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一纸渐暖少年梦

全力以赴

一纸渐暖少年梦 小姽 3400 2015-09-13 12:44:03

  说来奇怪,那本是平淡无奇的一天,却不想在田小丫往后的时光中,常常会梦见这一段,她记不清太详细的情节,只有模糊记得那日夜晚她随一个英俊的少年在人潮中走完一段又一段路程,整段路大概是他说的多,她笑的多,霓虹灯火似冬日阳光般温和。

也从那日起,田小丫突然觉得北京令人亲切,即充满着诱惑与明媚,让她产生了留在这儿的念头。

是不是因为这个男孩,田小丫不敢确定。

第二日清晨,田小丫如同往日早早去画室,人几乎都来齐,偏偏少了杨秉睿的出现。田小丫并未多想,这个杨秉睿嫌天冷晚点到并未出奇,画室的老师也是懒得批评他的。

却不想过了一天,他人并未再出现。

田小丫不知他出了什么事,即便想了解情况却无人可问,而且,她没有他的任何联系方式。若不是昨晚他陪她逛了一个晚上,田小丫是根本不会在乎他有没有来的。

这一天,田小丫明显有些失落。

冉冉比任何时候都要精神抖擞,她见田小丫失魂落魄了一天,以为小丫是昨日一个人过得太凄凉,于是邀请小丫去吃西餐并作为没陪她过新年的致歉礼。

田小丫本想将昨夜的事隐瞒,一想冉冉待她如此真诚,于是敞开心扉将杨秉睿陪她逛街的事与冉冉在饭桌上一说,冉冉睁大瞳孔张大着嘴,像听到天外来客一样惊奇。

“你,你确定你不是做梦?”

田小丫苦笑:“我就算是做梦,梦到的对象也不会是他呀。”

冉冉脑子在这方面转得快,若有所思道:“但是他今天没来呢?”

“是呀,我也奇怪,你说是不是因为昨晚陪我逛街然后着凉生病了?”

“好歹一个大男人,会这么弱嘛,你看你一个南方妹子都没事,他还经不住这点小风不成?”

田小丫耸耸肩,无奈道:“希望不是因为不想再见我,或许是我自作多情,人家不过是不想来而已。”

冉冉嘿嘿一笑,眉眼狡黠:“不会吧,田小丫你想他啦?”

“呸,闭上你的臭嘴,我只是感激他昨晚陪我压马路而已。”

“嗯,他应该也是无聊的很,不过他为何要陪你呢?你想想,或许他昨下午去画室就知道你肯定会留在画室的,哼哼,田小丫,事情可不是这么简单哦。”冉冉停了会,又故意拖长音,“不会是他真对你产生了兴趣,在家反省纠结吧。”

田小丫瘪瘪嘴,嘴角苦涩:“冉冉,这事你可千万别给我八卦出去,算我拜托你,你随便动动脑筋也好,我和杨秉睿那种人,根本不会有任何交集的,完全是两条平行线上的人。”

“怎么可能,你们这多有缘呀,不是已经有交集了么?两个平行线上的人是根本见不着面的。”

“我说的是性格,行了吧。”

沉默一阵后,田小丫本想将话题转移,冉冉却不依不饶:“其实杨秉睿这个人也不是特别差劲,你想他的家境肯定不差吧,若是田小丫你往后考上北京的学校,我倒认为你完全可以考虑现在抓住他哦。”

“我为何要考虑这么远?留不留北京是不一定的事,再说就算以后考上这边学校,毕业后也未必会留在这里。”

“你不喜欢北京么?感觉很多外地人都想挤进北京。”

田小丫噗嗤一声:“你不也是不想留北京么,不是决定考家乡的学校吗?”

“我那是自知之明没有这个实力,我也不像你这么拼命三郎,哎,想想未来都是凄凉,不说也罢。”

田小丫忍不住取笑她:“亏你还说的出口,有事没事总爱聊一些情情爱爱的,又爱八卦人家的破事,这个时候我们只要努力学习就行,哪有时间去谈情说爱。”

“可是谈情说爱是根本控制不住的嘛,哈哈。”

当天后,杨秉睿有一段时间没再来画室。田小丫当时还会有些担心他,莫名牵挂他,却随着紧张的学习与考核,她完全忘记杨秉睿存在过的时光。

每个人都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显然交谈的不是画技就是理想中的学校,田小丫从不做好计划,她不知道该考哪所院校,不知道适合往什么专业发展,她有时觉得什么都可以,有时又觉得没有任何一样擅长。

有些地区的高校考试来得较早,好多同学都飞来飞去各地考试,考完后又聚集在画室谈论各地方艺考的区别。田小丫没想过要考别的地方,或许说她根本不懂在美术这行还有别的院校选择,她以为只要回老家参加一次联考,至于其他学校她准备全部选择北京的高校试试。

她的父母远在南方偏远小镇上,对于美术高考这事更是一窍不通,所以田小丫所有选择动向只能随着画室大流走。

画室的同学大都蠢蠢欲动时,只田小丫一人是不动声色的,她努力又刻苦,在最后几次作品评比中,有几幅作品深深得到各位老师的肯定。然而这些来的突然,仿佛是因为大多数同学没有用心才令她有了突破,田小丫领略不到任何喜悦感。

