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一纸渐暖少年梦

冷了回忆

一纸渐暖少年梦 小姽 2803 2015-11-24 15:34:24

  做足几个小时的模特,田小丫领悟出一个道理,无论什么事儿,真是少一句嘴少一份争吵,与不该的人多舌实在是浪费功夫的事。

冉冉心情更是大好,她捧住自己的作品用6b铅笔在上边甩出一个大名,加上一句赠语:送给我最好的姐们田小丫。

田小丫一脸悲喜交加,惹得冉冉不悦道:“你小子怎么不开心了?你看我第一次把受到老师好评的作品赠与你,你应该感动。”

“我是想感动,但你将我画成这样,除了那顶帽子像以外,这分明是个男人。还有,你写赠语和签名的顺序反了,你签名太大,快赶上画得头像了。”

冉冉一脸狡黠,嘿嘿笑道:“我还不是怕过了太多年后你拿出我的巨作看,可能会忘了我的名字嘛,当然要把我的大名写得大大的。”

她刚说完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又在小丫耳边喊道:“田小丫,别说过几年,就是过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你也不准忘了我叫什么,否则我有你好看。”

“嗯?”田小丫想不到她想得这么长远,长远到田小丫根本不敢去想的未来。

“因为我根本不会忘了你的。”

田小丫无奈笑笑:“那是因为我名字好记吧。”

冉冉无论哪般矫情,田小丫总是一句冷情的话给驳回。

冉冉知道她嘴上不说,心底肯定感动得很。田小丫最终将冉冉赠予的画压在画袋最底层,而后可能怕被画袋挤变形又在下边垫上几张空白画纸。待收好画纸,才发现画室其余的人均走光。

冉冉坐在旁边哼着小曲,拿着速写本朝小丫说:“我们晚上出去画人物写生吧,最近很多人去火车站画,我们也去试试吧,免费模特一堆呢。”

田小丫一听来了兴致:“这主意不错,总比老呆在画室强,都快忘了还有别的世界存在了。”

她俩聊得开心,路过王瑜和林欣嘉的位置时,冉冉经不住瞟了眼,竟发现林欣嘉的画板上挂着的是王瑜侧面的画像,她好奇心强,嘀咕道:“今天上午分明看到她有画了你的,怎么画像就成了王瑜?”

田小丫想了一阵,方才明白下午时候林欣嘉一直是朝着王瑜的,根本就没在画她。

这件事,王瑜定是清楚的,她明摆着在告诉王瑜,她喜欢他么?

冉冉又无聊起来,翻开她画袋的作品,才找到上午画得田小丫,画工是摆在眼前的,除了画得不够完整,与田小丫是有几分相似。

冉冉突然就恍然大悟:“我算明白了,她肯定是因为王瑜将你画得太好看了,并且上午王瑜还主动叫你看他作品了,哎,你说她是不是嫉妒吃醋?”

“嗯?怎么可能?她犯得着嫉妒我?”

冉冉嘿嘿一笑:“谁让你在王瑜的心里是那么漂亮呢,哈哈。”

虽是一句玩笑话,却让田小丫当真听到了心里,她的小心脏扑哧扑哧,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从嗓子眼跳出来。

若真是这样,人生该是多有意义!

冉冉放回作品,继续嘀咕:“莫非她今晚还会回来,东西也不收拾。”

再别过头看杨秉睿那方:“咦?这小子收拾走人了?真是奇怪?”

田小丫经不住催她:“你别操人家的心了,快走吧,我都饿死了,吃完我们直接去火车站了。”

“嗯,好的。”

在火车站画足两个小时,回到画室已到十点多,冉冉本想直接回去睡觉,硬是被田小丫强压着回来画室取画袋画具。

若是不带画袋画具回去再画几张,田小丫认为自己定不能安心入眠。

原本以为画室人全走光的,待爬到楼上发现门是虚掩的,冉冉一脸兴奋,话不多说一句背过身子就用敦实的后背推开大门,仿佛一到夜间空荡的画室便是她与田小丫两人独有的,所有讨厌的人全走光,画室才显得生趣来。

