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018 冤家路窄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2121 2016-03-10 20:49:11

  018 冤家路窄

陈嘉玥从今天开始交接手上工作,到新项目组接受培训。好在新的项目组里人都还不错大部分都是年纪相仿的小姑娘,有几个才刚刚毕业,活泼又可爱的。新项目组主要分为两大部分,陈嘉玥作为‘资深员工’,会带头接手一些,另外一部分会从别的地方调过来一些同事,新的项目经理今天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让大家见见面。

陈嘉玥她们到会议室的时候里面已经坐了一些人,老板正在和坐在最前面的一个男人说话,陈嘉玥看了一眼,觉得那个背影有些眼熟,也没多想。等到老板让他做自己我介绍的时候陈嘉玥总算知道‘无缘无故的眼熟’是不存在的。这位‘眼熟君’竟然就是咖啡馆名人,张先生。

张先生在看到陈嘉玥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陈嘉玥觉得人生真是没阳光了,她要是记得不错的话这位张先生就职于隔壁一家写字楼做的好像是类似于互联网相关的工作,怎么这么快就跳槽了?会议进行的很快,就是让大家都认识一下,说一下这个新项目主要做什么,陈嘉玥和张先生各负责一部分向同一个老板汇报。当然在会议过程中是没有人注意到张先生复杂多变的眼神的,陈嘉玥的表演功底更是到位不会有任何纰漏,所以会议是圆满成功的。

陈嘉玥刚回到座位,就接到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要她去308会议室见面。陈嘉玥眨眨眼睛,很快把号码和张先生联系到了一起,又怕发生乌龙想确认一下,“请问是张…”陈嘉玥打到这里顿住了,努力回想张先生的全名,发现她竟然神奇地不记得了,刚刚他的介绍因为一下子遇到‘熟人’太过吃惊也没留意。这要怎么办呢?陈嘉玥想了想淡定地回了一句,“抱歉,之前电话维修过,许多号码不在了,请问您哪位?”这是遇到可能没存对方手机号的时候最官方的回复模板。

电话很快就震动了一下,只有两个字“张升”。陈嘉玥看着这两个字忽然就笑了,她都能想象的出张先生看到她的短信的时候那张扭曲的脸。她最近遇到真实的虚构人物真多,‘平哥’,‘张生’,难道是在给她暗示去搞文学创作不成?

陈嘉玥来到308的时候张升已经在了,这是三楼里面一间大会议室,除非有项目组开全组会议一般很少用。“张先生,找我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陈嘉玥问的很客气,好似就是刚刚认识的同事,不疏离也不热络。

“看来陈小姐还记得我啊!”张升回过头,语气略有讽刺。

“我们之前见过,而且张先生刚刚不是也做过自己我介绍。”

“哼。”张升冷哼,“我希望不要将我们之前‘见过’的事情张扬出去。我觉得陈小姐也定然很乐意我们只是同事关系。”张升显然不想提起相亲二字。

陈嘉玥不在意地笑笑,看来这位张先生还是记仇的啊。她要仔细回忆一下她当时都说了些什么,在她的记忆中她只不过指明了一些事实,看来事实总是不被人接收的。“如果这就是张先生找我来这里的目的,好的,没问题。”陈嘉玥顿了一下,“而且我也没有什么说的必要,不是吗?”

张升的脸眼看着又变了颜色,陈嘉玥觉得这位气色真好,血气旺盛的,一天几变没有过渡,衔接自然。

张升沉默几秒,忽然冒出一句,“你对吴丹经理了解多少?”

陈嘉玥没想到张升会问这个,还是如实回答,“刚来不熟。能力出众,情商很高。”

张升的脸又有些阴沉了,似乎觉得陈嘉玥故意曲解他的意思,“我是问她的个人情况,她有没有…男朋友” 张升说到最后三个字似乎还是有些不太好意思。

陈嘉玥的唇几不可见地弯了一下,原来如此!看来这才是张升见她的真正目的。不过毕竟是此张升非彼张生罢了。“这个我不了解,抱歉,帮不了你。”

陈嘉玥与张升的见面算不上愉快,没有两看两相厌就算不错了。

接下来的一周陈嘉玥的日子过的虽然顺风顺水但并不算是顺心顺意。张升似乎有意和她争个高下,事事抢先,并且总是在吴丹面前有意无意提起陈嘉玥哪些地方处理不当等等。明显的连陈嘉玥下面的小丫头都看出来了,悄悄问她,“嘉玥姐,这个张升是不是对你有什么意见啊?”

“嗯,估计是嫉妒我手下的姑娘都太漂亮能干了。”陈嘉玥面上一本正经地回答,把小丫头逗的咯咯笑,但她心里却忍不住赞同,看来这个张升把她当成假想敌了。有小道消息吴丹因为能力出众把这个项目组带上正轨之后很快就要调职升迁,而她现在的位置目前来看候选人就在她和张升之间了。陈嘉玥纠结了,难不成她要和这个张升‘纠缠不清’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周末,陈嘉玥顶着乱糟糟的心情去相亲,在路上不断思考,是否她一开始就走错了方向,她记得那天唐喆别有深意地和她说‘你认为最适合你的也许不是你心中最想要的。’当时她假装没听懂地笑,难道自己真的错了?

这次相亲约在了一家川菜馆里,姚娇娇和岳然喜欢吃辣,这几年拐着的她和陶婧露一起转遍了D市各个川菜馆,好多时候吃的鼻涕眼泪一起掉还忍不住继续往嘴里塞。陈嘉玥觉得自己霉运太盛,对方很绅士地让她定地点,她也没客气,陈嘉玥觉得自己要用辣椒祛祛霉气。

陈嘉玥昨儿晚上胡思乱想睡眠质量明显下降,直接导致第二天一早晚起,匆匆忙忙洗了头换了衣服就出门。陈嘉玥摸着还未干透的发尾想起陶婧露之前转发的一条微博,“所谓‘朋友’分三种:不洗头也能见的,洗了头才能见的,洗了头都不想见的。”对于今天要见的这位她一直徘徊在第二种和第三种之间,努力不要让天平倾斜到第三种。

等见到来人,陈嘉玥在心里乐了,她还很少遇到这种类型呢:高大威猛,外表看上去很粗犷,有种东北汉子的感觉。不管菜怎么样,看来一定会是一次愉快的会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