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一纸渐暖少年梦

伤及无辜的战役

一纸渐暖少年梦 小姽 2918 2015-11-24 15:40:01

  田小丫收到王瑜的信息时,感到非常意外。

只可惜她有此心而力不足,流言的传播完全不在她的掌控范围内了。

她回了则信息给王瑜,“大家似乎都知道了”,这信息回过去,王瑜是过了好久才回了两字“谢谢”。

田小丫收完信息抬起头随即便看到杨秉睿提着一桶水走进来,他沉默不语的样子甚至有些奇怪,田小丫注意到他用意味深长的眼神望到林欣嘉,林欣嘉并未搭理他。而后他又莫名看向王瑜,嘴角一歪略微张了张,实在是个让人讨厌的表情。看来他已经知道林欣嘉与王瑜的事了。

田小丫犹豫着要不要告诉王瑜是冉冉说出去的,后来一想不能出卖朋友,这事他们不是怀疑到冉冉就是她,随他们怎么想,反正从今往后她和冉冉是走上了同一座独木桥,至于和他们几个,大概不再是同一道上的人了。

田小丫想着想着又觉着好笑,她什么时候与他们又在过同一道上呢,无非是现在和冉冉生了事,最多是以后对立的场面会越来越严重罢。要杀要剐,她田小丫乐意奉陪,反正她不能背叛了徐毅冉。

上午色彩画时间进行到一半。

杨秉睿突然站起身,在大多数人的注视下走到王瑜身旁。

其余人恐怕都期望这一刻的来临,所以只要他们几人中谁有个动静,大家均是屏足了气息等看好戏。

田小丫当下却是最紧张的,她有种不好的预感,这场战火恐怕会殃及到无辜的她。

冉冉调过头看向田小丫,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并朝田小丫挤挤眼,大概意思是:“你看,好戏开始了。”

果不其然,杨秉睿喊到王瑜的名字:“你能不能跟我出来一趟。”

王瑜稍稍犹豫一会,才问:“你要做什么?”

“有点事,你出来下。”

看他的态度,大抵是不约出王瑜死不罢休。王瑜低头犹豫片刻毅然站起身,若是稍微迟缓半刻,杨秉睿这小子肯定会说出不该说的话来,王瑜并不想将事情闹大,若是两人能私底下解决是最好不过。

林欣嘉看到这幕,嘴角不经意间上扬,仅一眨眼的功夫她又若无其事继续埋头画画。大概是别人天崩地裂,她仍稳如泰山。田小丫瞧在眼里,又不得不敬佩她无畏无惧的处世态度。

冉冉看得更乐呵,于是问小丫:“你说他们会不会大打一架?”

田小丫瘪嘴:“他们打架对你有什么好处,反正脸上赏光的全是林欣嘉,她的传闻中佳话又多了一出。”

冉冉一愣,忽而叹气道:“说来也是,去年杨秉睿这小子就为林欣嘉将人打进了医院,这下可坏了,他本就是亡命之徒,又不在乎考不考大学,你说他会不会将王瑜打残害王瑜不能参加高考呀?”

田小丫一听,整个人就懵住了。

她索性站起身,却被冉冉拉住:“你去哪?”

“我去趟洗手间。”

“这时候你去捣乱?你不怕死呀?”

小丫讪讪一笑:“他再坏也不至于打个女生,再说我又不是女主角我怕什么,顶多一个路人甲而已。”

冉冉吐吐舌头,满脸歉意说:“看来有些话还是不能瞎传,若是他们知道是我传的会不会惹祸上身,希望神保佑别让他们搭理我。”

“你就别祈祷了,就我们两个人看到现场,你遭殃还不是我遭殃,算了,都是过去的事。”田小丫说完就走去洗手间,说来恰巧,小丫刚前脚出,郑芬芬跟着挪出画室。

出了画室她瞟一眼田小丫开门见山:“流言是你传出来的?”

小丫一怔,满脸不悦:“你凭什么这么说?”

“听说就你和冉冉晚上来了画室,不是你就是她。”

“无风不起浪,但这又不是流言,至于传到后面是什么样我可不知道。”

田小丫本想替自己脱身,一想这样会殃及冉冉,索性不说真相。

郑芬芬当下气愤之极,凶道:“就算你看到的是事实,但你有必要乱传出来不,你应该知道杨秉睿是什么样的人,你还添油加醋传出来,你是纯属嫉妒吧你?”

嫉妒?田小丫莫名其妙问道:“我是嫉妒谁?嫉妒你还是嫉妒王瑜,还是嫉妒杨秉睿林欣嘉?”

