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一纸渐暖少年梦

两面夹击的敌人

一纸渐暖少年梦 小姽 4229 2015-09-09 12:02:02

  王瑜与林欣嘉的关系越不明媚,郑芬芬便越大方主动亲近王瑜,无论流言传出来真否,她纷纷将双耳屏蔽掉,也未再向王瑜证实过这个问题。

许多事大家全心知肚明,譬如流言有一半的真实,譬如王瑜知道郑芬芬喜欢他,譬如许多人之间的暗恋单相思,相互之间不说破大概也只是为了能顺利度过最紧迫的时期。

艺考生的高考,可非同普通高考生,他们看似文化分数线上减少不少,却要经历无数道关卡。比如北京的各大艺术院校及普通高校都是单独招考美术生的,所以于美术生而言,想考哪所学校只能一一去报考,大多数院校招生会将时间错开,大多是春节前后一两个月的时间。一般的考生只是为了能升学,几乎各大院校都会去报考,因为并不确定哪所能考上,即使是高手间对决,也会谨防万一报考多家,好的与稍次的,总要给自己留个余地。

这离过年眼看就一个多月,年后的院校招考会如雨后春笋滋生不断,人人全身绷紧等候上战场,就是再多伟大的感情与爱恋,到这个时候都应该扼制下去,何况于美术生而言,两个人想考上同一所院校难度较大,毕竟招生的人数均是有限,若是往后都不能在一起,谁知道在新的环境里,大家各自会遇到什么样的人,与什么样的人发生新的情感。

均是说不清楚的事,所以在许多事未明确确定的时候,几乎没人敢轻易去表达的感情,包括王瑜和林欣嘉也是。

偏偏人人谨慎细微的心思,杨秉睿最不理解,还最看不起。

忐忑的一天接近尾声,下午的课林欣嘉并没来,杨秉睿与往日一样,总以为能等到她的到来。

有时田小丫望到他灵魂出窍的侧影,竟会流露出一些同情,在她意识中,杨秉睿大抵就是无心无肺的窝囊废,若不是有好的出生,若是活在她生活过的小镇上,无非就是个二流子。可惜有些人偏偏不懂珍惜,愿意将青春荒废在漫无边际的等候中。

但他的这份心情,田小丫又有种无可奈何的理解。

所以,她觉着自己没法真的去轻视他。

晚自习时,冉冉因为父母过来所以先回去了,画室只剩下杨秉睿圆眼镜女孩,王瑜和郑芬芬,以及田小丫。

这个情形看上去有点不大妙。

令人奇怪的是,杨秉睿和李利悦有些亲近,特意几次向她指点作品,李利悦更是耐心教导他,两人融洽到俨然一副师生关系。

田小丫一直认为以杨秉睿这种嚣张到不可一世的人不可能会主动与圆眼镜女孩亲近,所以定是女孩主动亲近他,若是他晓得女孩暗恋他,他还会这般谦虚礼貌么?当然也会有例外,他可能只是不喜欢田小丫罢了,圆眼镜女孩虽然相貌平平不大起眼,好歹她画得画是上流的水平。杨秉睿再蠢,肯定好坏还是分的,当然更分得清自己需要与什么人为伍。

除开田小丫注意到杨秉睿,王瑜和郑芬芬当然也好奇杨秉睿的行径。

他看似突然开了窍,请来高手指点一二,更是像模像样地开始临摹一些素描头像,一下子让人刮目相看,莫非是真受到某些刺激?

郑芬芬低头与王瑜窃窃私语:“他莫非是想开了,认为自己根本不够实力去追人家,看来准备发挥图强重新开始不成?”

王瑜并不想关心别人的事,即便是所谓看上去的情敌:“他要是能这样才好。”

郑芬芬稍稍一愣,装不经意笑:“你还挺开明,难道就不怕他真的抢走林欣嘉?”

“能被抢走的,何必要勉强去得到?”

郑芬芬更不清楚王瑜的心思,他究竟是在意?还是并不介意?而他和林欣嘉又究竟是什么情况?或许王瑜的这些话,仅仅是说给她听得?郑芬芬有些惘然了,她想问清楚,又迟迟不愿开口。当下这关键时期,她就算捅破这道隔膜,又能作何?高考后若是运气不好,两人分道扬镳,就算她郑芬芬愿意随他去任何一个地方,但是他会不会愿意?

