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一纸渐暖少年梦

令人刮目相看

一纸渐暖少年梦 小姽 2927 2015-09-11 13:04:02

  有人突然转换了性子,就似晴天霹雳让人震惊,震惊过后权当是做午餐后的笑谈点心。

徐毅冉当然是最好这口。

每每吃完一餐饭后,徐毅冉总要将此话题拿出来说,若是一天两天也就消了罢了,可这事已足足坚持了一个星期。

杨秉睿真的像变了个人,他的努力勤奋像是田小丫突然附身在他身上,这话当然是徐毅冉没心没肺形容出来的。

田小丫一脸苦意哪笑得出来。但即便冉冉问田小丫他为何会变成这样是不是受到谁的打击时,田小丫总是闭口不谈的。

杨秉睿努力归努力,但基础太差,所以一般总是垫底的。这事本与田小丫无关的,可几日画完并排名发现他消沉时不免会同情他,毕竟当时说了难听的话也是她,不知他是不是因为那些话而改了性子的。但从那日后,田小丫再未与他说过任何话。

田小丫当然不会真产生这种念想,她的话若是能如此激励一个人,那她学美术可真是委屈了语言天赋,还不如好好学文化课进个师范学院当个说教的学者去。

说来更令众人奇怪的是,杨秉睿不仅一心学画,而且再也不主动找林欣嘉各种死皮赖脸,刚开始林欣嘉以为他定是坚持不了两三天,没想到一坚持下来果真是一个多星期,实属奇迹。众人纷纷猜测,认为他不是受了刺激,肯定是心中另有所属。

徐毅冉将众人的八卦聊天穿在田小丫耳里时,顺便问了句:“小丫,你认为杨公子心有所属的人会是谁?他这种没大脑的人,大概只会看长相吧。”

田小丫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作品中,待抽出空来,她才不经大脑说道:“难不成他看上的是王瑜?本要和他竞个高下,却不知心思完全放在了他身上?”

“哈哈,小丫,你太搞笑了。”徐毅冉声音过大,一会便引来大伙的注目。

田小丫立即做了个嘘的声音,趁无人再注意她们,才悄声对冉冉说:“杨秉睿知道李利悦喜欢他了。”

冉冉一脸兴奋:“你告诉他的?”

“我哪会有这么无聊,是李利悦自己说出口的。”

“啊?没想到她胆儿还挺大,不过说实话我不信杨公子会喜欢她,她长得真的太普通了,而且性格也很奇怪。”

“我的意思不是说杨公子喜欢的人是她,我是想说杨秉睿知道有人暗暗喜欢他,大概也想装模作样让自己在女孩心中高大帅气点。”

“对,像杨公子这种男生就喜欢在喜欢自己的人面前装帅,可傻缺了,以前我班的班草也这样,越是知道那人喜欢他就越喜欢在那人面前耍,蠢死了,哈哈。”

然而杨秉睿为何会突然转变,田小丫想不明白,大概他那种人便是一天一个德行,普通人是估摸不出来的。

杨秉睿与林欣嘉不再纠缠,林欣嘉与王瑜竟也隔了些距离。不知是郑芬芬在其中作怪,还是王瑜主动退让了几步?总而言之,林欣嘉又回到一个人独来独往的姿态,她原本就适合这种风格,所以并未有多少人替她惋惜。

相反,幸灾乐祸的人是一堆。徐毅冉是其中之一,田小丫也说不出为什么,心里多少是平衡了些,她始终是羡慕过林欣嘉的,这份羡慕里多少掺和着些嫉妒心,又被她使劲压制。而今,她唯独有产生的想法是,超过林欣嘉的绘画水平,她不愿各方面都要低人一等。

想法一冒出来时,田小丫全身打了个冷颤。

她当然认为自己是鸡蛋往石头上碰,完全是自不量力。

‘能确定目标当然是好的,但也要符合实际国情才行’,这一直是徐毅冉话不离口的座右铭。若是田小丫将目标往下降一级,确定在郑芬芬身上,徐毅冉定然是不会嘲笑她的,偏偏她一日无聊与徐毅冉说了心理话,连连几日就被徐毅冉打击:“丫,别白费功夫了,给自己这么大压力何必呢?我也不是不相信你超越不了她,但毕竟需要时间呐,你说这离美术高考就两个来月了,你就算眼下拼了命,能行么?”

还有,她为何偏偏要和林欣嘉过不去?

是因为羡慕?嫉妒?是因为王瑜?还是别的念头要与她争个高下?

