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一纸渐暖少年梦

不想说再见

一纸渐暖少年梦 小姽 2795 2015-09-17 12:44:02

  这趟车比以往都来得慢,仿佛各路公交师傅是商量好的一样,均匀出时间来给这对将要告别的好伙伴谈心。

若是别人不先扯开话题,田小丫通常是很难先开口说话。她不是性格内向的人,但也不外向,既不主动,又不被动。

她觉着自己算个无趣的人,可有人说她有趣。但说她有趣,她又不会挖掘更多有意思的事,觉着怎样都好。喜欢的人不喜欢她,或她被人家喜欢着,这些事虽困扰着她,又让她没多少更多的作为。

她思来想去,觉着就是懒,她懒得去为任何付出与辛苦,当然,除了她的画画以外。

杨秉睿沉闷着累了,望着出神的田小丫出神。

田小丫一眼望到他的不怀好意,好奇问:“你看我干吗?”

“田小丫,你果真是南方女孩,皮肤真的很好呢!”

仔细回想起来,他真的算是第一次真心实意在夸她。

田小丫羞涩一笑,低眉道:“当然,山野之地就山水最好,养皮肤。”

“个个都是你这样细皮嫩肉么?”

“北京人也不见得个个都是你这样游手好闲。”

但凡她一讽刺,杨秉睿总会被呛个措手不及,但他依然不生气,一脸笑嘻嘻。若是以往,他肯定恨不得会咬牙切齿杀了她,田小丫当下想起来,心头竟是忍不住的窃喜与甜蜜。

片刻功夫后,她看到车驶来的方向有熟悉的影子,定睛一看,果真是平时坐的线路。

她立即找出公交卡,朝杨秉睿挥挥手:“我先走了,你也早点回吧。”

并未听到杨秉睿的应声,她便匆匆先登上车,待她刷了卡找到一个后排靠窗的位置,回过正脸时,却看到杨秉睿站在车厢正中像个白痴似得望着她傻笑。

田小丫整个人都懵住了。

他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当下她要说些什么才合适?

车上总共没几个人,师傅又开得快,大概是想早些到终点站早些回去过年。

在一个拐弯的时候,车子一个急速飞过去,前面突然蹦出个人,师傅骂骂咧咧使劲踩上刹车,坐在后面的小丫双手虽扶住前面的椅背,整个头却止不住往前撞去。但幸运的是,她撞在的是自己手背上,大概就是手背痛额头也痛,但并未钻心的痛。

杨秉睿当下一个踉跄,人虽牛高马大,却往后退了好几步远,若不是及时抓住扶手,田小丫想他可能会冲开玻璃窗冲出公交车。

但他脸上依然不识好歹地傻笑着,等车开平稳后他非但不生气还站在田小丫身边来问她:“你没事吧?撞得可不轻呢。”

田小丫瞥他一眼,无可奈何道:“你坐着吧,别站在那招人讨厌。”

“诶,好呢。”他立即死皮赖脸坐上她身边的位置往里挤,田小丫稍挪动身子让他有宽阔些的空间。

怎奈他还是一脸小坏,使劲往她这边靠。

小丫忍住不声张,他竟是一副得逞的小坏样,身上不动动就不舒服。

“别动了,你屁股上长虫子吗?你看位置都被你占去三分之二了,屁股大你了不起呀。”

杨秉睿使坏的小模样终于笑出声:“不是,屁股上长疮了,本来不能坐的,但你让我坐我只能坐。”

“我没让你坐我旁边。”

“坐你旁边好,待会你头撞上去,直接撞我手背上就好了。”

“我没你傻,就差不被车子带飞。”

“好了好了,我保证不挤你,咱两都闭嘴吧。”

本是沉默的,但小丫实属不解:“你为何要跟我上车?你家也这个方向?”

“我送你回去嘛,这大过年的晚上万一你遇到坏人怎么办?”

“坏人都回去过年了,没人像你这样闲。”

“没钱的坏人怎么过年呢?你说是不是?”

再和他扯这些没用的当真是浪费工夫,田小丫望向车窗外的霓虹灯火,夜色尚好,灯火适当点缀,并不显得浮华无味,反倒衬着北京这座城更有它的沉静与稳重。

不知从何时起,田小丫已深深恋上这座城,就像杨秉睿也不知从何时起,开始注意到田小丫的不一般。

大概是真正美好又有意思的事物,总需要人安静细心得去发现挖掘,也大概只有同样心境的人,才会注意与自己相似的一面罢!

