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026 合法夫妻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3086 2016-03-18 08:36:01

  026 合法夫妻

唐喆的外公杨毅,在商场可谓是个叱咤风云的人物,年近七十,精神矍铄,白手起家,建立了自己的经济王国,到现在都是商界的一个神话,而他的私生活与他的事业一比较更像个童话。他的四位太太囊括了:青梅竹马结发妻子,商业联姻世家名媛,灰姑娘式的邻家女孩,还有影视明星。杨老一共有四子三女,七个孩子。唐喆的大舅、二舅还有母亲杨沁雪都是杨毅的结发妻子所生。而最小的儿子是杨老第四位太太所出。陈嘉玥看的头晕眼花,这老爷子是钟情于偶像剧吗?他一个人把所有因素都占全了。不拍电视剧都浪费了素材!

陈嘉玥浅眠,换了地方更是难以入睡,虽然唐喆这张大床躺起来很舒服,让人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但也只是昏昏而已却没有入睡。陈嘉玥睡在这间唐喆曾经住过的卧房里,被子和床单显然是新换的,但房间里的其他东西却没有什么大的改变,衣帽间里还挂着唐喆的衣服,只不过特意空出来一个格子放着新的睡衣,几套女性休闲装和套装,看起来也是临时给她准备的;床头柜上有唐喆一家三口的照片,那时候的唐喆只有五六岁左右,小小年纪就笑意温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和现在的唐喆接触过的缘故,陈嘉玥总觉得还是个小屁孩儿的唐喆那笑容里就隔着一层真空。杨沁雪和唐佚看起来很般配,唐喆那张过分精致的脸庞看来也是基因强大的结果。

陈嘉玥眼睛盯着天花板,想过去,也想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她虽然性子比较冷,但从小到大人缘却不错。女孩子刚开始把她当成假想敌,后来发现:一她和景凡霖没什么暧昧关系,二她战斗系数太高,所以都转变了战略希望通过她接近景凡霖,小孩子的惯有思维,可爱又幼稚。男孩子要么觉得她成绩好很欣赏,要么觉得那么嚣张的景凡霖在她面前乖的和猫一样很钦佩,再加上陈嘉玥本身长的不差,带着一股小家碧玉的味道,还是很有人气的。陈嘉玥的初中同桌就曾因为和她共坐一桌而沾沾自喜了许久,情窦初开的定式,纯净又很单细胞。不过陈嘉玥的绝大多数时间都是被景凡霖霸占的,所以她也没交下什么闺蜜蓝颜之类的,和姚娇娇她们‘情投意合’也是在上了大学之后。

陈嘉玥这两年的相亲,见过各种类型的男人,憨厚老实的上班族,思绪飘荡人也飘荡的自由职业者,专注研究的严谨学究,挥金如土的暴发户,家底深厚的公子哥,自视甚高的青年才俊,各行各业,高矮胖瘦,她是规矩又平凡的人家养大的孩子,总想着要过和父母一样朴实有简单的生活。她相亲却没想过恋爱,只觉得要找个合适的人按部就班过日子。但她的相亲不知道为什么好似都很离奇,成功率太低,别说结婚了,连恋爱都没谈上一个。陈嘉玥低调地在公司过了两年多平凡的日子,渐渐地厌倦被本土化的外企管理模式。唐喆的出现,可以说是天时地利,这个看起来温润如玉,挺拔如竹的男子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向她款款走来,不是将橄榄枝递到她手上而是抛向空中让她自己去接。陈嘉玥克制过探究的欲望,但最终顺从了自己的心。

如果说人生就是一场赌局,婚姻是其中的一部分筹码,陈嘉玥愿意将这筹码压在唐喆身上。而且她不得不承认,她对每天朝九晚五,面对一堆报表和数据的日子感到了厌烦,也不想为了维持表面的‘亲邻友善’而面带微笑,一遍又一遍对人解释工作中出现的显而易见的问题。唐喆看出了她内心真正的诉求,就冲着这一点,她也愿意和他试一试,即使会面对未知。

陈嘉玥一晚上都在唐喆家主卧的大床上翻来覆去冷静地剖析自己的内心世界,折腾到后半夜才朦朦胧胧睡过去。再次睁开眼睛,屋内还是昏暗的,陈嘉玥习惯性地去摸手机却没找到,才想起来可能昨天晚上落在了客厅,眼睛滴溜溜在屋内扫射一圈没找到表。陈嘉玥从床上坐起来,下去拉开窗帘,外面已经大亮。

陈嘉玥反应了几秒钟,猛地转身拉开房间大门,跑到客厅,正好看到唐喆从厨房出来,“几点了?”

唐喆看着陈嘉玥,光着脚,穿着宽松的家居服,一向柔顺的长发此刻有些凌乱,贴在脸上,显得那张脸更小了。“八点!”

