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025 杨家秘史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3126 2016-03-17 08:28:02

  025 杨家秘史

唐喆伸手指了指上面,“只有楼上。”

陈嘉玥咽了咽口水,“隔壁也是这种构造?”

“只有这里。”

“电梯没有16楼,那你让楼上隔壁怎么办?”陈嘉玥问。

唐喆笑的很纯良,“坐电梯到15楼然后步行一层。”

“提醒我少来这书房,我怕后改造的不结实我再牺牲在里面。”

“怎么可能,当初房子建的时候就弄好了。”此刻唐喆那张精致温和的笑脸在陈嘉玥眼中已经定了型。脑中忽然飘过一条常常看到的宣传语:纯天然、无公害。

“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买两层不稀奇,但居然能把16层隐藏,买房暗箱操作到这种程度,厉害!” 陈嘉玥拒绝再想房子的问题,接过果汁喝了一口,又看了看唐喆手上的红酒,后知后觉问道“为什么我的是果汁?”

唐喆没想到陈嘉玥会这么问,他只是觉得虽然和陈嘉玥关系合法化了,但怕她多想又不清楚她的喜好,就顺手倒了杯果汁,没想到他的绅士风度此刻看来倒是有些‘小人之心’了。“怕你不喜欢,想尝尝吗?”

陈嘉玥点头,“你这里的一定是好东西了,不尝尝怎么行。”

唐喆出去给陈嘉玥倒酒,陈嘉玥也随着出了书房。“我们的工作要开始了吗?”

“如果你愿意的话,当然。”唐喆把酒杯给陈嘉玥,“尝尝看,怎么样?”

陈嘉玥轻轻抿了一口,香气浓郁,入口顺滑,“果然是好东西!法国的?”

“没想到你还是个行家。”

陈嘉玥大笑,“我算哪门子行家,我喝过的红酒,十个手指都数的过来。刚刚进门的时候我瞥见厨房的料理台了,上面正好放了一瓶,旁边的简易酒架却空着,应该是你最近常喝的吧。我看到标签了。”

唐喆了然,“你不当私家侦探真是一大损失。”

陈嘉玥装模作样地摇了摇头,“我对调查第三者、婚外恋,私有小金库没兴趣。书归正传,我们开始吧,杨家秘史大揭秘了。”陈嘉玥停了一下,“唐喆,虽然我们‘合法’了,但毕竟是刚刚认识,把杨家的事情就这么摊在我面前,你,没有顾忌吗?”

唐喆的笑容在晕黄的灯光下显得越发温和,“不是你也会是其他人,我这个人很自私的,从来没想过自己走这条路。再说,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愿赌服输!”

陈嘉玥撇撇嘴,“唐喆,我不是个靠谱的人。这么多年一直如此,如果我不想去做,人倒在我脚边我都不会管的。”

“可这件事显然是你想做的。”

“我不否认!”

“所以我们开始吧。”

唐喆把刚刚捧上来的纸箱子打开,里面整整齐齐地放着一些资料袋。

“这都是什么?”

“杨家的档案!”

陈嘉玥随意翻开其中一本资料看了起来,没到十分钟就放下了,“你这里面的东西不会都是这样的吧?这些问度娘全有了,我们这么点灯熬油有什么意义?”

“这些是大家都能看到的,我们要从里面找出别人看不到的。”

“唐喆,我不明白,MA国际无论是影响力、产值、综合评价都很不错,杨老虽然是董事长,但据说因为年事渐高,已经很少到公司坐镇,他这么突如其来想要整顿,究竟为何?”

“这是多数家族式企业都会面对的弊端,越枝繁叶茂就越会滋生出许多蛀虫。外公很多事情都放手交给几位舅舅和姨夫,如今问题出现想要中央集权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

陈嘉玥眼睛转了转,“企业管理我没学过,你说的我大致明白,但却不甚了解。不过,”陈嘉玥忽然诡异地笑了笑,“夫妻间最好坦诚相待,你既然选择了相信我,最好把话都说清楚。唐喆,根据你给我的这张杨家现在的关系图,这资料里面少了很重要的东西。”

唐喆慢慢地晃着手中的红酒杯,没说话。

“这里面没有杨老其中一位的女儿和女婿也就是你父母的资料,而且也没有杨家长孙杨一泽的父母也就是你大舅舅和舅母的资料。我应当认为这是你的疏漏吗?”

