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一纸渐暖少年梦

不可猜测的故事

一纸渐暖少年梦 小姽 3176 2015-09-12 12:42:02

  无论流言真假,杨秉睿肯定不会主动找上门来说这事,若想不被人误解,那当然当作任何事也无发生最好。

以田小丫对杨秉睿这人的了解,他定是嗤之以鼻,或许还会认为是田小丫无事生非生出来的。所以田小丫也尽可能避免接触杨秉睿,但凡杨秉睿眼神灰不溜秋溜到她这方,她立即调过头故意与冉冉说话,完全无视于他。

没人与他吵与他闹,估计他消停两天便会自行消失了。

12月份转眼即逝,迎来的新年第一天,画室的学生大多是请假半天过节,冉冉也不意外,这次她父母和哥哥都赶来北京陪她过新年,冉冉看田小丫一个人孤单想邀请她,到底是被田小丫善意的拒绝。

下午时候,画室只剩下田小丫一人,就连老师交代一声也提前走人了。

田小丫想起冉冉用一个词形容过她,说她是亡命之徒,现在看看这般光景,她竟同情着自己的孤寂来。无论她多画一幅或两幅作品,练到熟能生巧的最高境地,就真的能改变她孤寒的人生么?

纵然能改变,可她与生俱来的孤寂感,只怕无人能讨好。

田小丫临摹了一张张作品,不知不觉天色已晚,她吃上一些超市买的面包,准备再画几张速写就出去走走逛逛。看什么好呢,来北京不少时间,她转了几个画室,却从未去过北京任何一处有名气的地方。她路过天安门,路过颐和园,路过清华北大,但是从未停留过,也从未好好享受过一天,大人们提醒她,学生时代就应该好好努力,往后才有更多享受的时光。

不知这话到底真假,人的忙碌,其实是一辈子的,想要停留,除非心知道方向,否则一辈子都是碌碌无为。

田小丫领悟不出高深道理,她那时只想若是能一个人去一个地方看看也好,世界这么大这么美妙,她还未领略到任何却光使劲努力让自己往后去享受,那到时到底该如何享受呢?

大人们提醒她,只要考上名牌大学,学好专业找到好工作,一切就会变得与众不同。她纵然盲目不知任何方向,却知这是唯一的出路。所谓方向,她明白摸不准看不准不过是她见识太少,懂得太少,于是只得随了大人们自以为是的操纵。

来北京学习的这段日子,她看到的明白的大概只有,人与人的差距,对于天赋一般的人而言真不知该如何去努力追赶。

漫无目的画了几张速写,田小丫显得毫无精神,她站起身伸上一个长长的懒腰,抖抖腿脚,计划待会去哪逛逛。

正踌躇着是去天安门广场逛逛,还是去图书馆买两本书看看,正这时,画室的门嘎吱响,有人进来了。田小丫转过身去,一个声音轰隆隆似雷鸣:“田小丫,你怎么还在呢?”

敢情这画室他能来,她就不能在?

田小丫撇撇嘴,一脸不悦:“我在不奇怪,你的出现才奇怪。看来你要找的人不在,真是让你失望了。”

杨秉睿嘿嘿笑两声:“你认为我要找谁?你说说看。”

“我管你找谁,反正我正准备走,你就好好一个人呆着吧。”

“你去哪?”

“随便去哪。”

“你这丫头脾气怎么这么奇怪呢,我关心你都不识好歹。”

田小丫纳闷着,说的好像她才是那个无理取闹的人,本知和杨秉睿这种人讲道理最麻烦,却不想不讲道理就成不识好歹。

反正在他眼里看来,千错万错都是别人的问题。

她懒得解释,好心问他:“你为何不回家好好过节?”

“这是什么节,再说了,我爸妈常年不在家,和老头老太们一起呆着也无意思。”

原来他和她一样,是无处可去。

田小丫叹了口气,幽幽道:“也是,正常的人都在家过节呢。”

“没这回事,北京不流行过元旦。”

杨秉睿刚坐落一会,见田小丫背着书包要走,立即站起身跟着她:“你去哪,我和你一起去呗,反正你对北京不熟悉,我可以带你到处去逛逛,你想去哪?”

田小丫绕着脑筋想了一番,发现自己对北京的陌生完全如同对眼前这个男生的陌生。

“随便去哪都好,我想去人多的地方走。”

“看来你是挺寂寞的。”他不经意瘪瘪嘴,田小丫恨不得将他立即赶出眼皮子下。只是杨秉睿这种人完全体会不到自己说话的缺陷,也体会不到田小丫的心情,反而认为自己是在做一件讨人喜的事呢。

“那我带你去西单王府井走走怎样?那边逛的人肯定很多,你们外地人来北京都可爱去那边了。”

田小丫想了想,也不知道别的可去的地,于是点头:“好,听你的。”

于是她走到前头,等杨秉睿出来关上大门,将手藏进羽绒服两边的口袋,不再说话。

走到楼下,气氛有些尴尬着,杨秉睿天性就带热闹的基因,一会便忍不住唠叨开:“田小丫,你怎么不说点话暖和暖和嘴巴?”

