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012 妈咪来电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2119 2016-03-07 20:53:57

  陈嘉玥回到家,洗了个热水澡。这是她的习惯,不管天气多热,一定会洗热水澡,而且很少泡澡,绝对是淋浴,浴室里那种雾气蒙蒙的感觉让她很舒服,人也会变得清醒,尤其是有想不通的事情,这样让水一直冲到自己身上,好像那些乱糟糟打结的东西都被水流冲刷的变得乖顺了。今天遇到唐喆是个意外,她不清楚这个男人想要做什么,只是多年的直觉告诉她很危险。想到二人见面‘相亲’的经过,陈嘉玥不禁笑了。

不得不承认她‘喜欢’唐喆这个人,在陈嘉玥眼中唐喆看起来温润如玉,但心中腹黑多思,就是人们常说的‘笑面虎’的形象。但怪就怪在这个人好似骨子里有着那么一股子如竹的韧劲儿,这么奇怪的特性都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确实勾起了她的好奇心。不过,陈嘉玥想到多年前的经历,原本扬起的嘴角慢慢地又绷紧了。她关了花洒,用手胡乱擦掉镜子上的雾气,看着镜子里白皙清秀的脸,不断告诉自己,她要现在的生活!

陈嘉玥洗完澡就接到家中首长的电话。“妈,怎么这个点儿打电话了?没睡?”

贺梅爽朗的笑声传来,“今儿和你二姨、小姨逛街来着,给你买件衣服,下次回来带上啊。”

陈嘉玥不自觉地勾起唇角,“你怎么又给我买东西了啊?买完穿着不合适不是白买了?”

“你的审美有问题还是我们几个给你买的能穿出门。周末干什么了?”

陈嘉玥想了想今天的经历,如实回答,“帮岳然搬家,然后相亲。”

“战果如何?”贺梅像是自问自答一样,接着说道,“听这声儿我就知道又没戏,是吧?”

“妈,您真是神了,这都能猜出来。”陈嘉玥失笑,孩子在自己妈面前就是一张白纸,她能看透那么多人的心思,但她老妈不用看就能知道她的心思,这人啊一比就高下立见了。

“你我还猜不出来,白给你喂那么大了。”贺梅说的鄙视,而后又转了语气,“嘉玥啊,你才24,找朋友结婚这个事儿不急。妈的意思是如果有合适的你别错过了,但是不能将就,这过一辈子的总要找个顺意的,你们都愿意对彼此好的,这样磨合磨合才能把日子过长远。找个貌合神离的,那就不是磨合是磨刀了。”

“您老真是开明!”陈嘉玥半死不活的语气给首长戴高帽,心里却暖洋洋的。

“你呀,只要心里真的有心思想结婚,早晚都能嫁出去,我不急。”

“我真希望如果我34还没结婚还能听到您这么说。”陈嘉玥开始套话了。

“你少拿这个堵我的嘴,你有几斤几两重我还不清楚?”贺梅忍不住戳穿自家闺女,这母女俩的对话一直是这样的,开诚布公,从不藏着掖着。

“爸最近怎么样?嘉睿呢,给家里打电话了吗?”

“你爸还是老样子,天天盼着退休要去农村种地。我都不好意思打击他,他想去农村种地,他知不知道现在农村有地的都是地主,从贫下中农一下子翻身成剥削阶级,还能给他留地种?学校里待的年头多了人都傻了。”

陈嘉玥在电话这头笑,爸妈吵吵闹闹一辈子,她在家的时候就是这样,互相揭短互相嫌弃却离不开彼此。看现在的形势这势头是随着年龄等比增长,丝毫没有减弱。哪天她得给爸打个电话,看看妈最近有什么动向。

“您别总打击他,这万一打击多了,爸一不留神带着情绪上课堂给学生讲错了,不是‘晚节不保’?”陈嘉玥笑着说道,“嘉睿呢?”

提到儿子,贺梅在电话那边开始凝眉深思,“嘉玥,你说小时候我和你爸是不是对嘉睿用错了教育方式?我们家这么多年,往上数几代都没出一个他这样的,小小年纪一张面无表情的脸。我记得我这生活费是按月给打的也没欠钱啊。每到周五晚上八点必能接到嘉睿的电话,然后他和汇报工作一样把周一到周五上了什么课,吃了什么饭通通汇报一遍,而后就挂电话,时间控制在十五分钟之内。你说他给我打电话是不是设闹表了,这么准时的。他上两年大学,我连他的课表都背下来了。”

陈嘉玥实在没忍住,在电话这头大笑。陈嘉睿,陈嘉玥的弟弟,今年十九。在B市上大学,那是全国最好的文科类大学,陈嘉睿当年以全市第二的身份考入,却选了考古专业。陈家一向很开明,陈学东对儿子的选择不表意见,贺梅是只要你选的专业将来能让你找到工作养活自己就没问题。所以陈嘉睿毫无压力地入学了。不过说起这个弟弟,陈嘉玥还真是忍不住赞同自己老妈的观点,陈嘉睿从还是个婴儿起就不喜欢笑,五岁之前的照片没有一张是有笑脸的。五岁之后就拒绝一切闪光灯,小小年纪气场很强大。

“嘉睿从小就这样,我也是你和爸这么教的,怎么不和他一样?他这是自我养成,和你们没关系啦。”

“哎,比起你我更愁他,就他这模样,哪家姑娘能嫁给他?有空你给他打电话,让他别总惦记着挖墓了,那挖的都是死了的,什么时候能挖出个活的?他比你的难度系数高多了,让他从大学就开始下手弄个媳妇儿回家。课上差不多就可以,只要不挂科顺利毕业就成了。”

陈嘉玥无语,看来嘉睿真是把家里首长给刺激到了,“不好好上学,考试怎么办?”

“他学那么个冷门专业,考试一定不严,让他自己想办法。”

“妈,你这是鼓励作弊啊。可别让爸听见!当年你就是这么告诉自己学生的?”

“你个笨蛋,那是合理利用资源。再说,妈那是基础教育必须把好关,他都长大成人了,该自己做主了,要学会变通。”

“得了,这话我当没听到。你可别损坏了人民教师的优秀形象。”

贺梅在电话那边笑,“你真不愧是你爸的好闺女!我就随口说说,作弊不鼓励,找媳妇还是要提倡。你搞不定你自己就搞定你弟弟。”

陈嘉玥失笑,这是什么逻辑。“爸不在家吧。”这是猜测,要不贺梅也不会这么说话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