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一纸渐暖少年梦

比朋友多一点的喜欢

一纸渐暖少年梦 小姽 3218 2015-09-16 12:54:02

  旧历二十九,大多数行业已放假,除了巷子深处一家没日没夜开着的网吧。听说有些学生一进去就是几天几夜的上网游戏,包括吃喝拉撒全部在里边。有时田小丫路过附近总会忍不住联想,若是她能有这些网迷的精神去画画的话,那日后肯定会长大出息的。

人多少是奇怪的,有用的难以沉迷,无用的却抽不出灵魂。

正在她想得深远时,有人叫住她,正是杨秉睿,他竟从网吧出来。

田小丫唬住脸,无奈道:“我让你先等我片刻,你用不着去网吧等的。”

杨秉睿一脸无所谓:“我知道,其实我一上午就到了,反正没地可去。”

田小丫奇怪了:“你为何不去画室找我?”

“怕打扰你呗。”

此刻的杨秉睿反像一个成熟的大男孩,无论他脸上微憨的笑容,或是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发,他狭长又漂亮的眼睛如同聚集万吨光芒,将从前那个邪恶又歹毒的坏小子带离了体内。

田小丫眯缝着眼,朝他笑吟吟,却始终没有再往下说。

杨秉睿半晌才从她的笑容中抽离出灵魂,人相伴在她左右,嘴角弯成一条弧。

“田小丫,你知不知道你笑起来真的很可爱,你说你平时老板着一张脸干嘛,多笑笑多好看呀!”

田小丫心情好,心虽不愿与他一般计较,嘴上却不依不饶:“你要是平时不这么招人讨厌,我也会给你多点笑脸的。”

“你真是伶牙俐齿,语不惊人死不休,不过这点还蛮讨人喜欢的。”

田小丫翻了个小白眼,打趣他:“你是喜欢受虐么?”

“当然是要看对象是谁了。”

不管是他有意或者无心,田小丫不想再将话题说下去,她不知自己在逃避什么,若是没有过去发生的争执与偏见,若是没有杨秉睿曾对林欣嘉的执着,这一刻无论如何均是美好的!但现实不是这样,田小丫实在想不明白,为何无缘无故她和杨秉睿会走到这一步?

是因为他无所事事,还是轻信了谣言?或是为了寻找另一份寄托?偏偏为何会是她田小丫?

“田小丫,你在想什么?”

“想我们待会去吃什么。”

“吃面咯,上次我们不是有去吃过的那家店么?”

“估计不行,店主都回老家,再说了,我和你从没有一起去吃过,那次只是碰巧。”

“哈哈,那次我可被你气得不行呢,想不到这辈子还能碰到一个将我气得不行的丫头,所以从那时候起我就深深记得你了。”

“是狠狠记得我吧。”

“也算,我可记得你说我是一块破烂石头。”

“形容很到位嘛。”

她话刚落,头上便轻轻挨上他一记,多少显得暧昧不清,恋人未满。

他小声斥责她:“以后不准说我坏话,这次算小小警告咯。”

田小丫从未与男生过分亲密,仅这么个暧昧动作,却让她的小脸毫无来由得刷红,幸亏他个子高过她许多,也看不到她脸上的红晕。小丫暗暗松口气,更没想到他下一个动作竟是揽住她整个肩,用力将她往边上拽,整个人就差拽入他怀中。

她还未回过神来,后边一辆三轮车从她耳边呼啸过去,这踩车的人定是当自己驾着一匹骏马冲锋战场前线。

杨秉睿嘴里可不消停,冲着那背影喊:“这什么人,胡同又不是你家开的,赶着去投胎呀。”

田小丫从尴尬的气氛中缓冲过来,轻轻推开他,用言语使自己平静:“没呢,他可能是去冲锋战场杀敌,一看就是以一敌百的气势。”

“你说的是情敌吧。”

在这一点上,他们两个还是相对有默契的。徐毅冉曾经也说过他们,若是小丫和杨秉睿在一起的话肯定不会无聊,两人都爱斗小嘴,你一言我一语的,总是有说不完的废话和吵不完嘴。

若是作为情侣的话,大概只会显得不够情趣,缺少激情吧。这是田小丫此刻刚冒出来的念想,她完全不敢想象自己竟会想到这方面来,她和杨秉睿,压根是完全不可能的两个人呐。

最后他们没有找到什么可进餐的店,于是找到一家KFC随便凑合。

下午田小丫去画室时问他要不要一起,杨秉睿摇摇头说准备回去。

田小丫虽有些失落,但不愿表现在脸面上,等送田小丫画室,杨秉睿又钻回网吧。

一个下午,田小丫也没多少心思画画,而老师也没再来,看来这传统大过节的日子,没人再愿意往外赶。所以事后一想到杨秉睿能出来与她共餐,已让她无比感动,但感动归感动,她不想让杨秉睿知道。

本是平淡又安宁的一天,却因为杨秉睿的出现,这一天竟变得不平凡来。

夜色尚晚,这快到过春节,北京城已落得有些空荡荡。田小丫比以往要回去的早,她想至少人家过节,她也要过个好日子能早点休息。

她走出画室时,一个身影晾在暗处晃悠,多少惊吓住田小丫,她壮了壮胆喊了声:“谁?”