只怕会给他徒增压力罢。

她想得发闷,四处瞅瞅,突然发现圆眼镜女孩一脸幸福洋溢出的小表情,女孩的心思再细腻,显然是瞒不过另一个单相思中的人。她一眼就看破了圆眼镜女孩的深处秘密,实际上女孩隐藏的并不深,明眼人愿意观察都看得清。

郑芬芬有些同情起李利悦,至少在她心里,杨秉睿这种性格完全不可能会喜欢这种类型的女生,李利悦长相平凡,身板像小学生,性格没特点,看似内向过度。偏偏这种人怎么会喜欢杨秉睿这种类型的,实在有意思。

她看完杨秉睿这方,又看向田小丫。

田小丫一个人在画板前临摹素描头像,她一个晚上临摹的还真算多。说实话,郑芬芬是承认田小丫的进步,并且认定她在临摹方面比许多人都强很多,即便她自己画出来的作品总是有些差距,而且她努力勤奋,平时虽不够起眼,但这几次发生的事件,却让人感觉到这个看似柔弱的南方女孩还真不能小窥。

上次的一次速写排名她竟冲到了前五名,令老师和所有同学都大吃一惊,这全是她努力应得的结果,郑芬芬虽不喜欢她,暗地里却是敬佩过她的。

田小丫即便是一个人,背影看上去也是坚硬的,她似乎并不介意一个人呆在这个环境中。郑芬芬转念一想,莫非她还是还怕王瑜和杨秉睿会出事所以才不走开的?但这些与她有什么关系?就因为是她传出的流言所以她要负责到底么?真是自以为是,和无聊的正义感呢。

想的多了,郑芬芬忽然疑虑起自己的想法来。她觉着自己过分关注田小丫,这丫头柔柔弱弱的身形,在任何一方面都没有特别突出点,但这种人怎么偏偏就惹人注意了呢?

她长得好看么?昨天她做过模特后,有好几个女生偷偷在背后里说其实小丫长得挺江南水乡的感觉,这一屋子都是北方女孩,她一个南方女孩当然会有一些特征优势,郑芬芬不愿承认田小丫的好看,就像不愿肯定她的画技一样。

王瑜画了会画,突然站起身,他正朝田小丫那方走过去。

田小丫并未发觉他的到来,刚思索一番后正执笔往下画时,却听到王瑜的声音从后传来:“你的进步真的很大,临摹的水平完全是一个高手。”

田小丫稍被吓了下,待镇静过来,又听到王瑜说:“不好意思,吓到你了。”

田小丫回过头看他一脸歉意,只是笑笑:“没事,我自己太胆小了,再说画室又不是我一个人,我应该会想到有人的。”

“但你肯定想不到我突然站在你背后。”

王瑜随即就搬来一张椅子坐在了田小丫旁边,这让田小丫异常吃惊,而心底亦是有小小的窃喜。刚这份窃喜感冒出,田小丫立即将它狠狠打压下去,她昨晚认为自己与王瑜根本是不可能的两条平行线后,以为往后只会将他放在普通同学的位置,却没想到,感情这事分明是由不得自己做主。

她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只清淡淡地笑:“多谢你夸奖,我想可能自己从小就喜欢临摹别人的画吧,所以很难有自己的风格,画的也并不出色。”

“没有的事,你是学得晚而已,像你这种专业学习才花了这么些时间就到了这个水平实在是不错的。”

“我听老师说,越是白纸越好调教越快进步,可能我就是那张白纸。”

“嗯,与你勤奋和天赋也有关。”

“天赋?”

王瑜说到了天赋,田小丫心中不免一震,却想不到更好的谦虚话来。

杨秉睿一会就注意到他们两个的谈话,他显然为白天的事愤愤不平,见田小丫与王瑜交谈甚欢,不知从哪又冒出惹事精神。

“哼,没想到天下贱人真多,昨天刚骗了一个少女感情,今天又来骗另一个无知的,看来蠢女生也真挺多的,不就是一个小白脸么,至于人人都往他身上贴?还装得个个跟纯情小女生似得。”

这种坏嘴巴真是不气死人不罢休。

田小丫不想再与他扯上干系,索性一句话不说,继续画画。

王瑜捞了个尴尬,才朝田小丫道:“今天早上谢谢你,昨天的事其实也是误会,不过并没必要和一些人解释罢了。谢谢你,田小丫。”

