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020 如此男友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2080 2016-03-12 20:29:39

  陈嘉玥家小区附近有个很大的农贸市场,不远还有一家大型超市,这也是当时她选择这里的一个原因,生活方便基本上出家门不远就什么都有了,对于她这种生活能力平平的人来说实在是完美至极。

基本炒菜陈嘉玥也会做,但他们家的料理天赋似乎都集中在贺梅和陈嘉睿身上了,好在她比较好养活,自己做的东西从不嫌弃,填饱肚子不成问题。李牧做的一手好菜,这还是当年他们去一位老师家聚会偶然发现的。李牧有个室友当时在校外自己租房子住,知道陈嘉玥喜欢吃,李牧经常借他的小厨房做好给她送去,陈嘉玥她们寝室都曾受惠,姚娇娇和岳然还为此特别推荐李牧,就冲着这手艺嫁了也不吃亏。

陈嘉玥和李牧走在一起回头率还是很高的,两个人分开看虽然都不错,但远没有什么惊艳的效果,但两个人走在一起就很养眼了,用最简单的话形容,就是很舒服的感觉,带着一种幸福感可以感染周围的人。

李牧是第一次来陈嘉玥的小公寓,这也是除了姚娇娇她们几个第一次有别人来这里。李牧四处打量了一圈,“像是你住的地方。”

陈嘉玥从厨房探出头来,“师兄,你这话说的可褒可贬的,师妹年纪小你可别糊弄我。”

李牧笑了笑,边往书房去边说,“你那么聪明,谁敢糊弄你,这是夸你呢。”其实李牧说的还是真的,这里还真像是陈嘉玥住的地方。所有的家具都是简单实用的,家里基本是冷色调的,但地毯居然是暖暖的橙色,铁艺书架摆满了书,还有一只小黄鸭,床上两只米黄色的大熊。整个房子就像陈嘉玥这个人一样到处都是矛盾,太多的矛盾点罗列到一起就变得和谐了,但也更让人摸不到方向。等李牧看到书房拐角立着的人体模型的时候眼中莫名多了一些东西。

陈嘉玥缩回厨房,见李牧半天没过来,在里面喊道,“师兄你可别借着欣赏我的美宅逃避劳动,否则我们晚上就该饿肚子了,你买的这些东西,半成品我可只认识土豆!”

李牧笑意温和地走过来,卷起袖子,开始洗手做饭。

晚餐很丰盛,陈嘉玥许久没尝李牧的手艺了馋的很,李牧做的都是陈嘉玥喜欢吃的家常菜。香辣虾,糖醋藕片,红烧排骨,酸辣土豆丝,还有一个鲫鱼汤。做完饭外面的天都黑了,陈嘉玥的肚子咕噜咕噜叫,盛了两碗米饭,乱没形象地吃起来。俩人把四菜一汤都消灭了,陈嘉玥摸着肚子打嗝,吃的太舒服了。

李牧起身要去洗碗,陈嘉玥腾的一下子从椅子上起来,把李牧拦在了厨房外,“现在起,这里归我管。”说完啪的就把厨房门关上了。

陈嘉玥收拾东西一向利索,没一会就全部搞定,还泡了一壶茶出来。

“这算是犒赏我的吗?”李牧端起茶杯笑着问道。

“当然,以后怕是难吃到师兄这么好的菜喽。”陈嘉玥寓意深长地说道。

李牧挑眉,“为什么?”

“师兄,你这次来不是只是来看看我这么简单的吧?有什么要和师妹说的?”

“不是说了,我到这里出差,顺便来看看你。”

“哦?只是看看我吗?没什么其他内容?”陈嘉玥笑的很狡猾,“比如,介绍一下未来嫂子之类的?”

“你怎么知道?”李牧吃惊了。

“看来我猜对了。”陈嘉玥笑的有点小得意,“师兄,你不是第一次给我做饭吃了,而且以前常常很多人一起蹭吃,你饭做的好,但是买东西从来都没数,不是这样多了就是那样少了。但这次做好饭却恰恰是两个人的分量,说明你常常做吧?以前你出门东西多总是两只手总是分开拎,这次买了这么多,却很自然地都放到右手,空出来的左手现在习惯做什么呢?该不会是牵着嫂子的手吧?还有啊,你的无名指上有一圈晒痕,该不会是这里一直戴着订婚戒指吧?怎么摘了呢,我又不会嫉妒,这要是不小心弄丢了,回家会跪算盘的吧?”陈嘉玥笑的无比开心,李牧却有些震惊了,这么小的细节,她是怎么注意到的?在他的印象中,陈嘉玥是个很少关心别人的事儿的人,生活上更是大而化之,这般细微的事情却都没有逃过她的眼睛。李牧本以为虽然他们两个没有爱情,但他一直把陈嘉玥当妹妹,现在看来他了解的还是不够多啊。这么敏锐的洞察力,是因为景凡霖吗?还是……

陈嘉玥的眼睛转了转,又加了一句,“师兄,你放在外套里的请柬还不准备给我吗?”

李牧一愣,外套兜儿里露出了一抹红色,正是他打算给陈嘉玥的请柬。李牧无奈笑笑,把请柬拿出来放到陈嘉玥手上,“看来都不用我开口说了,都让你猜着了。”

“师兄放心,你的婚礼我一定去。”陈嘉玥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只要嫂子不觉得不舒服。”

李牧笑笑,其实陈嘉玥的心思很细,只不过很多时候与她无关的事情她选择了高高挂起。

“那你呢?什么时候结婚?”

“师兄,你不能有了娘子就忘了妹子。妹妹我下午和你说了那么多你都没听进去呀?”陈嘉玥装模作样地抱怨。

李牧收了收笑脸,问的无比认真,“嘉玥,你潜意识地拒绝了所有人,是因为景凡霖吗?”

“连师兄都知道他的大名,他可真是‘毁’人不倦,不在国内这么多年都能兴风作浪。”提起景凡霖,陈嘉玥说的无比鄙夷,好似在她前十几年的人生中,这位人人称羡的天之骄子就是她最大的污点。

李牧没有笑,顿了顿,接着问道,“那是因为……莫非?”

陈嘉玥怔住了,笑容有些僵在脸上。莫非,七年了,没想到她还能再听到这个名字。

“没想到师兄居然知道这个我偶尔恍惚间认为根本不曾出现过的人。”陈嘉玥的语气说不上哀伤,倒是有几分自嘲。“师兄,你能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什么?”

“你当年为何‘毛遂自荐’当我的男朋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