“我,是,田,小,丫!”杨秉睿这小子果真是神出鬼没。

“你在这干嘛?你是没走还是又来了?”

说完杨秉睿三五步跨上楼,倚在田小丫一侧学撒娇:“人家一个人害怕嘛,你陪我回去。”

“你是不是没回去?”田小丫秉着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如果他再不说,她肯定甩脸走人。

杨秉睿假装叹口气:“是呀,没走呢,刚想上来看看,还好来得及时,要不然你走了我怎么办?”

“你不用回去过年么?今晚可是二十九?”

“不用呀,我陪你一起过。”

“为什么?你爸妈不会找你回去?”

“他们,他们不在国内,不用担心会来打扰我们哦。”他真是没心没肺,什么事都被说得清淡无畏。

田小丫不想了解人家的家事,于是只得耐着性子与他解释:“就算你父母不在身边,你也可以和亲人朋友一起过节的,这大过年的,你一个人跑出来真不大好。”

“你还真是会说教,我说来陪你就陪你呀,你不也算是我朋友吗?”

好一会,田小丫忍不住小声问:“你是同情我一个人过?”

若是这样,她宁可一个人潇潇洒洒地大吃大喝一顿,然后饱饱睡到自然醒,她才不需要别人装圣人来同情她的遭遇。她的世界,一个人也会过得很好。

空气中寂静了好一会儿,本以为他会大大咧咧装无辜躲过这场尴尬气氛。

却不想过了好一阵子,他才缓缓开口说:“我是因为喜欢你,想陪着你。”

什么时候的事呢,杨秉睿想不起具体时间,只是一到画室,一看到田小丫这个人还存在,他就异常想与她多说说话,即使拌拌嘴也好。

她又在什么地方吸引着他呢?他更是想不明白,若是说每个人出现在你的生命中总有原因,那他就当田小丫出现的原因是他们前世修到的缘分。

田小丫当然不会有这种念想,再说这当面说出来的情话多少让她有些害羞,虽是脸上容易涨红,又因为夜色深,她暗暗侥幸不会被他看见,若是看到,日后定会被他拿出来挖苦取笑。

他说的喜欢,未必是认真,也未必是真正意识上的男女间的喜欢,若是田小丫不小心踩进这个局,他定会找准任何一次机会拿出她的当真来冷嘲热讽她。

这样想着,田小丫竟是无动于衷。

她的冷情,多少是他不懂得的不自信。

两人一路沉默走到公交站前,却没任何多余的人在等车,田小丫鼓起十二分勇气,面朝杨秉睿正要说话时,他忽然迅速低头将嘴唇贴上她的脸颊,田小丫瞪大眼,话堵在喉咙处,整个人更似神智未清。

他有些心花怒放,没见田小丫躲开,认为她是心底接受的,语气自然轻快许多:“我送你回去好不好?”

田小丫仰起脖颈,一脸受到惊吓的模样,两眼又瞪得滚圆,虽看不出怒火,但实在瞪得他上下难安。

良久,她终于说出:“杨秉睿,我觉得你特别爱缠人。”

杨秉睿疑惑不解:“可我没缠你,我是担心你一个人。”

田小丫本来在男女之情上显生涩,被他一说,反而认为有些道理,方才闭嘴不愿多说。一会她又觉得不对劲,又被杨秉睿抢先:“我知道你肯定认为我是个随便的人,以前我会缠着林欣嘉,所以你认为我现在是不是又换了个对象缠着你对不对?”

他语气有些低沉,大概是心情随之低落。

本来就是这样,难道不是这样么?田小丫心中虽这么想,但不愿说出来伤他自尊,她望向公交车驶来的方向,嘟囔道:“怎么车这么慢呀?”

杨秉睿知道她在躲避话题,于是也聪明跟着转移:“哎呀,师傅肯定都请假回去啦,大过年的一个人开着公交车又没人坐多寂寞呀。”

“我不是人么?”莫小言指着自己,再说,她分明看到一群人在街上晃荡,难道他们都是飞着回家的?

“不能因为你一个人要坐车就得让师傅连夜加班呀你说对不对?”

田小丫没好气哼道:“那你这种人不也是到处晃荡么?”

“我呀,我有不坐公交车,待会我打车回。”

“那的士师傅不也要为你一个人连夜赶路来去?你真够黑心的。”

杨秉睿耸耸肩,一个人傻乐呵:“田小丫,你太好玩了。”

天下其实不缺好玩的人,只是缺少一个发现好玩的人,田小丫觉着自己这种无趣的人,大概只有在杨秉睿眼里才是好玩。她偷偷叹口气,不知心中是忧是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