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021 亲情与爱情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3111 2016-03-13 17:53:30

  李牧被陈嘉玥这个问题问的措手不及。当年俩人交往是他说的开始,结束也是他提出来的。陈嘉玥都是在考虑了三秒钟后回应了一个‘好’字。从未问过原因。没想到今天却这么直白地提出来了。

“为何这么问?”

陈嘉玥耸耸肩,“只是想知道而已。”

“嘉玥,你别多心。当年和你交往,我是真的想对你好,好好照顾你。”李牧怕陈嘉玥误会,一向稳重的他解释起来竟然有些急切,“和你分手也是后来发现,我只能把你当妹妹,而你给予了我信任却从头到尾也只当我是师兄是哥哥,你要的快乐我给不了。”

“师兄,我没别的意思,只不过好奇问问而已。你对我的好,是别人给不了的,你让我知道了有哥哥宠爱的妹妹是什么样的感觉。我谢你还来不及呢。”陈嘉玥斟酌了一下,“只不过当时你要和我交往的时候,我就感觉你好像不是从我入学才认识我的,像是认识了我许久一样。而当我男朋友是一件你必须要做的事情,你只不过是在尽心尽力去完成它。我们没有爱情,却有亲情。”

李牧今天晚上第二次有些无奈地笑了笑,他当年一直以为陈嘉玥是单纯,没想到只是没有说破。“师兄,如果不方便说,你可以忽略我的好奇心。”陈嘉玥见李牧表情奇怪忍不住说道。

李牧笑了笑,恢复了之前的温和,“哪有那么多不好说的。当年你没问,我也就没说,如今既然你问了,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你知道你第一次见我,开口没有叫学长而是称师兄我很开心吗?你没有叫错,因为,我是陈老师的学生!”

“什么?!”李牧很高兴从这个淡定的丫头脸上看见了吃惊的表情。

李牧说的没错,他是陈学东的学生。当年李牧还在念高二,他们班的化学老师生病住院,就借调高三的老师代了半学期的课,这个人就是陈学东。这期间发生了一件事,李牧的父亲当年是城建局的一名处长,被人举报贪污受贿,多项证据不利,人也被带走协助调查。没想到还没开庭审理,李牧的父亲就因为这件事压力太大得了重病。后来虽然事情查证是因为李牧的父亲拒绝‘开后门’而被有心人诬告,还了他清白。但结案不久他人就去世了,这件事给李牧的打击很大。父亲一辈子兢兢业业,正直无私,却落了这么个结局,让当时处在人生十字路口的李牧有了迷茫。

陈学东发现了这件事有心帮李牧走出阴影。他本来就一直很喜欢李牧,不仅仅因为他成绩优秀,还因为李牧温和谦逊的品质。那年寒假,贺梅带着陈嘉玥姐弟回娘家,陈学东把李牧叫到自己家吃饭,他本想亲自下厨做两个菜,但却差强人意,后来李牧帮忙才没变成黑暗料理。俩人边吃边聊,很开心,陈学东平时话不多,但只要喝了酒就打开了话匣子,天南海北肆无忌惮,后来居然还给李牧倒了一杯。陈学东说当年他们上学苦中作乐,说他去南方支教一年的见闻,后来甚至还说怎么和贺梅走到一起结婚,到现在还吵吵闹闹却分不开。就是没说李牧的父亲,也没说高考,更没有什么大道理。但李牧却都听到了心里去,也明白了陈学东找他来吃饭的意图。陈学东最后送李牧出门,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路是自己的,嘴是别人的,不能别人让你转弯你就拐了。想真正的活着,不仅要心明,也要眼亮,识路更要识人!”

李牧一直很感谢陈学东,因为当年那一顿饭,因为那一学期的师生情份,他找对了自己的方向。李牧记得当时他下厨帮陈学东做饭,看着一盘盘色香味俱全的菜,陈学东顺口说了句‘要让自己闺女找个厨艺好的,把她养的白白胖胖的。’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李牧就这样把陈嘉玥记在了心里。

陈嘉玥听了李牧的话,唇角抽搐,她家老爸居然教自己学生喝酒,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陈嘉玥都不敢想象。她只能千恩万谢,李牧是个靠谱青年。

“师兄啊,原来你当年就是奔着我爸那句把我养的白白胖胖才和我在一起的啊。难怪你总做吃的给我。幸好当年我的胃容量小,要不我这张花容月貌的脸就没了。”

李牧笑了笑,当年他知道陈嘉玥和他上了同一所大学,他在报到处守了三天,在报到工作快收尾时才见到姗姗来迟的陈嘉玥。李牧看到陈嘉玥的第一眼就笑了,当时陈嘉玥抱着刚发的备品,一脸真诚,眼中却很无奈对着一个对他献殷勤的大三男生说道,“学长,你已经围着我转了很多圈了。你要知道,只有香妃做这种动作才会引蝴蝶的。而且,暑假已经过了,你想回味剧情只好寒假请早了。现在能麻烦你告诉我女生宿舍在哪里了吗?东西很重!”