可惜,落在田小丫眼前的是,夜间画室的生趣完全变成了记忆中的一抹伤痕。她上午还产生过的小美好小渴望和怦动的心,瞬时全部停止运行。

哎,人呐,千万不要产生一丝过分的兴奋感,因为灾难总会在你过度兴奋时却让你措手不及的降临。

说是灾难,恐怕只是将心思藏在最底层被暗恋绞痛着心的田小丫才这般认为。这一刻,即便土地沦陷大楼崩塌,也不及田小丫看到林欣嘉和王瑜在画室的一张桌前吻得热火缠绵,仿佛已是私定终身至死不渝。

田小丫眼前顿时模糊一片,待清醒过来她以为看花了眼,试图用手去擦擦眼眶。

冉冉张大的嘴来不及放下,却见王瑜和林欣嘉已匆匆结束激吻,虽是慌张,却看不到躲避的眼神。待俩人转过头看到是她们两个,反而相视一笑,目光交流更是含情脉脉,安之泰然。

田小丫的心就像被一把利刀,一刀刀切割下去,大有种遍体鳞伤却不敢让鲜血流出的坚毅姿态。她用力咧咧嘴,朝王瑜望过来的目光示意回应,那一刻,她不知自己的笑有多假多痛,而她的眼里,除了王瑜那张忧郁深邃的脸部轮廓,便尽是他满目的柔情,只是这份柔情,不是留给她的。

“小丫,进去呀。”冉冉叫了两遍才叫响她,“你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打扰了他们怪尴尬的。”

“那就快点撤吧。”

田小丫嗯了一声,立即跑回自己的座位拿起画袋又撤出画室,匆匆几秒来钟,却以为过了好久好久,她心中更加紧张的是,会不会自己稍微走了神让冉冉看出了问题。

田小丫走到门口,冉冉当即顺手锁门,嘴上还不忘了留一句:“二位慢慢享受大好时光,我们就不打搅啦。”

正锁上门的瞬间,却不想林欣嘉叫住田小丫:“小丫,路上注意安全!”

小丫微微一愣,她究竟是什么意思?

冉冉锁上门后,一脸好奇问:“她什么意思?莫名其妙的。”

田小丫并未说话,整个人失魂落魄随冉冉走下楼,冉冉在她耳边唧唧歪歪一堆话,她也未必听得清楚。

走完这段楼梯,田小丫突然就明白过来林欣嘉说的那句话,显然是针对她看到这一幕不会好受,怕她走路失神不安全。

难道她是真的明白田小丫隐藏的心思?才会故意挑衅田小丫?

田小丫不由得闪动一边嘴角,让头脑冷静下来,才听到冉冉在说:“我就说她不是个好女孩,没想到勾搭的还挺快,可惜了郑芬芬花了这么久的心思,看来太矜持果真是行不通。”

“可能因为她是美女,王瑜也喜欢她才……”

“和是不是美女没什么大关系,男人就是喜欢主动送上门的,谁知道他们两个是不是真心的,不过我敢肯定林欣嘉肯定不是真心。”

“冉冉,你不会喜欢王瑜吧?”

“哼,我喜欢的人多的去了,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所以才说,这是一个多么悲伤的青春爱恋故事,还未开头,人人却都知道结局。

然而看得出徐毅冉并未难过,她只是用自己的毒舌来发泄对林欣嘉的厌恶感,她一边说林欣嘉一边还不忘讽刺几句王瑜的轻浮与徒有其表,说他其本质和所有恶劣的男性一样。

喜欢美女没错,错就错在伤了一群喜欢他的普通少女。

田小丫经不住苦笑,她不知道自己是何心理,即说不上讨厌林欣嘉,对王瑜的好感仿佛一瞬间降落在了普通人之位。是因为知道名草有主产生放弃之意,还是她原本就没敢真正去喜欢?这感情线急速的降落,更像是对已知的绝望与未知的自卑,当时与王瑜之间产生的友爱通通不过假象,全是她心思不正臆想出来罢了。

可悲的是,这个臆想的无情结局来得太快,多一点期望的余地也不再留给她。

冉冉当然失落,所以用言语的不满来发泄解脱,她知道即便王瑜没和林欣嘉在一起她也未必有希望,她更知道自己的角色扮演,无非是不愿承认不敢接受罢。而她的愤怒便是来自现实对她的警告,让她不得不去面对这残忍的告诫,她不漂亮不优秀,没有任何优势能得到王子的青睐。

自卑失落谁都有,田小丫却将它全部埋在深处,隐隐发痛,更不敢声张,就算是不敢面对现实罢,她终究是知道的,彻底领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