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027 俏媳妇见公婆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3199 2016-03-19 08:44:02

  陈嘉玥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她自己那两下子厨艺,应付自己的三餐都有些问题,更别提当着唐喆的面弄了,就算她也很奇怪为何她在唐喆面前可以如此自在,但这么明目张胆地暴露缺点她还做不到。而且陈嘉玥觉得唐喆虽然鸡蛋火腿煎的不错,但并不代表还能下厨做出些别的什么,所以还是不要虐待两个人的胃比较好。

唐喆去订餐,陈嘉玥收拾东西,唐喆回屋看到陈嘉玥手脚利索的麻利身影,嘴角忍不住勾起。

“嘉玥,给我说说你相亲时候遇到的事儿吧?”唐喆忽然开口。

陈嘉玥正在把她的两只大熊端正地摆在床上,听到唐喆的话忍不住回头,“我很想满足你的探知欲望,但是很遗憾,我都没记住。”

陈嘉玥见唐喆蹙眉看着自己,放下大熊,走到他面前,“我有未经医疗机构鉴定的选择记忆障碍,很多东西不知道为什么我都记不得。我从大学毕业之后就开始相亲,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当然这只是概数,具体我也记不得了。如果你真的有兴趣可以问问岳然,只要我说过她应该就会记得。”

“选择性记忆障碍?”唐喆玩味着这几个字,在他看来陈嘉玥的记忆障碍完全不是病症,根本就是人为。

“当然,有些我也记得。比如张升,就是你在‘咖啡館’偷窥撞到的那个。想想看我和这位张先生还真是有缘分,他居然跳槽跳到我们公司来了,而且还和我一个部门。”提起这件事,陈嘉玥还真的不得不感慨世界之小。

“这位张先生的日子不好过吧?”

“怎么会?我很温柔的。”陈嘉玥说的笑眯眯的,“再说,我妈从小就教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找茬的事儿我从来不干。”

“我没听错吧?”唐喆夸张地问道。

“当然。”

唐喆还想说些什么,这时候门铃响了,“出去付钱吧,户主先生!”陈嘉玥说道。

晚餐很简单,两份扬州炒饭,两个炒菜。陈嘉玥在能吃的时候一向不会亏待自己,吃的斯文但速度却不含糊,反观唐喆倒是优雅的多。“慢点吃,吃快了对胃不好。”唐喆看着对面吃的很香的陈嘉玥想到自己身边曾经环肥燕瘦的各色美女,忽然觉得吃饭就应该是这样的,他多少年没这样吃饭了?久到自己都不记得了。

陈嘉玥看了看自己的碗,又瞅了瞅唐喆碗里几乎没怎么动的炒饭,“炒饭一般都比较硬,你胃不好,不能吃这个怎么没点别的?”唐喆自然而然的关心,让陈嘉玥心里有些异样,这话以前贺梅常说,她和陈学东吃饭都很快,贺梅每次吃饭都说感觉自己像是和难民抢食,但屡教不改,胃却和铁打的一样好。她从小身边亲近的人就少,和景凡霖一起长大,那是个贵公子范儿十足的人,但和陈嘉玥一起吃饭从来不敢对她有所挑剔,好在陈嘉玥是个素质还凑合的人,吃相还是过关的。

唐喆微微诧异。“我看到床头柜里的药了。”陈嘉玥解答了唐喆的疑惑。

“偶尔吃没关系,这家店做的不错,我也好久没尝了。”

陈嘉玥看了他一眼没说话,想了想,一溜烟就钻进了厨房,不一会唐喆就听到有什么东西下锅了。陈嘉玥从厨房出来,把桌上原来的两盘菜推到唐喆面前,“这菜做的也不错,很清淡,归你了。这个是加菜,我的拿手活儿,让你开开眼。”说完把两个糖醋蛋放到了唐喆面前。

“我可没那么好的体力半夜扛你去医院,更不想明天孤军奋战。再说,听说晚上不吃主食有利于减肥,你比我第一次见到的时候胖多了,注意控制体重。”

陈嘉玥的几句话说的唐喆哭笑不得,但心里却暖暖的。自从杨沁雪死后,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或者说是因为他没有过多对陈嘉玥设防,所以这种暖很自然地没有阻碍地流到了心底里。从‘认识’陈嘉玥至今,唐喆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传言中那么不可一世的景凡霖会对陈嘉玥另眼相看,为什么陈嘉玥性子这么冷淡从小到大人缘却一直不错,也明白了为什么聪慧如陈嘉玥工作快三年在公司却没有丝毫升迁。这是一个看得透世间冷暖却不屑于人情世故的姑娘,在她眼中是非黑白,曲直对错,都清清楚楚,对的她做,错的她不理,自有她自己的一套是非观。这种人罕见可贵,但也很可怕,没有信仰,对人做事完全凭借这种是非观,一旦有所偏颇后果不堪设想。还好陈嘉玥有良好的家庭环境,人不极端。

就像刚刚她跑到厨房给他煎糖醋蛋,唐喆不会自作多情地认为陈嘉玥是心疼他或者对他有什么其他想法。在陈嘉玥的观念里他们是夫妻,或者说至少是搭档伙伴,她怕他晚上不舒服所以给他弄了两个糖醋蛋做主食,这在她的概念中是正常的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没有丝毫暧昧。

唐喆咬了一口,这蛋煎的真的不错,酸甜可口,外酥里嫩,唐喆美食吃过不少,还真没吃过这种,除了卖相差一些。

陈嘉玥咬着筷子,“怎么样?味道不错吧?”

