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037 下岗再就业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3063 2016-03-29 09:50:02

  037 下岗再就业

“什么?”姚娇娇一惊一乍惯了,没想到连岳然都跟着喊了一声。

“嘉玥,你终于修成正果了,居然捞到了个不酒驾的美男。”岳然的话一向听着都是各种怪异。

姚娇娇难得在一旁附和点头,“连然然都这么说了,嘉玥这次总算摸对了门路。能和萧大公子一起混的身价一定不菲,说吧,怎么看对眼的?”姚娇娇色眯眯地摸着下巴把陈嘉玥从上看到下,“别说,你和那个唐喆确实还挺像的。”

陈嘉玥默,要是她没记错,上次唐喆要送,岳然还拿酒驾吊销驾照来堵人家的口呢。而且她哪里和唐喆很像了?她这么光明磊落的和唐喆那种肠子转了十八个弯弯的差好多好不好?“相亲!据唐喆自己说他是理财顾问,他外公是MA国际创始人杨毅。”陈嘉玥实话实话交代自家先生的背景。

“Oh My God!嘉玥你嫁对了,恭喜!”姚娇娇握住陈嘉玥的手使劲摇。

“嘉玥,你终于找到了童话中的金龟婿了。看来夜路走多了果然是会遇到鬼的,娇娇,我也要相亲。”陈嘉玥觉得结婚这事儿把二人惊着了,连岳然都‘正常’了,知道主动相亲找男朋友了。但是,童话里的不应该是王子吗?为什么到她这里就是金龟婿?

姚娇娇豪气地拍着岳然的肩膀,“放心,姐姐一定帮你介绍个好的,不是‘金龟’,也要是个‘银龟’!”

陈嘉玥噗嗤就乐了,还好姚娇娇说的不是‘忍者神龟’。真是豪言壮语,像是她说的话,不过姑娘大概忘了,她自己还是光棍呢。而且她不明白,为啥要找乌龟?陈嘉玥晃了晃头,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对话。

“嘉玥,你这闪婚闪的奇特,可别是有什么内幕?”姚娇娇胡闹过后问道。

陈嘉玥端着啤酒瓶喝了一口,“内幕是有,但婚姻绝对合法。”

陈嘉玥把她和唐喆之间的事情选择性地说给了姚娇娇和岳然。说她相亲的时候被唐喆偶遇了好几次,后来在红磨坊又遇到,唐喆就和她交代了自己的情况。唐喆家里催婚,俩人觉得挺合适的,就顺理成章领了证。没提到唐喆家里复杂的背景也没说唐喆并不如大家见到的那么简单。

姚娇娇塞了一口炒饭在嘴里,眼珠转了转,“嘉玥,怎么听起来你们俩才刚认识但是好像很了解的样子?MA国际名头怕是小孩子都知道,商场我不了解,不过你这位‘公公’的背景我倒是清楚。他们那个家……”姚娇娇话没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凡是有点八卦心的人都会知道杨毅当年的风流韵事。更何况姚娇娇最近转做娱乐新闻,恶补了不少知识。

“嘉玥,你决定了吗?”岳然在一旁问道。陈嘉玥知道岳然指的当然不是领证这件事,婚姻虽然很神圣,但并不是画地为牢一辈子。

陈嘉玥笑着点了点头,“我想试一试,至少我们的开始不错。”

姚娇娇和岳然相视一笑,“你自己想好了就好。还欠我们一杯喜酒呢,记得补上。”

三人碰杯,“到时候别忘了红包!”陈嘉玥阴险地笑。

姚娇娇一个抱枕飞到陈嘉玥头上,陈嘉玥淡定地拍掉,“别打坏了。这是我再就业的源泉!”

“嘉玥,你结婚怎么和家里说的啊?”岳然总是能在关键时候想到关键的但是陈嘉玥不怎么想回答的问题,于是靠在沙发上装死。

“你和露露还有李牧学长说了吗?”姚娇娇踢了踢陈嘉玥。

陈嘉玥听完更不想动了,因为提到李牧她想起了一个更头疼的人。景凡霖如果知道她结婚了,会不会回来杀了唐喆再坐飞机回美国?顺便把她打包走?景凡霖磨了她好几年让她去美国,就是想压榨她的智商牟取暴利,她结了婚安了家,估计是走不了了吧?所以景凡霖对唐喆下手的可能性很大啊!他俩对阵,谁会赢?

