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一纸渐暖少年梦

流言传播的力量

一纸渐暖少年梦 小姽 2529 2015-11-24 15:36:00

  天色灰霾着,像田小丫的心情。

她每天走同样的路线,买同样的早点,与同一些人打招呼,像机械一般重复日子。美术高考的日子缓缓接近,她竟浑然不知。

走进画室,时间尚早,画室同往日一般热闹不过。

王瑜与林欣嘉还未赶到,而他们的流言却已经传在了每个人的嘴上。

田小丫还未坐稳,就有几个女孩凑到她身边熙熙攘攘问:“田小丫,听说昨晚你和冉冉都碰到了他们两个的事,是不是真的?”

“我一直以为只是林欣嘉有意,王瑜无情于她呢,没想到真是错觉。”

“他们昨晚是不是一直在一起呀?快高考了还这么疯狂,真是厉害。”

“田小丫,杨秉睿知道不知道,他难道不在么?他不是一直跟屁虫一样跟着林欣嘉的吗?”

“不知道杨秉睿知道会是怎样的心情,是不是田小丫?”

该说的不该说的,已经全被她们说了。自然也不用多想,传给她们话题的人肯定是徐毅冉,添油加醋中顺便捎上了田小丫,看来是死也要拉上小丫死一块呐。

田小丫稍微顿了顿,一副没什么可奉告的神情,却不想这群人立即撇开了她,将话题扯到越来越远。

冉冉坐过她身边,一脸狡黠:“怎么样?流言蜚语是多么可怕的事,过不久就会传到郑芬芬和杨秉睿耳里。”

田小丫无奈摇头:“你这样做不大好吧,再说对你有什么好处?”

“他们敢做就应该敢当,谁让在画室里做这事,被我们瞧到了又不解释,应该是知道今天的结果的,至于会传到郑芬芬耳里我是很开心的,就想看看她接下来什么样的烂表情。哈哈,杨秉睿又会怎样呢?小丫你一定也期待吧。”

田小丫哭笑不得,若是说不关她事,冉冉还认为她装模作样,若是掺和进去,反而更显得小家子气呢。

“今天要画色彩了,我可没空理会这事,就此罢休吧,你也别掺和了。”

“嗯,我可不想掺和,我只是想看看热闹而已。”

冉冉仍然一副不死心的样子,搅得田小丫心情更不悦,昨晚的事浮现在眼帘无法撤去,她此刻更怕见到王瑜与林欣嘉的出现,怕这乱七八糟的流言传在他们的耳,怕林欣嘉会误会田小丫定是心理扭曲到报复她。越是将此事当回事,怕就越是满了林欣嘉的意,她无非是想做给这群女生看,所以她用得着在乎别人的流言蜚语不?

田小丫想表现的满不在乎,偏偏冉冉坏了一切计划。

一会王瑜与郑芬芬同时赶到,再一会林欣嘉也赶到。

冉冉继续在田小丫耳边细语:“郑芬芬每天都故意瞄准王瑜上课的时间,还想假装巧遇有缘分呢,谁想到早被人先上了,哈哈。”

虽然昨晚的事是真实发生的,王瑜当下却与林欣嘉保持着一定距离,俩人并非一见面卿卿我我,反像中间隔了道墙,相互视而不见,是因为尴尬?或是为了遮人耳目,这令画室其余的女生纷纷好奇。

窃窃私语一阵后,终于流言传到了郑芬芬耳里。

她本是与王瑜聊得火热,没想到上了个厕所回来,传闻就传进了她耳里,她回来整个脸色都变了,虽继续与王瑜聊上几句,却不再故意笑得春风荡漾。

林欣嘉仍是一副无所畏惧的姿态,嘴角时而上扬时而面无表情,仿佛昨夜的行为只是田小丫和冉冉看错了眼。

又或许是,她恨不得人人乱了分寸,唯独她保持无所谓的姿态罢。

王瑜有时会将眼神投向林欣嘉,却不见她刻意回应,即便是目光交流上,也不见她眼波流转含情脉脉。王瑜以为,女生被男生亲吻后又被人撞见可能在公众场合会矜持羞涩些,加之他俩的关系尚未明确,顶多暧昧以上罢,林欣嘉要回避也是当然。

