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一纸渐暖少年梦

奇怪的氛围

一纸渐暖少年梦 小姽 2578 2015-09-16 12:57:09

  杨秉睿若无其事走进画室,他见无人讲话,气氛尴尬,于是假装咳嗽两声。

正要说话时,徐毅冉一副大彻大悟的样子:“田小丫,今天太阳从哪边下山的?”

田小丫看看时间,才八点不到,虽然奇怪,她还是精神抖擞回答冉冉的话:“不是很清楚哦,今天有没有出太阳我都不清楚。”

杨秉睿干笑两声,道:“一点都不好笑,你们之前那么开心的大笑,是不是有什么好笑的事?讲给我听听,让我也笑笑。”

田小丫暗想,那些话不会是被他全部盗听了吧,方才的声音是真没控制住,完全不敢想象这个点会有人来画室,而且是大半个月没见影的人。

田小丫发呆中,徐毅冉自然不会胡说八道,她瞥了眼杨秉睿,笑呵呵两声:“我们哪会有什么好笑的事,就是讲个无聊的段子笑笑而已。”

“可我分明听到什么现实呀,残忍呀。”

完了,田小丫立即想,若是杨秉睿听到她说王瑜和林欣嘉的事定会不高兴的,不高兴无所谓,只怕他还会迁怒于她和冉冉。

至少在田小丫嘴里,林欣嘉和王瑜是相配的一对儿。她可完全没有考虑到杨秉睿的出现和作用,在那两个匹配的人之间,杨秉睿真是相当多余的一戏码。

田小丫还未用眼示意到冉冉,冉冉早已性急口快:“没说你什么,只是聊了下王瑜的事,听说他要考到外地去呢!”

看来徐毅冉这时真是恨不得兴风作浪一把,反正她现在无聊得很,唯恐天下不乱。

杨秉睿脸上并未多少可见的情绪,好一会才说:“这破事和我没关系,还是讲个段子听吧。”

徐毅冉嘿嘿笑两声:“但是你知道吗?林欣嘉也许会和他约定一起考到外地的高校去呢?他们两个其实真的挺般配的。”

这徐毅冉,田小丫无奈翻翻白眼,此刻假装不听他们两个的交谈,继续画自己的画。

忽然,背后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田小丫,你打算考去哪儿?”

田小丫只感觉右手经不住微微颤抖,她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波动,最终还是握不住手心的笔,咔擦一声,铅笔芯断的很干脆。

徐毅冉发出微小的“哇喔”拖长音,生怕一不小心弄出大声响会打破这暧昧的氛围。她保持安静后,侧耳倾听,仿佛就能听到田小丫的小心脏‘扑哧扑哧’地活蹦乱跳。

田小丫半晌没回答,杨秉睿似乎意识到一些不妥,容不得田小丫回答竟抢先道:“没什么,我只是随便问问,其实考到北京也挺好的,毕竟这里你还算熟悉吧。”

田小丫忽的埋下头,低声说:“考到这里的机会很少,我想考去外地一些一般的学校,但又不知道具体的报名时间,而且跑来跑去又麻烦,所以我想不如把这些时间抓紧画画。”

杨秉睿哦了一声,装作若无其事坐下,无聊中打量画室四周。

徐毅冉假装关切问他:“你打算怎么着呢?看你要画画下去实在是麻烦呀,根本来不及了吧?别跟我说你是天才。”

杨秉睿瞥了她一眼道:“我正常参加考试,去年我只是没机会参加考试,并非我考不上。”

“哦,也对,你是北京户口嘛,考学肯定比我们外地的容易的多,随便两三百分进一所二流学校也不成问题,哪像我们用命在拼。”

杨秉睿此刻却非常认真回她:“每个地方有每个地方的难处,你不要说得这么轻松,再说我干嘛要进二流学校去,别把我说的这么没志气行不。”

徐毅冉不怀好意笑着:“你怎么不追随你的林大美人去了?她可是非美院不读的吧?”

