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032 陶婧露的小秘密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2126 2016-03-24 12:18:02

  美国联邦政府财政年度是10月至次年9月,所以许多外企在9月应该是异常忙碌的,很巧李牧师兄的婚礼安排在了9月末。为此姚娇娇还吐槽说李牧学长太精明十一本来就要放长假了,所以很少有人会在九月请假的,他这么安排明显只想多收红包少摆酒席,不学经济都可惜了这头脑。陈嘉玥听完一个抱枕就扔过去了,新娘子表妹十月份大婚,不想赶在一起而已。

李牧的新娘叫许盼,和李牧一样都在C市化物所工作。陈嘉玥在参加婚礼之前已经利用唐喆的情报网把许盼查了个底儿掉,主要是勘察她和李牧相恋的经过,甚至还查出了他们俩结婚的房子是俩人一起出钱买的。化物所是事业单位,李牧和许盼都是搞研究的,待遇不错,但李牧工作不久,而且父亲去世早,家里就只有母亲一个人操持,条件一般。许盼父母都是医生,条件不错,俩人是化物所同事介绍认识的。许盼倒是不在意李牧的条件一心一意对他。陈嘉玥一边看一边点头,直夸嫂子蕙质兰心有眼光。唐喆在一旁用一种很奇怪的探究眼神看着她,为什么前男友结婚了新娘不是她,她本人如此兴奋又开心?想着想着就把话问了出来。

陈嘉玥难得以一种看白痴的眼光看唐喆,“我有什么好悲伤秋月的,我结婚了新郎不也不是他?”

唐喆被哽了一下,好有说服力的解释。

李牧的婚礼在中午,唐喆一大早就开车送陈嘉玥去C市,说是顺路办事,陈嘉玥不疑有他,正好省了车票钱。陈嘉玥开始发现结婚的好处了,自从成了有夫之妇,她的饭钱省下一大笔,因为偶尔不在公寓住,水电煤气也省下不少,难道这就是大家想要结婚的原因吗?那么广大妇男同胞是不是有点亏本?转眼又想到公司里好多姑娘为了房贷、车贷,奶粉尿不湿,一边挺着大肚子一边勾心斗角地办公又释然了。我们改变不了社会大环境,那么只能如进化论中所说‘适者生存’了,既然注定看不到山崩地裂水倒流,就安安静静地贡献生产力,不要期待一次大灾难就可以换血地球。

陈嘉玥算着自己的小九九,娇娇她们都喜欢甜品,她要把这些省下来这些钱存着当储备金,万一哪天真的和唐喆各奔东西就顺带炒了公司开一家蛋糕店,自己做老板。

唐喆到C市是真的有事,而且陈嘉玥觉得应该很重要。唐喆开车把陈嘉玥送到陶婧露宿舍外面,陈嘉玥解开安全带刚要下车,又忽然坐回来,“老公送老婆参加前男友婚礼,我们的默契程度又提升了,你不觉得吗?”

“要是老婆带着老公去抢前男友的新娘,故事情节就更丰富了。”唐喆发现自从认识了陈嘉玥,每当有点负面情绪冒出小嫩芽的时候就被陈嘉玥的一句话打的支离破碎,他有时也分不清她是无心还是有意。

“记得来接,我走了!”陈嘉玥挥挥手很潇洒地下车了。

陶婧露在C市一家国企上班,吃住都在公司,工资还不低,工作两年多,手头攒了不少,每次去D市看她们几个都会自动自觉提前在网上淘很多好吃的邮到姚娇娇那里。

陈嘉玥的方向感一向顶呱呱的,这里她只来过两次,但却轻车熟路。到了屋门口刚想推门进去给陶婧露个惊喜却隐约听到屋子里有声音,很奇怪的声音。陈嘉玥想了想退到楼梯口给陶婧露打电话,响了好一会才有人接。“小露露,猜猜我在哪?”陈嘉玥声音很轻快。

“嘉玥,你在哪?不是要来参加学长婚礼吗?路上?”陶婧露有些诧异。

“在你公寓外,快到了,准备开门迎接吧。”

“你来这么早?”陶婧露显得有些慌张,和她一向沉稳的性子有点不符。

“你不是说要我带红包给师兄么?我来提货。”

陶婧露沉默片刻,“好,我,我这就开门,你等一下。”

陈嘉玥是多敏感的人啊,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告诉她陶婧露有事情瞒着她,或者说瞒着她们几个,算起来她们有许久没见了?难道是‘金屋藏娇’不成?

陶婧露打开门,穿着家居服,陈嘉玥故意忽略她脸上的一丝慌乱,伸手,“红包,我去送礼了!”

陶婧露把红包递到陈嘉玥手上,欲言又止。也没有把陈嘉玥迎进屋。

“我走了,我一定送到师兄手上,放心!等你大婚让他还个大的!”陈嘉玥扬了扬手上的红包,也没有丝毫要进去的意思。

“嘉玥?”陶婧露喊了一声,脸有些红。

陈嘉玥回头,“怎么?”

陶婧露想了想,摇了摇头,“没事,C市你不常来,自己小心。我就不陪你去了,免得像娇娇说的别人再误会。你也别坐太久,学长结婚学校一定很多熟人到,总归不太好。以后有的是机会。”

“放心,我有分寸。礼送到了我就回去了。”

“好。”陶婧露停了一下,“你回来早,要不过来我陪你逛逛吧。”

陈嘉玥笑的很温和,她发现自打和唐喆长时间近距离接触以来,她的笑容越来越温暖了,开始走温婉暖心路线,直逼唐喆的万年面具。“不了,C市和D市又不远,等哪天你休假回家,我们一起聚聚。”陈嘉玥看了看陶婧露,“露露,你自己一个人在这边要照顾好自己,虽然这话从我这里说出来有些违和,但是你这瘦了之后胶原蛋白指标都跟着下降了,还是‘珠圆玉润’的魅力。”

陶婧露噗嗤一声笑了,“像你说的话!我也不想打击你,学长的新娘子就是你喜欢的‘珠圆玉润’型的,我见过了!”

“什么?露露,你太不够意思了,这样的消息都不说通报一下,害我当初受到师兄的惊吓!师兄果然还是没有娶了媳妇忘了妹,我们俩出奇一致的审美可以说明许多问题。”陈嘉玥感慨。

“说明大学时候你的胃被学长伺候的很好吗?”

“果然还是露露懂我!走了,回见!”

陶婧露回到屋子反手关上房门,冷了脸色,“你走吧。你说的事情我不会答应的。”

“这么快就改主意了吗?”屋子里一道雌雄莫辨的声音温柔地响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