唐喆抬眸,眼中没有什么情绪,四两拨千斤,话说的轻飘飘。“他们都过世了,不在这里很正常。”

陈嘉玥微怔,他没想到杨一泽的父母也过世了。但却是知道唐喆父母早亡的。当初答应和唐喆结婚,唐喆也透露了他需要她的协助帮杨毅‘清理’公司。所以‘人肉搜索’了唐喆的个人信息,得到的东西很有限,但却是知道他母亲杨沁雪和父亲唐佚在他很小的时候都分别意外过世了,而且唐喆曾遭人绑架在外流浪了五年才重新回到杨家。杨老本就对杨沁雪十分偏爱,爱屋及乌,对唐喆自然也另眼相看,而唐喆从小聪慧沉稳、八面玲珑,也讨得几位舅舅的欢心,可以说他虽然姓唐却是杨家的宠儿。但关于唐喆的父亲唐佚,陈嘉玥却没有找到丝毫信息。

陈嘉玥当初就觉得唐喆能接下这个烫手山芋,除了‘为外公分忧’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之外一定有别的原因,最为直接的便是他父母,现在看到唐喆的表情再加上杨一泽父母同样早逝,更加印证了她心中的猜测。陈嘉玥说话一向直接,但却对揭别人的伤疤没有兴趣,不是说她多体贴、善解人意,而是在她看来每个人都有自己不为人知的一面,也会有心中的隐伤,这是一种尊重。

“我没有那么变态的欲望去探查别人的隐私,但是唐喆,如果你觉得杨家这件事和你心中怀疑的事情有关系,我们要考虑的方向就会有差别。”陈嘉玥说完这句忽然笑了笑,“你父母和舅舅的事情就交给你,其他的我尽我所能。哎,看来我真的要换工作了,我对我们公司刚刚产生点感情呢。”陈嘉玥豪气地拍了唐喆一下,“放心,我会努力当好一个世家公子的贤内助的。娇娇总说我没这方面的天分,终于有机会给自己正名了,我得好好表现!”

唐喆看着陈嘉玥,眼中闪过各种陈嘉玥看不懂的情绪,让她瞬间觉得唐喆还有其他事情瞒着她,这种眼光太复杂,她一向善于观察人的细节,却一时难以辨别。唐喆的眼光收的很快,转眼间又是温润如玉的笑挂在脸上,“嘉玥,我一直很好奇。你的观察力似乎过于敏锐了?”

陈嘉玥笑,“看来果然资料是死的,人是活的,你把我查的底儿掉,怕是连我几岁换牙、不尿床都查出来,怎么就没注意到这个?”陈嘉玥顿了顿,说的有几分骄傲,“景家是名门望族,书香门第。景家几位叔叔多数从政,眼力自是不凡。而无论景凡霖本人怎样放浪不羁,他都是我见过最优秀的律师,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我们自幼青梅竹马,耳濡目染,如果没有这些基本功,我又岂能和他厮混这么多年?”

唐喆“怎么听起来你倒像是景家养大的孩子?”

“你查我查的那么详细,不知道我是众人眼中公认的景家儿媳吗?”陈嘉玥说的有几分挑衅。“我家首长只要负责告诉我如何做人就好,至于这办事识人嘛,很遗憾只能近墨者黑了。”

“可惜啊,景老一直认可这么多年的孙媳妇,现在是我的了。”唐喆慢悠悠地说道。

“你的荣幸!”

“是。”唐喆笑的有些纵容。他们是合法夫妻,却只见过几次,第一个俩人独处的夜晚却这般和谐。唐喆想,中国古代多数婚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前甚至没有见过,但很多却相守了一辈子,是传统婚姻观念的束缚还是说门当户对三观相近?他不知道他和陈嘉玥的婚姻能够走多远,但他至少给自己找了个好帮手,也抢在了许多人前面阻隔了他们想在他身边安插眼线的机会。

陈嘉玥窝在唐喆家的沙发里,打着哈欠,看完了所有基本的东西。抬头看见已经空了的果汁杯和红酒杯,抬起手腕看看表,已经深夜。扭头瞥见唐喆伏在茶几上,写写画画不知道在弄什么。“唐喆,我睡哪里?”

唐喆听见声音抬头,“我以为你会让我送你回家呢。主卧,已经收拾好了,浴室里面有洗漱用品,还有睡衣。你看看还缺什么,回头我让人补上。”

陈嘉玥慢悠悠起身,“你果然阴了我!晚安!”

唐喆看着陈嘉玥的身影消失在客厅,脸上已经挂着温和的笑,眼中却有着一种外人看不到的深沉。

陈嘉玥到浴室洗了澡,看着柜子里一应俱全的全新女性洗漱用品,不禁猜想,这是唐喆自己买的呢还是让别人买的呢?如果是前者,那她就不得不重新衡量他的品味了,怎么说呢?这些东西加起来就是一个大写的钱字。

陈嘉玥一边擦头发一边回想刚刚看到的东西,她深深发觉,原来真的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谁会想到风光无限的MA国际创始人杨毅的家会有那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不过话说回来,这也都归功于杨老年轻时的风流韵事,娶了四位太太就算了,居然还有个只比唐喆大两岁的儿子,她也真是无语问苍天,这能不乱吗?都是金钱惹的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