田小丫噗嗤一笑,同杨秉睿这种出口带相声特质的人呆一块其实也不算太差,至少气氛不会太尴尬。

“我嘴不冷,我就脸冻,但是我脸不爱说话。”

“那我帮你捂捂脸,就不冻了。”以为他说笑呢,谁知刚说完转个身正面朝着田小丫,两手捧住她的脸,一副傻乐呵,“你看这样暖和了不?”

但他的手,简直比她的脸还冰。

田小丫一掌拍下去,她又羞又恼,明知他是开玩笑,小心脏却又胡乱蹦跳,好歹这是她第一次面临男孩子的亲密举止,却不想竟遭遇到这么个讨厌鬼。

“拿开你的爪子,正常点行不行。”

杨秉睿缩回手,哈哈嘲笑她:“你肯定害羞了,哈哈。想不到你这种毒舌妹也会有羞涩的一面。”

田小丫一时半会不知该如何反驳,干脆自动封上嘴。

杨秉睿见她不说话,自行放规矩了些。

挤上公车的时候,位置全部坐满,田小丫个子不够,加之身上笨重扶上头上的杆有些吃力。杨秉睿轻松抓住杆,一脸逍遥并摇晃着身体,时不时望向田小丫邪笑几声,真是一个坏心眼的小伙。

田小丫心里恨得咬牙,面上却不愿服软,根本懒得去搭理他。

她望向窗外呼啸而过的夜景,心中想的是,杨秉睿真是拐着弯作弄她,怎能相信他会突然变得好心呢,所谓陪她出来逛无非是想令她难堪吧。

真是不安好心呐,她差点还被他一时好人感动了。

杨秉睿当然没这么多坏心眼,他知她爱逞强,若是她好声好气向他示弱,或是装点小可怜,他肯定会让她扶住他强壮有力的胳膊,只是田小丫这种好强性子,完全是不可能。

他笑得若有所思,见她东倒西歪的,若是主动去扶她,定会被她说不安好心,与其这样倒不如激将她一番。

“你看看你们南方人,个子也太矮小了,吃这么多也不看长高,都长横了。”

田小丫当然头大,嘲笑她就罢了,怎么连地域性问题也扯上去了。

若是在车上与他争吵这个地域性的话题,一车大多数的北方人,显然并非好决策。

杨秉睿再而三的讥笑:“这大冷天的路上结冰师傅开车会打滑,你若是站不稳倒下去,可别把我给压扁。”

田小丫实在忍不住,不好气的回他:“我会努力往另一边倒的。”

“另一边也有人的,压坏外人可赔不起,不如压我身上吧,我就多受点苦了。”

田小丫蹙紧眉头,听他说话真是又蠢又怪。

她继续容忍不说话,不发火。

却不想车子一个急转弯,田小丫整个身子往前边倾去,她手上的劲全部使出,却还是扶不稳自己笨重的身子,一个踉跄眼看身子要被甩下去,她手忙脚乱想随便抓个东西,总比倒下去趴在车上丢人现眼的强呐。

正这个时候,一个强有力的手劲拽住她的胳膊,硬生生将她拽回原位,她还未站稳,那只手竟松开她的胳膊,直接搂紧她的肩膀,这画面实在不敢多想象,田小丫的小脸一瞬间涨得绯红,不敢直视杨秉睿的眼睛。

待车子停稳后,杨秉睿才松开她的肩,轻描淡写说道:“我是抓你胳膊太吃力,你胳膊太粗了根本抓不住,所以我才搂住你肩膀的,你不要多想。”

田小丫随即松口大气,可把她吓得不轻呢。

到了站,田小丫像是被众人给推下车的,真是想不明白,无论何时何地,北京的人流真是多不可数。

杨秉睿早已下车,等半天才看到田小丫下来,又忍不住数落她:“你怎就这么笨呢,下个车也挤不出来。”

“我没你高没你壮,没你机灵行了吧。”田小丫心怀再宽广,也实在没必要受他连连打击。

她瞪圆眼狠狠瞪他,虽是怒气却并未发作,随即整理下挤歪的外套,将手藏在衣兜里,独自往灯火辉煌的一头走去。

杨秉睿知道她是生气,无奈抓抓头皮,一会又嬉皮笑脸上去说:“好啦好啦,你别生气,我是逗你玩的,你别这样经不起玩笑。”

“讽刺别人不是玩笑。”

“我没说你什么不好呀,你看你小巧玲珑的,长得又这么小孩子气,挺好的,真的。”

田小丫皱上眉头,他这算哪门子的安慰呐,她果真是不能和这种情商低的人计较,再计较下去他肯定会把她所有的劣势都要拿出来夸赞一遍。

真是令人发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