嘉玥潇洒地挥挥手就走了。许盼看着陈嘉玥娇小利落的背影,想起她刚刚说的话,再看了看自己身边的李牧。忽然明白了些什么。这样的女孩子,难怪!

“我们出去吧。还要给外面客人敬酒呢。”许盼说道。

李牧回头看了她一眼,目光柔和,“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