唐喆看着陈嘉玥,她此刻脸上的表情就像是一个等待夸奖的孩子,满是期待。唐喆有些不解,很少在意什么事情的陈嘉玥居然对两个糖醋蛋的重视程度如此之高。“不错。卖相再好些就是满分了。”

陈嘉玥不在意的挥了挥手,“好吃就成了,长的再漂亮最后还不是都变成一样的东西循环流通。”说完抬头看了看唐喆,“不好意思,忘了在吃饭,你可以自动忽略后半句循环流通的问题。”

“没关系,习惯了。我还以为你会说,墓地一般风水极好,环境清幽,修的也漂亮,但你还是不想住里面。”唐喆自然而然地接口,说完后把第一个糖醋蛋消灭了。

陈嘉玥却赞许一笑,“唐先生真是有文化。”

“夫人教得好!”

陈嘉玥吃饱了,眼睛直直地盯着唐喆碗里的糖醋蛋,唐喆心中失笑,这么赤luoluo的眼光他再感受不到就是视力有问题了。“要尝尝看吗?”唐喆夹着半个煎蛋晃了晃。

陈嘉玥想了想,“不了。你记住味道,下次换你做了孝敬我。”

唐喆把蛋放到陈嘉玥的碗里,“你不嫌弃就成。放心,下次我来做。”

唐喆话音儿还没落下,糖醋蛋就进了陈嘉玥的口,“哇,味道真是不错。家里三个月没买醋了,今天终于吃到了。”

“你怎么一点紧张情绪都没有?”唐喆问。

陈嘉玥茫然,“为什么要紧张?我们明天要去的是你外公家,见的都是你的亲人,有什么好紧张的?你该不会是觉得人多我会怯场吧?放心,景爷爷家人更多。初三那年我被凡霖妈咪骗去过年,里三层外三层好几十口人我也没有腿软尿裤子,不会给你丢人的。见你小舅舅,你把礼物备好就成了。”

“我为什么要备礼物?”唐喆反问,不知是不是错觉,陈嘉玥第一次听到唐喆的话里有三分冷意还带着一丝嘲讽,气场不强却很刺骨。

“我们新婚,应该大家送贺礼,不是吗?”唐喆接着又说道。

好吧,陈嘉玥心想,反正都是你家的事,你爱送不送,又不用我出钱。

周六一早,陈嘉玥七点就被唐喆敲起来了。陈嘉玥正左拥右抱搂着她的两只大熊躺在床上做梦,她好不容易适应了唐喆这张无比舒适的床,眼睛眯成一条缝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床边的男人,抬手就把手里的熊仍了过去。“你刚刚敲的门,我还没开,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唐喆笑的温润又无害,“敲门是叫你起床,既然敲过了,理论上来说你就该起了。”

听见敲门就该起床,这是哪家的理论?“你用钥匙开的门!”陈嘉玥看着完好无损的门板,瞪大眼睛看着唐喆。

“我要是没记错的话,我给你的钥匙是一套而不是一把,我有钥匙不是很正常吗?”唐喆更无辜了。

“算你狠。”陈嘉玥咬牙,从床上蹦下来,一甩手将另一只大熊仍到唐喆身上。唐喆看着自己手上两只米黄色还挂着红脸蛋的可爱大熊,不禁猜想陈嘉玥这么喜欢它们估计不是看上了这萌样,而是应该觉得扔起来比较有手感,抱着还暖和,躺着还能做枕头。

陈嘉玥在浴室刷牙,含糊不清地问,“不是晚上吗?你这么早把我折磨起来是为什么?”

唐喆拉开窗帘,阳光洒了一地,明亮又温暖。站在床边的唐喆纠结了,他要不要帮陈嘉玥把床铺好?唐喆的人生中还没有和女人一早起来就在一起的经历,听到陈嘉玥的问话,唐喆不自觉笑了笑,动手收拾。“丑媳妇见公婆,总要梳妆打扮一下吧?”

陈嘉玥刷牙洗脸,正好从浴室出来,听到这话忍不住回嘴,“我才不是丑媳妇!”刚出门就看到唐喆在给她叠被,对很多事情都不上心,有选择记忆障碍的陈嘉玥脸刷地就红了。

唐喆回身,见陈嘉玥窘迫地站在浴室门口看着他,唐喆手里还拿着陈嘉玥昨晚换下来随手放在床边的衣服,虽然不是内衣。阳光打在陈嘉玥身上,未施脂粉,素面朝天,整张脸上都爬着红晕。“你不是丑媳妇,是俏媳妇。”唐喆从善如流顺着陈嘉玥刚刚的话接了一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