不过事后陈嘉玥对陶婧露和李牧她还是主动坦白了的。事情就这样看似完美的解决了,但家里和景凡霖两座大山还没有搬走,陈嘉玥想没有规定她嫁人一定要通知景凡霖的是吧?所以她很淡定地将这个人暂时从脑子里划了出去。至于家里?陈嘉玥脑子里飘出唐喆那句,‘需要他出场的时候别客气’,瞬间觉得前途有亮。而且她惊喜地发现,自己的记忆力好似好了许多,好多东西都记得。当然也可能是最近比较‘忙碌’,没来得及做‘选择’。

总之,事情是告一段落了,她可以开始考虑她的‘下岗再就业’计划了。

唐喆有事外出,归期未定,昨天就离开了D市,自然是还不知道陈嘉玥已经成为了无业游民的事儿。陈嘉玥不是个邋遢的姑娘,但自己一个人住,也就免不了大而化之,在熟悉了唐喆的‘豪宅’之后,越发的自在。既然决定离职,她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离职手续正在办,她一股脑地把自己剩下的几天年假都请了,吴丹倒是大方,短信里只回复了一个‘好’字。于是陈嘉玥窝在唐喆家里开始琢磨下一步去哪里‘讨饭’。

唐喆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平时陈嘉玥早就睡了。唐喆轻手轻脚地开门,话说,唐喆的本事,摸哨都是落叶无声的,更何况进自己的家。虽然屋子里还是和他走的时候差不多干净整齐,但看到门口躺着的垃圾袋,厨房里摆着的没来得及放回去的红酒瓶子,客厅沙发里随手扔在那里的女式外套,唐喆的嘴角欣然扬起。他开始慢慢喜欢这种一打开房门就能感到屋子里有另外一个人的感觉,更喜欢屋子里那个人正一点一点把这里当成家的那种随意。唐喆本打算直接回卧室,却正好看到书房的灯亮着,以为是陈嘉玥忘了关就顺便拐了进来,刚要关灯就发现躺椅上面有个人。

陈嘉玥彼时正套着一件宽大的衬衫趴在躺椅上打呼噜,地上的电脑还没关机,还有好多散落的资料在一旁。在家窝了好几天,没有了上班时需要遵守的时刻表,她的生物钟显然有些凌乱,一向看人很敏锐的姑娘此刻丝毫没有发现屋子里进来了个人。这都怪唐喆住的这个高档小区的安保措施太完备,让她都降低了防御力。唐喆无声地笑了笑,走过去把散落的东西收好,电脑存档关机。当看到地上的东西和电脑屏幕的时候,唐喆的目光闪了闪,偏头看了看一旁的陈嘉玥。

东西收好,唐喆脱掉外套,走过去,抱起陈嘉玥。陈嘉玥几乎是唐喆一碰就醒了,第一反应就是一巴掌打向唐喆胸口,唐喆侧身躲过,抓住她的手。“怎么了?”唐喆温柔的话语在陈嘉玥耳边响起。

陈嘉玥眨眨眼睛,反应过来,“你怎么回来了?”刚说完就后悔了,这是人家家来着。“额……我是说,欢迎回家。”陈嘉玥换上标准笑容,刚刚睡醒,声音带着少有的慵懒,脸也因为睡觉被压的红扑扑的,看起来倒是添了几分可爱。

“我不回来也见不到睡美人啊!”唐喆笑着调侃。

陈嘉玥回过神来,见自己半个身子都在唐喆怀里,有些不自在。唐喆也没接着追问,转了话题,“怎么睡这里了?书房空调没有自动温度调节,会感冒的。”唐喆顿了顿,“何况你穿的这么清凉。”

陈嘉玥坐起身子,拽过旁边的小毯子盖在身上,吸了吸鼻子,瞥了瞥收拾干净的东西:“你还真是贤惠!”

唐喆也随着坐到一旁,看了看手表,“回房去睡吧!”而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补充道:“嘉玥,我要是没记错结婚前我们就达成了共识:你失业了我养着。我唐喆的夫人还不至于失业了就在家吃泡面。”唐喆偏头,陈嘉玥看到了放在矮桌上的空了的泡面盒。

陈嘉玥站起身,把小毯子仍到躺椅上,收拾起泡面盒,“我陈嘉玥也不至于失业了就靠泡面度日。我好几天没出门了,家里除了鸡蛋什么都没有了。”陈嘉玥前一句话说的霸气,等到后一句就有些尴尬又可怜了。

唐喆哭笑不得,瞧她这表情好像他委屈了她似的。“是我的不是了。夫人莫怪!”

“瞧你说的,自家人说什么怪不怪的啊?明早记得做饭。”陈嘉玥笑的甜蜜又娇俏。

唐喆伸手把陈嘉玥手上的泡面盒接过来。“我收拾,你去睡吧。”

陈嘉玥眨了眨眼睛,看着唐喆伸过来的骨节分明的手,还有另一条手臂上搭着的外套,抿了抿嘴唇。“我去给你放洗澡水!”说完一溜烟就跑了。没看到唐喆那张带着笑容满足又不满足的脸。

唐喆和陈嘉玥结婚不到三个月,一个是常年带着温柔笑容面具的优雅绅士,一个是聪慧异常狡黠灵动的小迷糊。不管在外面他们如何百般筹谋、千般算计,如何针尖麦芒、如何犀利敏锐,至少在这个家里,他们都在努力学习适应婚姻关系里的新角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