田小丫一愣,转过头看他,却始终没问出来,是什么误会。

亲吻是事实,王瑜喜欢着林欣嘉也是事实,即便是有着误会,与她有什么关系?她当然不会轻信这三言两语,甚至,她认为他根本没必要和她说清楚。

王瑜当然没再说清楚,他站起身又离开田小丫身边,走向杨秉睿轻描淡写说道:“你无论怎么损我都可以,但不要去伤害无辜的人,再说你一个大男人老去说小女生有没有意思。”

“当然没意思,但是你有骨气承认你自己吗?”

王瑜稍稍一愣,道:“若是说不清楚,我可以接受你的挑衅,当然,我不愿是因为一个女生的问题,反而是因为你侮辱了我,我可以接受你任何方式的解决。当然,我希望时间是高考后,若是你心中还有不平衡,我到时会随时奉陪。”

他说的杨秉睿哑口无言,若是他再无理取闹下去,显然是站了劣势。索性他举起拳头,愤怒道:“好,一言为定,反正你读任何一所学校我都会找到你的。”

田小丫心中暗暗松了口气,小心思明显又站在了王瑜这方。他果真是个不一般的男孩,不仅仅是徒有其表。

王瑜回到自己的位置,朝郑芬芬说了些什么,然后收拾东西准备走人,郑芬芬自然跟在他身后,也退离了画室。

田小丫看看时间尚早,心想或许过一会杨秉睿就会走了。她并不着急走人,总比他找到借口又拿来损她的好,若是当时被他说穿她喜欢王瑜那就糟糕了,她什么侮辱都不怕,就怕被人说穿自己的心意,怕一时半会瞒不下去,怕……

她暗暗又松了口气时,杨秉睿不知何时已站在她身旁,突然冷言冷语:“你应该感谢我当时没揭穿你。”

田小丫懒得回头,不好气道:“揭穿什么,我身正不怕影子斜,哪像你一脸痞气,不够男人。”

“田小丫,你这样损人你欠揍呀你。”

“有本事你来揍呀,再说了,今早的事你应该感谢我,若是你真揍了王瑜你想你还能呆在画室,你还能继续天天见到林欣嘉,搞不好她早就同王瑜比翼双飞去了。”

杨秉睿当然不是这般好糊弄:“我谢你什么?你还不是因为喜欢那小子怕我打伤他不成,再说了那小子有什么好的,真是的。”

田小丫不看他,自然不会轻易露马脚,她极力掩饰自己的心情,平静说道:“当然比你好,喜欢谁也比喜欢你好,你要是自知之明点,也不至于遭人讨厌。”

“哼,喜欢我的人多的去了,我还在乎你这种丫头片子的喜欢。”他轻蔑道,“再说了,你连喜欢都不敢说出来,又有什么资格说我?胆小鬼,估计你也知道自己不配喜欢别人。”

田小丫偏偏不跟他生气:“我是不配,因为我自知之明,若是你聪明点,跟人家比点有用的东西,让林欣嘉刮目相看的话,她也不至于看到你就躲起来,也不至于找别的男生来敷衍你的存在。”

她说完后见杨秉睿并未立即回话,又继续说:“说你蠢,我还真没见过你这种蠢的,就你这种吊儿郎当的人,任何一个女生都会远远避开你。”

她刚说完这句话,一个声音幽幽飘来:“我,我不会避开,他。”

田小丫猛然转过身去,一眼望到李利悦,她再抬头看了眼杨秉睿,却不想他也瞪大眼望着李利悦发憷。

李利悦似乎意识到不适当的场面,立即放下手中的笔提起自己的背包夺门而出。

杨秉睿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转头看向田小丫,疑神疑鬼的声音:“她,她的意思是,她喜欢我?”

田小丫觉着好笑,顿时笑出声来:“难道她喜欢我不成?”

“你知道她喜欢我?”他还需要田小丫证实一番。

“我怎么会知道,不过听她这么说应该是,这下你该得意了吧。”

“我靠,不会中午和她去吃了一顿饭,她就以为我对她有意思了吧,所以才喜欢我?”

田小丫想,杨秉睿的脑子肯定是浆糊做成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