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015 又意外了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2029 2016-03-07 20:53:57

  D市的夜生活是那种很内敛的夜生活,绝不会打扰到别人,不管屋里怎么热闹,街道都是很静谧的。陈嘉玥她们到红磨坊的时候才刚过九点,对于许多人来说,夜晚才刚刚开始。三个人是打车过来的,姚娇娇的车就停在了刚刚吃饭的小饭馆附近一个开放式老式小区。

一下车,看着红磨坊的招牌姚娇娇就感慨,“好久没来了,真是恍如隔世啊!”

陈嘉玥在后面推她一把,“别装文艺青年了,赶紧进去。”

姚娇娇看着陈嘉玥一脸严肃地教育岳然,“然然,看到没,这就是现实版的美女与野兽。”

“可是电影里野兽不是都很温柔?”岳然在一旁天马行空地接话。

陈嘉玥在一旁全当没听到,姚娇娇大笑。

时间还早,红磨坊里放着动感的DJ音乐,好多卡台都空着,几个人随便找了一个坐下。帅气的侍应生拿着酒单过来,姚娇娇看着一排排闪亮的洋酒就要开口,陈嘉玥一把夺过,“啤酒!”

姚娇娇在一旁噘嘴,服务生看了片刻笑着应是。在陈嘉玥看来啤酒最保险了,陈学东对她和陈嘉睿的常年教育就是如果你对自己没数,那就别什么都往肚子里灌,谁知道会起什么化学反应?陈嘉玥觉得对老爸的话总要信一次,果断做了决定。

“今天这里人好少啊!”岳然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环顾四周。水粉色的T恤,七分裤,清纯干净的气质和这里有些格格不入,附近已经有人频频侧目了,她自己倒像是没感觉似的。

“时间还早,再说今天是周一自然人少。哎,少了好多看帅哥的机会,本来以为今天会有艳遇呢,可以安慰一下我受伤的心。”姚娇娇略显失望。

坐了没多久人渐渐多了起来,“看来是不是周一对这里并没有影响。”陈嘉玥冷静地下结论,那动感音乐震的她有些眩晕。

姚娇娇坐了一会就坐不住了,拽着陈嘉玥下舞池,陈嘉玥的身体协调性不错,但仅仅体现在体育上,跳舞就不敢恭维了。姚娇娇和陶婧露是高手,对她和岳然进行过魔鬼式集训,勉强算过得去,再说这么昏暗的灯光注意到她动作的不多,更何况身旁有个自带发光体的姚娇娇。陈嘉玥和姚娇娇一起跳就是起到了一个道具的作用,何况姚娇娇这一身风情实在是太惹眼,虽然她对来酒吧的人没什么偏见,但这里鱼龙混杂也是事实,有她在可以防苍蝇。

陈嘉玥陪跳,时不时就有男人凑到二人身边,当然都是奔着姚娇娇来的。如果是平时只要长相不太差,姚娇娇也不会拒绝和对方跳一段,但今天明显她的心思不在美男身上就是纯发泄。更何况,陈嘉玥瞥了一眼围在姚娇娇身边的几位,很显然这几个自以为魅力无限的男士没有达到姚娇娇小姐的审美标准。就连陈嘉玥这种对皮相没有过多要求的人也觉得他们不该因为这里灯光昏暗就把所有人当暂时性失明。

姚娇娇很少出现在这种场合,但只要出现就是焦点。陈嘉玥看着身边笑的越发妩媚倾城的姚娇娇都怕这这几位眼中冒着狼光雄性荷尔蒙分泌过剩的男士就这么把人拉下场。谁知刚这么想着,一溜号,姚娇娇对着陈嘉玥眨了眨眼睛,一把搂过她的脖子在陈嘉玥脸上响亮地亲了一口。陈嘉玥回过神来,看着姚娇娇恶作剧的脸,罕见地笑了笑,伸手拍了拍姚娇娇的脸,转身回了座位。

这么一幕突然出现,周围的人都有片刻傻眼而后有人吹起了口哨,刚刚眼光一直围在姚娇娇身上的男人见到陈嘉玥这么一笑,不禁重新打量起她来。那稍纵即逝的笑容,清澈凛冽,比起姚娇娇的魅惑妖娆更有一股深邃神秘,引人探究。

“嘉玥,你被娇娇阴了。”陈嘉玥坐到岳然身旁,“没事,来日方长。”陈嘉玥看了看桌上空了的酒瓶,唇角抽搐,半数啤酒都进了这姑娘的肚子。“然然,你又提速了?”她不是心疼酒,是心疼她的肚子,这么多水灌下去装哪啊?

岳然嘿嘿一笑,露出标志性的小虎牙,“比我们平时喝的味道好。”

“你这么喝,没人过来找你拼酒啊?”陈嘉玥问,刚刚她就注意到有人瞄着岳然了。

岳然一脸崇拜,“你怎么知道?刚刚有人过来请我喝酒,我说好,只要比我喝的快。”

陈嘉玥不用问结果,知道一定是岳然赢了。果然岳然接着说道,“结果我都喝完一瓶了他们刚咽下去一半,然后不知怎么的就都走了。”

陈嘉玥点头,忽然觉得岳然和这些人喝酒,欺负人了。“你在这儿陪她一会儿吧,我去外面透个气,这里面太吵。小心各个荷尔蒙分泌过剩的种群。”

岳然笑着点头。

陈嘉玥和服务台打了个招呼就出来了。已经快到午夜,街道更是静的很,和里面的热火朝天形成了鲜明对比。陈嘉玥长长地舒了口气,还是这里舒服。一阵清风拂过,陈嘉玥的头发随风飘到鼻尖前,“阿嚏!”,陈嘉玥揉揉鼻子,好痒。

“陈小姐这么晚出来怎么不加件衣服?”身后飘过来一个低沉悦耳的声音,很熟悉。

陈嘉玥回头,笑,“难怪我觉得鼻子有些痒。”

唐喆站在路灯下,一件白色的T恤,一条黑色的休闲裤,很简单的装扮穿在他身上却衬的人很挺拔,晕黄的灯光下又多了几分迷离。陈嘉玥想夜晚是很好,黑暗掩盖了许多原本可以暴露在阳光下的本质。她不得不承认,此刻的唐喆很有魅力。

“能在这里再次见到陈小姐真是好巧。”唐喆就那么随意地站着,很得体的和陈嘉玥保持着一段距离。

“是啊,看来我和唐先生还真是有缘分,每一次都是这么‘意外’地相遇。”

唐喆笑笑,并不介意陈嘉玥话中的另外一层含义。而且,天地良心,今天真的如陈嘉玥说的‘意外’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