接近年关的时候,北京有几所高校已经开始报名,为了时间上不冲突,大多数同学都把好坏学校分开选择,基本上是不好的学校放在前头,好学校放后头,高校太多,总有冲突,虽然大家都想进好学校,却还是会挑一些相对差的垫底,总之一句话,考上哪所算哪所。

冉冉和所有人都不一样,她几乎是没有挑任何一所重本以上的高校以及艺校,她说自己学美术只是为了能考上学校,不是为了选择学校。

田小丫也做足一些充分打算,她了解到王瑜和郑芬芬这类优秀学生会选择美院艺校类别,即便是普通高校也都是211、985之流,她本想尝试一些,并非说她是抱着概率想与王瑜考入同一所高校,年轻的心总是雀跃的,她似乎不想从今往后被列入平凡之辈。

但这个想法刚刚与冉冉交流后,却连连被冉冉否决:“小丫,不是我要打击你,我觉得咱实际点,把目标定到符合自己的标准就行,至于什么美院、211、985,我们可别因为考这些而耽误力能所及的学校,所以呢,我们要抓紧报名多考二本类普通高校,别浪费时间了,考上哪所算哪所。”

冉冉也是一直将“将考上哪所算哪所”挂在嘴边,但人家的哪所是各大美院、有名的艺校、211、985,冉冉的哪所是除开这些优良品牌,其余的管它什么野鸡大学都行。

但她算有点骨气,坚决发誓不读三流专科。

一月中旬后,田小丫几乎就从着徐毅冉一路奔波在北京各大211、985之外的普通高校间报名,她报了三所学校,徐毅冉一口气就报了十所,说考完这些后她还要去外地报考一些,这股精神令田小丫感动。

看来徐毅冉现在是坚决不抱着复读的心态在学美术在报名在考试。

田小丫也从不报复读的心态,并非她有多少自信,只是她明白复读后未必能考到更好,或许画技会提高,但她在意的是若再复读肯定会再来北京学美术,那这些学美术的钱从哪来呢?

为此,她从了徐毅冉的心,打算一心一意往二等高校考,实在不行她还有一条路回去参加联考,联考过了重本线的话至少省内高校她都可以任意挑选。

而这个几率,其实也不是特别大。

徐毅冉虽然有些疯狂,但做法也是谨慎可取的,她自知之明,甘愿平凡,却令人觉得可爱。田小丫的心没这么大,但欲望与野心也不够,许多事到了她这里就全部变成茫然,再到盲从,她真是一点主意儿也没有。

大概这元月的后半个月中,田小丫与徐毅冉一直在奔波,晚上回来她们会回画室画画,却很少见到王瑜和郑芬芬等人,更别说是杨秉睿。

后来才知,王瑜已报考外地的几大美院,有些地方报名较早,他人刚一闪,郑芬芬竟也跟着去了,这种爱恋的精神真是令人可嘉。

冉冉秉着八卦精神四处打听,回来后将惊人发现告知田小丫:“我一直以为王瑜是北京人呢,你说他一个北京人往外地考干嘛,没想到呀没想到,他老家可是江浙一带的,估计家里老有钱了,听人说他是准备全国八大美院都要考一遍,这报名考试可都是飞机来飞机去呢。”

他不是北京人?他要考去别的地方,那林欣嘉呢?田小丫脑子里刚冒出这个念想,怎料冉冉与她的思维真在一个路子上。

冉冉一面做着浮夸的演技,一面感慨:“看来林大美人和王大帅哥从此后要天各一方了,原来这真是一个注定悲剧的早恋爱情故事。”

田小丫却不知怎的为他们感到一些惋惜,毕竟她清楚这两个倔强的人心中其实都有着对方,但他们优秀骄傲,谁也不愿为谁低下高傲的头颅。

她莫名愁绪中叹口气道:“如果王瑜邀请林欣嘉考取同一所学校的话。再说了,林欣嘉就算只考北京的学校,若是与王瑜相约一起,那他们以后在一起的机会也多。”

冉冉瘪瘪嘴,大有感悟的说:“哼,我可不这样认为,你当这是言情恋爱小说呢,这可是关系到高考和未来的人生呢,谁会为了一个单纯的喜欢放弃自己最中意的高校。在现实面前,一切都是残忍的。”

她说得简直是亲身经历一般,田小丫听得莫名有趣,打趣道:“那人家有实力又有感情,完全不像我们这种苦逼的,才是现实的残忍呢。”

话刚落口,徐毅冉张大嘴浮夸地哈哈大笑两声,然后自嘲:“说的也是,要是这两情相悦的事发生在你我身上,还真是不好实现呢,哈哈。”

画室内就田小丫与冉冉两人,一阵面面相觑后又忍不住相互取笑狂笑,在狂笑中,画室大门被人无情推开,呼啦啦的像突然带入一股冷风,整个空间立即冰冻起来。

田小丫和冉冉望过去,大眼瞪小眼,就差不把两眼珠子给瞪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