后来李牧找了一个很自然的机会和陈嘉玥认识,然后主动找提出和陈嘉玥交往。他们就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李牧第一次看到陈嘉玥,莫名想笑,又不知为何有一丝丝怜惜,想要对她好。李牧也确实这样做了,他和陈嘉玥交往一年,吃喝拉撒,衣食住行,李牧没有一件事不操心的,他起到了陈嘉玥生活保姆的重要作用。但是后来他发现他只想宠着陈嘉玥,但并不爱她,看到她和姚娇娇她们一起和男孩子出去玩儿,动作亲密,他既不觉得吃醋也不觉得生气,反而是担心路上安全,吃的好不好。他一位哥们儿无意间一句玩笑话,说他对陈嘉玥‘父爱如山’点醒了他。他把陈学东当成了父亲也就自然把陈嘉玥当成了妹妹,他们之间没有爱情。所以他提出了分手,分手了他也可以继续照顾陈嘉玥,也给了他们自由。

更主要的是他知道陈嘉玥也并不爱她。李牧是大学校园里的名人没错,但上大学之前的陈嘉玥,从幼儿园到高中都是名人。而这缘于她有一位自带发光特质的青梅竹马,景凡霖。但李牧清楚在陈嘉玥之前十几年的人生中还有一位许多人不知道男孩子短暂地出现过,那就是莫非。但是陈嘉玥高二那年,不知为何先是景凡霖出国,而后是莫非离奇失踪退学。李牧所知道的消息也就这么多,他不清楚陈嘉玥那个看似空空的只有亲情友情没有爱情的心里是否有这两个人,或者说是否有这两人中的一个。只是这些话他从没有问过。

“嘉玥,你喜欢现在的生活吗?”李牧忽然开口问道。

“师兄,你想说什么?”

“嘉玥有些东西越刻意去忘记就记的越牢,同样有些时候你越过于追求什么样的生活它反而可能不是你最想要的。你那么聪明,自欺欺人这么傻的事情一定不会做的,是吗?”

陈嘉玥半天没说话,忽然伸手拍了拍李牧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师兄,看来嫂子对你影响不小。你居然都能说出这么文艺的话来了。”

李牧一愣,转而瞪她。

陈嘉玥哈哈一笑,“师兄的教诲,小妹记住了。”接着晃了晃手中的请柬,“婚礼我准时到,会给你和嫂子送份大礼的。”

周一,陈嘉玥的心情无疑是美丽的。之前她一直以为他们家陈学东是最正派最老套的,常常被贺梅嘲笑为古董出土文物,昨天听了李牧的话,她才发现原来她这种性子是遗传,和自己没有一点关系。

陈嘉玥觉得李牧说的对,她总不能一辈子装低调,该来的总是会来的,就像她觉得自己已经足够低调却还是招惹到了唐喆这种人,所以既然摆脱不了就坦然接受。周一例会,新项目就是这点不好,会特别多,开的陈嘉玥牙根痒痒,无关痛痒的话说了一圈又一圈,中心思想就是在推卸责任减少自己的工作量。

吴丹的心情显然也不是很美丽,陈嘉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她阴暗地想吴丹要是和张升凑成一对也挺好,这样每天都可以欣赏张升那张因为家庭工作双重压榨而扭曲的脸。正在陈嘉玥思绪漫游的时候忽然听到张升说,“嘉玥她们之前接手的单子里面有些系统信息是和上游去要的。我觉得我们可以自己申请权限去做,这样就可以省去这个时间,提高效率。”

陈嘉玥没想到看似精明的张升居然有这么白目的时候,大家都在想办法减少自己的工作量,他倒是积极给自己的项目组‘揽活儿’,陈嘉玥看了一眼吴丹,吴丹面色淡淡的。陈嘉玥闭眼,替张升默哀,这个搞互联网的来做内部流程项目确实难为他了,拍马屁连马蹄都没够上。

会后吴丹把陈嘉玥留下了。

“嘉玥,最近工作怎么样,新项目组还适应?”

陈嘉玥笑,“还好。”

“有什么我能帮忙的随时来找我。”

“好的。”

吴丹顿了顿,“你和张升之前认识?”

“不熟。”陈嘉玥给了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吴丹了然,“你觉得张升怎么样?”

陈嘉玥微笑,“不知道丹姐问的是指什么,但是结婚我不会选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