他不愿给林欣嘉压力,特别是临近高考的日子里,何况两人暧昧的情感间有一个不好摆平的角色,这人正是杨秉睿。

他也害怕田小丫和徐毅冉会向其他人透露昨晚的事,本想事后发信息与她们说清楚不要将此事传出去,谁知林欣嘉自信满满告诉他根本不用担心。田小丫不是多嘴的人他是知道,但是这个徐毅冉,他可不敢确定她会不会乱传出去。

在当下这个时间传出去,恐怕对他和林欣嘉都不好。

他努力思索中,手中的画笔便没了多少生气,忽然又想着要不要发则信息给徐毅冉让她别说出去,或许是发给田小丫让她劝冉冉别说出可能更有效?犹豫时刻,郑芬芬已站在他身旁支支吾吾,半天没表达出什么。

王瑜看出她有些扭捏姿态,于是忍不住问她:“你怎么了?”

郑芬芬稍微松了口气,语气尤其小心翼翼道:“听说,你和林欣嘉交往了?”

“嗯?你怎么知道?”王瑜的表情并未大的变化,嘴上却是额外小心言语。

“我听人说的,难道是真的?”

“没有的事,你别听人瞎说,我和她没在交往。”

他声音虽小,可听得出稍有犹豫,如果不是交往,那昨晚他和林欣嘉的行为究竟属于什么性质?他突然有些糊涂。如果说是在交往,恐怕以当前的状况而言是需谨慎的,说出来且对他不利对林欣嘉更不利。当然,他更在意的是,他在林欣嘉心里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他怕认同了自己与林欣嘉是在交往,最后却被林欣嘉给否认掉的尴尬处境。

他想得再多,也不如说了句‘没在交往’给郑芬芬的安慰多,她努了努嘴,本还想继续问昨晚的事是不是真的,但出乎意料,她没问,恐怕问再多,也无一句‘没在交往’有用。

郑芬芬当然明白自己在害怕什么,如果再问下去是真的话,她心中最后那道防止崩溃的防线怕也支撑不了多久。她此刻仅想麻痹自己的意识,让所谓的幻觉不再幻灭罢。

一切都扯断了,恐怕对谁都无好处,王瑜清楚,郑芬芬清楚,田小丫当然也清楚。

可惜流言这利器,哪是轻易说断就断。

杨秉睿来得稍晚些,片刻功夫,他便从别的男生嘴里听到这则流言。

为何说是流言,只因传在杨秉睿耳里已成林欣嘉与王瑜昨夜在画室内激情拥吻后,随之去往了王瑜的居住处,并彻夜未归。

人人都生了一张八卦的嘴,人人都有做娱记的潜力。

杨秉睿是在洗手间打洗笔水期间听到一个男生的传播,当时他就扔掉盛满水的洗笔桶,直接抓上男生的衣领,整张脸都扭曲了,恶狠狠凶道:“你丫要再瞎传小心我打烂你的嘴,林欣嘉是什么人我不是不知道,她才不是你说的这么个人,你给我小心点。”

男生虽人不及杨秉睿高大,打架估计也差些身手,可嘴上不愿吃亏:“哼,你以为我能瞎传,本来我对这事并没什么兴趣,要不是听到后就怕你一个人傻傻蒙在鼓里,我不至于偷偷过来告诉你,这也不过是念在我们同过校的情义罢了。”

杨秉睿吹胡子瞪眼的,虽手上有些软了劲,松了对方的衣领,嘴上却不肯认理:“哼,谁要你的狗屁情义。”

男生拍拍自己的身,整理下衣领,一脸闷闷走出去。

待他走出洗手间,杨秉睿才闪烁出一脸不可琢磨的神情,过了好一会,他才弯腰捡起扔掉的洗笔桶,继续放在水龙头下盛水,水完全溢出来时,他方才回过味,脸上的表情在瞬时显得狰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