“哼,你是嫉妒所有人都在你之上,你扰乱大家的心智,就以为自己名次能排到前面了?真是好笑。”

她说得有板有眼,好像这份嫉妒之意真有存在的道理,可是为了一个名次,又不是能直升大学,她田小丫犯得着么?

出乎意料的是,田小丫并未那般难堪,她意识一闪,缓缓开口:“算了,我不想和你争,你有时间就去看看来,他们会不会动手打起来。”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看来我没猜错,你果真是做贼心虚才出来探情况的吧。”

“我是来上厕所的。”田小丫甩完一句进了洗手间,真是烦心的事。

过了十多分钟,田小丫也未听到有什么动静,方才走出洗手间往走廊尽头瞧瞧,没见半个人影,她实在好奇,于是走过去瞧到一间空荡的房间。

不瞧正好,一瞧就瞧到杨秉睿怒气冲冲伸着拳头准备挥向王瑜,王瑜一副不作声响的态度,郑芬芬却在中间展开双臂挡住杨秉睿。

半晌听到杨秉睿喊道:“你,给我滚开,我们男人之间的事用男人的办法解决。”

王瑜此刻也推出一只手来碰在郑芬芬肩上,声音柔和:“你先走开,这事和你无关,你别掺和进来。”

郑芬芬当然一脸闷气,她甩了甩肩,凶道:“我知道你喜欢林欣嘉也愿意承担后果,甚至被他揍一顿也无所谓,可你不还手的话他会下手特别狠,现在马上要高考了,你没必要为了一个连面都不肯出的人奉献自己。”

她说的那个面也不肯出的人大概是指林欣嘉。

哎,两个男人为了一个女孩大打出手,而劝架的却是一个丝毫无关的女生,田小丫看到这一幕突然同情起郑芬芬来,她大概和自己一样,一份无疾而终的爱恋,一份搅着心痛的悲伤。

她又同情杨秉睿,这个为爱痴狂到失去理智的男孩,何尝不是心底的悲痛已经到了极限。他不敢去找林欣嘉说什么,只能找到这愚蠢的办法来宣泄,可是这样,林欣嘉就会回到他身边么?

恐怕林欣嘉想要的只是有人愿为她癫狂,她取其为乐而已。

王瑜知不知道林欣嘉的真实态度田小丫并不清楚,而当下他的态度似乎并未想争取什么,显然仅是杨秉睿一个人冲动一个人奋不顾身。

随即,她听到王瑜的声音:“我并非想与你争夺她,感情的事我从不勉强,若是她不选择你我当然没有办法,她就算不选择我,我也不会责怪她,所以,请你不要将你与她的感情和你的不满撒在我身上。“

杨秉睿根本是听不进去,满脸凶相:“哼,你倒是想赖账,你要是不喜欢她为何要和她接吻,为何要带她回住处,你别和我说你是玩玩她,若是你在玩她,那TM的我现在更要狠狠揍你一顿。”

“我和她,是两厢情愿。”

这两厢情愿出自王瑜之口时,就如一把利器又刮伤田小丫之前还未痊愈的伤口,她原本以为自己会看轻看淡一些,却不料王瑜在她心中的分量真是半点也未减轻。

她想要麻痹自己,但心逃不过。

一句话却同时激怒了杨秉睿,他一手拉开挡在眼前的郑芬芬,挥着拳头袭向王瑜。王瑜笔直地站着,丝毫没有躲避的意思。

恐怕是,他想通过此行径告诉杨秉睿,他不愿为了一个女生大打出手。

眼见要挥上王瑜的脸上时,田小丫飞快冲了过去,一个猛推将杨秉睿推得远远,杨秉睿一个踉跄,整个人差点倒下。待站住了身子,看清是田小丫整个人显得有些懵。

包括王瑜和郑芬芬,多少是震惊的。

田小丫站稳后,拍拍身,语气豁然平静:“我不是想搭救哪位,只是作为昨晚的见证人和流言的传播者我不想将事情闹大,为了一个不存在的事情你们却要生死决斗演得像狗血剧情一样,是不良影片看多了吧,有本事就像武侠小说那样决一死战呀,你死我活的才好玩。不过我以为最好叫上女主,两人在擂台上去博得她的欢心才好。到时我肯定过来加油,但现在我可不希望因为一句流言搅得大家都难堪,毁了你们的高考我会过意不去的,所以有什么都冲我来吧,我就是嘴贱了点,其实不想害人。”

她说完后身子朝向杨秉睿的位置,不屈的眼神直逼他的眼睛,大概之意是,想宣泄就冲我来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