她不愿给自己更多压力,可每次看到排名与林欣嘉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时,她心中是多么不快,所谓进步又能证明什么?等到了正式美术高考,她与林欣嘉之间隔得可不就是这么几个人,或许还是几千人上万人,她真的能追上么?即便是她目前已经掌握了些许技巧,当画画纯粹成了熟能生巧,她真还有希望么?

与往常一样,每天晚上留下的人还是王瑜、郑芬芬、田小丫、徐毅冉外加杨秉睿、李利悦,林欣嘉偶尔也会来,后来见杨秉睿真没打算与她正面接触,她便再也不出现了。

杨秉睿宁可与李利悦交流画技,也不愿与林欣嘉多缠一会。

他的技能虽然单一又无聊,却好歹给了林欣嘉一些难堪,徐毅冉分析,林欣嘉或许习惯了杨秉睿对她百般讨好献尽殷勤,而今王瑜冷落了她,连杨秉睿也对她爱理不理的,所以实在与这些人呆不下去。

田小丫不以为然,她断定林欣嘉是厌倦了风波,若是她想挑起事又何必在意这一会?

杨秉睿再装下去,能装的了一辈子不成?他无非做做样子,等待林欣嘉对他刮目相看呢!若是林欣嘉完全无视他,就不知道他会是怎样的态度在这里呆下去了?

所以,林欣嘉可能是希望杨秉睿离开的。

她之前或许并非真喜欢王瑜,但现在她偶尔会不经意间瞥到王瑜那方,即便一开始她是做戏,再到与王瑜相拥激吻。但凭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能无缘无故与一个男生激吻到没有产生半点感情?只怕在与王瑜拥吻的那刻起,她就已经真正动了感情。

动了感情的林欣嘉当然不会再主动出击,她似乎是在等候什么,又像是逃避什么,偏偏王瑜与杨秉睿的那一番争执后使王瑜渐渐疏远了她。她当时没有出面,大概是装了样子想告诉王瑜她对他无感情,一切不过是挑衅他和杨秉睿罢,其实,她是在逃避自己对王瑜的感情。至于等候的,她更希望王瑜能无所畏惧杨秉睿的挑衅,直接吐露出心声,他是喜欢林欣嘉的。

然而,王瑜没有。

杨秉睿越表现的努力,王瑜当然更不会去惹上林欣嘉。他一方面考虑自己的前程,一方面,他尽量克制对林欣嘉的感情。

除了杨秉睿真的活出着得意的自我,许多人都在压制着自己,没有一人会比田小丫轻松。

又过一些时日,明明杨秉睿是真心在克制自己的无耻,好好加入了勤奋努力的一方,偏偏有多事之人将乱言乱语传了出来。

徐毅冉悄悄在田小丫耳边八卦时,又支支吾吾半晌说不出个什么来。

田小丫终于等不住了,问她:“你吃错什么药了,往日要是有屁事你总是不管我要不要听都会向我乱说一通。”

“今天这个八卦,我觉得说给你听不大好,免得你说我太八卦。”

“我早就知道你非常八卦的。”

“可是,是关于你和杨公子的。”

“什么事?”田小丫想,“我和杨秉睿还能发生什么事?自打上次说了些难听的话后,杨秉睿也甚少主动找我说事,当然更加不会特意有事没事针对我。这完全是自然现象,了解他杨公子的秉性脾气比了解一只动物还容易。”

虽是这般想,她还是经不住想知道究竟是谁传出了些什么狗血剧情来。

“你说,无论什么事我都不会怪你瞎传的,权当了(liao)了我好奇心重。”

“那我说啦,你别生我气。”

“说。”

冉冉放下手中铅笔,拿出一本素描装模作样看了两下,好一会才说:“上次不是有人说杨公子心中另有所属么,没想到被人传出来的人是你哦。”

“嗯?”田小丫翻了个小白眼,撇嘴冷笑:“那还不如说是李利悦。”

“对呀,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事后一想呢,觉得总有些可能。”

“你再说可能小心我喷你一脸颜料哈。”

“好啦好啦,不拿你开玩笑啦,话是别人传的,不过杨秉睿这小子若是真喜欢你,那你可就惨了。”

田小丫并未多苦恼,她仅仅转念一想“不知杨秉睿有没有听到这破事”。

这真是一件‘破事’,对于一些成天只在画室宿舍和餐厅流动的应届美术生而言,实在没有任何一件有趣的事,所有事全是‘破事’,当然也只有这些‘破事’可以用来打破沉闷苦恼的日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