田小丫望着车外发憷,杨秉睿望着她的侧脸发怅,这一夜后,他们到底又该何去何从,这真不是一个才17的少年该去想的事,所以,索性什么也不想,该去的去,该来的来。

田小丫当然知道他在看着她的侧脸,她想转过头去朝他温和一笑,问他你在看什么,或是问他你在想什么,但最终她没这样做,她怕往后无论哪个时候想起这一幕会忍不住难受,若是时间静止,或许她没有终点,他们就这样并排坐着一站又一站,永远不会说那句再见。

断然再美好,总有要散的一幕。田小丫从未觉着坐公交车是这么短暂的工夫,仿佛北京在一念之间缩小好几圈,她见快到站了,竟不忍心同杨秉睿说‘我要到了’。

所以她无意问了句:“待会你怎么回去?”

“坐车回了?”

“这个车能坐到你家?”

“当然不能,笨蛋。”

好一会他才反应过来,一脸狐疑望着小丫:“你是不是要到站了?舍不得下?”

田小丫就知道他的脑袋瓜容易想出什么说什么,大概是少了几根弦,多美好暧昧的时光,出了他的嘴索然无味,难怪漂亮女生不会钟情于他。

“是,我是要到站了,怕你太晚回去不好,要是这个车能到你就可以直接坐回去。”

“我没关系,这个车也能到我家附近。”

他一丝小坏的笑,田小丫本觉着男生太吊儿郎当不讨人喜,偏偏这时又觉得他笑起来非常阳光,一脸坏笑的阳光。

车刚停稳,小丫提着工具箱正下车,本想说些什么道别的话,却不想杨秉睿一手抢过她的画袋和工具箱,比任何一道光都要迅速,小丫回过神,他人已立在站前叫唤她:“快点快点,小心车把你装走。”

小丫急忙下车,怔怔望着杨秉睿一脸的坏笑,实在想不出他又是哪一出。但她并未迟疑也不再问他‘你要作何’的傻话,明眼人都明白,他是多么放心不下她。小丫心里喜滋滋,面上也多少表现得明白。

她站稳后正要去接过画袋,孰知杨秉睿手臂往后一甩,一脸虔诚:“太重了,我帮你提。”

“我知道,但是我要到宿舍了,怕不方便。”

“没事,我送你到门口。”

“谢谢你。”

“你吃错药了?”

他一句吃错药,田小丫立即回过神,差点就被眼前的英俊少年懵住双眼臆想翩翩,幸好及时得到纠正,否则不知后果是多难堪!

她不顶撞不回话,怦动的心恢复平静,像深沉的夜,除了阴暗没有波澜。

这一段路本不是特别近,加之两人均放慢脚步,虽不多交流,也是走了十多分钟。正要上楼,小丫突然止住脚步,不敢多看杨秉睿一眼,低声说道:“你把东西给我,我自己提上去,就在三楼。”

“哦。”

他机械般将东西全部递给她,小丫转身时候,他忽然忍不住叫住她。

小丫想挤出点笑容回馈给他,一回头却不想被他用嘴唇堵住了稚嫩的唇,画面最后定制成一副傻大姐模样的小丫被一位无赖少年给揩了油。

小丫想推开他,可惜两只手均提上东西,想偏开头他又将她乱摆的头给掰正,虽然她紧闭着双唇,到最后还是沦陷于他的温柔攻陷,她从没想过这种浪漫的剧情会发生在她身上,也想不到她会同他走到这一幕,更想不到的是,她竟然毫不抵触他给的吻。

如果可以,她愿意用今后所有的幸运与幸福发誓,她会永远记得这一幕,永远。

两人终于依依不舍断开这个青涩的吻,小丫的脸已涨得通红,姣好的皮肤即像寒冷的冬夜里盛开的一枝粉色腊梅,杨秉睿望着痴情,好一会才说:“我会想你的,再见。”

从今往后,这个像风一样的少年飞奔在寒意夜色中所张扬的盛世年华,令无经历过任何波澜的女孩在心中盛开了无数绝世花朵,一直开放开放,从未凋零。

她多想扔下一切朝着老天爷大喊:“谢谢你,谢谢你,我也好喜欢他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