陈嘉玥叹了口气,随手揉了揉头发,“此刻我们公司不打卡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家里有吃的吗?” 唐喆点头,“面包、牛奶,我煎了鸡蛋和火腿。”

“多谢了,我去洗漱。”陈嘉玥扭头回卧室,走到一半忽然想起来,“看到我手机没?”

唐喆指了指茶几,陈嘉玥过去拿起手机,一边往屋子里走一边嘀咕,“这闹表又闹脾气了,关键时刻掉链子。”

唐喆莞尔,不是闹表掉链子,是他在刚响的时候关掉了。他觉得陈嘉玥一定睡不好,偶尔迟到一次也无所谓,更何况陈嘉玥在公司也做不久了。

陈嘉玥动作很快,没一会就收拾好了,穿了柜子里面挂着的格衬衫,前一天的牛仔裤,扎着马尾辫,看起来很清爽。

“昨晚睡的好吗?”

“昨晚不怎么好,今早还凑合。”陈嘉玥拿起面包就往嘴里塞。“你怎么起这么早?”

“等下送你上班。”唐喆说的很自然,他哪是起的早,是基本没怎么睡。昨天晚上看的东西一直在脑子里盘旋,他已经习惯了伴着这些回忆入睡,但昨晚又多了陈嘉玥,也是几乎天快亮了才有睡意。

陈嘉玥从鸡蛋火腿里抬起头,咽下了露在外面的半块面包,“那我就不客气了!”她不认得路,唐喆主动送再好不过了。陈嘉玥安慰自己丈夫送妻子天经地义,假惺惺地感谢就算了。不过,他们现在这关系像什么呢?只是有了法律程序,没有结婚仪式,没有亲朋好友的祝福,连同居都算不上,她的家当还都躺在自己的小公寓呢。***吧,又少了激情和暧昧。陈嘉玥盯着眼前的牛奶杯,豁然开朗,她这个算借住吧?而且是因为勤勤恳恳给老板打工至深夜而留宿。嗯,就是这样!

陈嘉玥扯了扯自己的衬衫,“这衣服送我了?”

“本来就是给你准备的,还满意?”

“料子不错,大小合适。你哪聘的助理办事能力很高嘛?一个男人为女人准备东西能达到这个程度很不错了,半专业!”

“你怎么知道屋子里的东西是男人买的?”唐喆微微诧异。

“秘密。”陈嘉玥晃了晃手指,转换话题,“这蛋煎的不错。还有,我不喝牛奶!”

唐喆默默地看着陈嘉玥一边吃一边吐槽,发觉她比自己更适应这种‘已婚’身份,虽然他知道陈嘉玥不是挑剔的人,更不是话多的人,这么做多少也有化解尴尬的成分,但其中的自然也是不言而喻的。

吃过饭,唐喆送陈嘉玥到公司,“还打算辞职吗?”

陈嘉玥想了想,“先不了。不是说敌不动,我不动嘛。既然还没有人注意到你,我还是低调一些的好。如果提前出手就少了那种‘赶鸭子上架’的感觉,太被动了。”陈嘉玥停下来看着唐喆,“什么时候回杨家?” “准备好了吗?”唐喆笑问,语气温和,态度随意,好似不是很介意。

“不是有你吗?我是小女子,不能死在前面的,你做好准备了就成。”

唐喆大笑,“多谢夫人对我的信任啊!”而后轻声说道,“这周六杨颖轩回国,杨家全家都会到场。” 陈嘉玥了然,原来是杨老小儿子的欢迎会。“时间很充裕,终于可以看到真人不再看你那些资料了。” “所以老婆大人,这几天我们好好相处吧。让大家看看是什么样的女人使杨家七少爷浪子回头!甘愿画地为牢!”唐喆语气轻快,但情真意切,陈嘉玥笑了笑,扭头看前面,这么深邃的眼神,怕是很多女人都会深醉其中,‘合法夫妻’是吗?

周六。

由于如今的已婚身份,唐喆周五晚上就半游说半强制地把陈嘉玥的大半个家都搬到了自己的公寓。陈嘉玥看着自己的家当一点一点入住‘唐家’,看着忙前忙后的唐喆,看着自己手上前几天唐喆送她上班在车上塞给她的门钥匙,忽然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唐喆让人把东西运到15楼,自己一样一样搬到卧室,回头看见陈嘉玥抱着她的两只大熊站在卧室门口盯着他看。周五有例会陈嘉玥身上还穿着白天上班的套装,怀中是两只米黄色的大熊,画面说不出的违和。“怎么了?”唐喆问。

陈嘉玥看了看他,跨过一堆堆障碍物,把大熊扔到床上,开始收拾东西。“没什么。我们晚上吃什么?家里有菜吗?”

“只有鸡蛋。”唐喆想了想,“你要做饭吗?”

陈嘉玥似乎有点纠结,“叫外卖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