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014 工作调动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2039 2016-03-07 20:53:57

  俩人都是一肚子苦水,约上岳然当垃圾桶。岳然应的痛快,姚娇娇开车载着陈嘉玥去幼儿园门口接岳然。话说这还是俩人第一次到幼儿园门口岳然,感觉还有几分新鲜。姚娇娇推了一下旁边的陈嘉玥,“喂,我怎么感觉咱们俩像是来接然然放学的家长?”

陈嘉玥被震了一下,偏头看了看姚娇娇,“你这艳福我可消受不起。”

姚娇娇拿出化妆包一边对着镜子补妆一边说,“我要是跟了你,会有很多男人心碎的。嘉玥啊,虽然和你厮混了很多年知道你很有成为真正男子汉的潜质,但毕竟看起来还是小家碧玉了点,为了众多美男我也要把持住!”

“当着这么多祖国花朵的面,你别恶心我行吗?”陈嘉玥揉了揉胳膊,这千娇百媚的模样,这真不是一般人能扛得住的。她就不明白姚娇娇究竟在挑什么,这几年她交了几十个男朋友,有校园人人称羡的天之骄子,有书香门第的谦谦君子,有家境富裕的世家子弟,也有白手起家的商业新贵,但陈嘉玥觉得姚娇娇没有一个是真正用了心的。好似她只是享受和这些男人恋爱的过程,或者说享受有人陪伴的过程,从未考虑过婚姻。不过,陈嘉玥看了看身旁妆容精致,一身风情的姚娇娇,她几乎和每一任的男朋友都是和平分手,有时候偶遇还会喝茶谈天,这实在是很神奇的一件事情。

陈嘉玥正在胡思乱想,忽然有人闪到了姚娇娇的车子前面,姚娇娇刚要发飙,抬头一看居然是岳然 。

“你什么时候出来的?”姚娇娇拔高了嗓门。

岳然一笑,“知道你们今天来,我找别的老师替班帮我送花骨朵儿们回家啦!”

陈嘉玥回头,“讲义气!”

“咱们去哪?”岳然问。

“红磨坊?”姚娇娇笑的群魔乱舞,试探着问道。

陈嘉玥和岳然相视一眼,“好!”

红磨坊是D市很有名的一家酒吧,格调不俗。陈嘉玥她们几人都不怎么喜欢这种地方,因为比较吵。姚娇娇虽然看起来是风情万种的香艳美女,但这种地方却几乎没怎么涉足过,用她的话说,这里灯光太暗掩盖了她的美貌。上次来这里还是大四最后一个学期,毕业论文答辩之后陶婧露要去C市,几个人来热闹了一下。陈嘉玥和岳然都看的出来,姚娇娇是真的心情不好,想来这里发泄了。

由于时间还早,三个人去常去的小饭馆吃饭。这里离她们的学校不远,老板是一对四川夫妻带着两个孩子,店面不大,专门做鱼锅,味道很地道。老板娘一见是她们几个很热情地把人迎进了屋,“大姐,老规矩,配菜别忘了。我们可都饿了,帮忙快点啊!”姚娇娇大大方方地点餐。

“放心啦。好久没见你们来了,最近忙啥子嘞?”老板娘一边吩咐后厨一边和几人闲聊还不忘了上茶水。

“瞎忙,早就馋了,今儿得空来捧场,大姐不会不欢迎吧?”姚娇娇笑着打哈哈。陈嘉玥和岳然闭嘴,以往四个人出门外交基本都是姚娇娇和陶婧露搞定,一个负责外联一个负责走账,她和岳然就是背景板,吃过饭后负责记下来回时间,上菜速度,地理位置,公交线路,服务态度,以便下一次造访。

岳然看着老板娘端上来的茶壶,破天荒说了句,“要不换啤酒吧?”

陈嘉玥一愣,姚娇娇打了个响指,“还是然然贴心。”

“老板娘来一打啤酒,两瓶冰的,剩下常温。”

“好嘞!”

岳然和陶婧露千杯不醉,陈嘉玥一般,姚娇娇酒量最差,但比一般女生好很多,四五瓶啤酒没问题。当年姚娇娇乔迁,恰巧陶婧露休假,四个人在姚娇娇的公寓里喝了一箱啤酒,两瓶红酒,只有姚娇娇喝完醉倒呼呼大睡,陈嘉玥赖在姚娇娇身边天旋地转,岳然和陶婧露和没事人一样还收拾好了屋子。

没一会鱼锅就上来了,热气腾腾,看的人垂涎欲滴。三个人吃吃喝喝,说说笑笑好不开心。姚娇娇的两瓶冰啤酒很快下肚,还伸手够岳然的啤酒瓶子,陈嘉玥一把抓住。姚娇娇喝了酒脸色更加红润,眼中都带着一股迷离的光,比以往更加魅惑,“嘉玥你可真小气,又不是拿你的喝。”

“我一直小气,你第一天知道吗?”

“不喝就不喝”姚娇娇撇撇嘴,“我想念小陶陶了,还是小陶陶好啊,也不知道出嫁了没有。”

“姚娇娇,你要是再装醉,等下红磨坊就不用去了,我让你真醉。然然,跟她喝!”陈嘉玥看着岳然说道。

“为什么是我喝?”岳然茫然了。

“能者多劳,这个我不擅长。”

“哦!那娇娇,你要喝吗?”岳然老老实实问道。

姚娇娇正坐,“嘉玥,你真是太没情趣了。”

陈嘉玥一点都不谦虚,“还可以,一般般。”

“哎,那我也是爱你比爱我们电视台的老巫婆多很多点。”姚娇娇开始愤愤不平地吐槽,“这个老巫婆一定是内分泌失调才会这么朝令夕改,她绝对是嫉妒我的美貌,竟然把我从新闻组调走了。”

“我相信世上所有的事都不是无中生有,尤其是你们那个地方。你没坐在马桶上好好回忆回忆哪里捅了马蜂窝吗?”

“嘉玥,我们还在吃饭,虽然你的举例很形象,但我能知道为什么我要坐在马桶上思考吗?”姚娇娇提问。

“因为科学表明,人在上厕所的时候是最放松的状态,大脑运转速度也更高。嘉玥大概觉得这样更能利于你发现问题所在。”岳然一如既往在一旁给出官方非科学解释。

姚娇娇捂脸,“我想小陶陶!”

“换地方也不一定是坏事,说不准会有别的事情发生能给你惊喜呢。”陈嘉玥喝了口啤酒说道。

“嘉玥,你就是这么安慰自己的吧?可是这个对娇娇好像不管用哎。”岳然在又一次命中要害。

陈嘉玥赞同姚娇娇的话,她也开始想念陶婧露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