田小丫在这一刻竟不知为何全身细胞经不住紧绷着,她何尝不想像徐毅冉这般轻松高调地同他开玩笑,她更希望,他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她还是能像从前一样,权当是个屁。

杨秉睿注意到田小丫这方,他没有立即回答冉冉的话,反走到田小丫背后,看了她的画良久才说:“你进步真的挺大的。”

他声音比平常要微小柔和不少,若不是仔细辨别,怕很难关注到这些细节。田小丫的心微微颤着,眼前一片模糊,这是前所未有的感动,她想不到竟是因为关乎这个男生的和平对待,恐怕当时的任何人也不敢相信他们两个能像正常人类一样交谈吧。

她理智的收稳自己的情绪,仰起头看向他,微微一笑:“谢谢你夸赞。”

她说完,他竟然用一张大手盖在她的头顶上,不轻不重,温度刚好。

“你要加油,田小丫。”

他似乎话没说完,下半句是什么,恐怕无人清楚。唯独杨秉睿心知肚明,那句没开口的话不知以后还有无机会再说,他不知自己为何不说出口,也不知为何会有这说不出口的寂寞与悲伤,这些青春期的小情绪,竟惹得他满身发燥。

田小丫默默接受他给予的温暖和动力,她出乎意料没有将这只大手打下去,在一旁看着微微发怅的徐毅冉也能感觉到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无限美好,两人相互间多少有些好感,却谁也不愿将事情说破,真是令人心碎。

杨秉睿走后,田小丫才安下心来画画,她想从今往后杨秉睿估计不会再来,这一夜发生的事,就像他在同她道别。

徐毅冉不再充满兴致地追问田小丫的感想,其实事情她都能想到,这两个人在一起的可能性,几乎太少太少。若是将事情追破,那扎在田小丫心里的隐痛肯定会更深更难受,她现在需要的大概只有安心画画,安心考学,所以杨秉睿才会选择离开画室吧。

没想到杨秉睿会是如此心细之人,当时他百般刁难林欣嘉,满口说爱她爱到要死要活,如今在对待田小丫这份感情上他竟会理智冷静,若是让他亲口说出究竟对待谁的感情最真实,恐怕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徐毅冉饶有兴致的分析完他与田小丫在互不顺眼后又滋生暧昧的情感,恐怕这份情感两人都难以理解与接受,所以趁其没繁衍扩大,立即切断也不晚。

再说田小丫根本没亲口承认这份特殊的情感是不是因为喜欢,大概在平凡又蠢蠢欲动的青春期,只要有这么个异性的存在,任何人心里多少都会将他刻印下来。

回去的路上,徐毅冉坚决闭口不谈论杨秉睿的事情,她想从今往后都不会再说,就让这个人在田小丫的心里烂去吧。

可惜一段路快结束后,田小丫突然问徐毅冉:“你说,杨秉睿对我的产生的情感是不是觉得微不足道或者会令他难堪,所以他才决定隐藏在心。”

冉冉用不解的眼神看向田小丫,想不到她想到的更深更远,更令人心痛。

“怎么会。”

她漫不经心的回答,好一会,她问回田小丫,“那么,你呢?你有没有喜欢上他?”

“我不知道,或许有点好感,但从前的不快乐更多。”

“所以,我想问题就在于这里吧,你不要多想,我想真正的爱情是需要时间酝酿的,你好好考试,未来还很长呢,是不是?”

“大概吧,年少无知的爱恋,总有一天会随风飘渺。”

冉冉不忍心看田小丫难过,于是逗她:“你们的不无知,好歹当时双方都恨对方到骨子里,又不是一见钟情作死到喜欢呀爱呀什么海枯石烂永垂不朽呀,你们这种感情才不无知。”

“说的我心里更难受,你说我怎么就会对那种家伙产生好感?是因为他时常阴魂不散么?”

“是因为他敢刺伤你心底最脆弱的弦,而你,与他类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