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一纸渐暖少年梦

委屈的是现实

一纸渐暖少年梦 小姽 3037 2015-11-16 12:41:18

  大部分人已离开画室。

田小丫坐在位置上出神,冉冉坐在她身边陪她出神。

而角落里,突然传来另一个女孩怯生生的哭泣声。

田小丫闻声望去,发现躲在角落哭泣的是一直不起眼戴圆眼镜的姑娘,她似乎没有任何朋友,时常不出现在画室。

田小丫想了半天,想不出她叫什么名字。

等她回过头,却看到冉冉同她一样,盯住那个角落发呆。

田小丫轻声问道:“冉冉,她叫什么来着?”

冉冉撇撇嘴,好一会才说:“我也想不起来了,很少见她来,不爱与人说话,感觉有自闭症。我想她肯定是倒数第一的吧,要不然会哭得这么凄厉?”

田小丫忽然脑袋瓜一热,站起身朝角落边走去,却不想女生突然止住哭声,清好手中画袋,埋着头匆匆避开田小丫,看来她并不喜欢陌生人对她的亲近。

冉冉搓搓鼻头,叹了口气:“哎,人家都不稀罕你的安慰,别做好人了。”

田小丫耸耸肩,无奈说:“我可不想做什么好人,我只是想问她叫什么名字,并且确认她是不是真的倒数第一。”

女生离开画室后,冉冉忽然神秘兮兮走过来,在女生的位置东翻翻西翻翻,嘴里还不停念叨:“我这样不算没礼貌哦,是她自己把东西扔下的,不怪我哦。”

待她最后找出今天的素描作品时,田小丫和她同时一副惊呆的模样,这分明就是排在第一的那张素描,怎么会在这个不起眼的小女生手上?

怎么形容才好呢?只能说这个女生已将人物素描画得比真人传神,更要耐看,最重要的是风格独特,绝对有大师风范,若是不出差错,完全可以拿着她的作品去印成美术作品参考书籍。

凭这样的水平,她竟会躲在角落里偷偷哭泣?难不成是太激动到乐极生悲?田小丫和冉冉实属不解,就田小丫被刺激成这样,眼泪都难以落下来,她到底是哭什么呢?莫非发现自己作品的优异比被深受刺激更难以控制情绪?

田小丫再翻开画的后面,心想或许能发现她的签名什么,却不想一翻过来,只看到画下面一行芝麻小字:“献给最喜欢的男生杨秉睿。”

田小丫忽的被懵住,冉冉见状,立即抓过来仔细一读,当真是偷偷表白的一句话。俩人发现了别人的秘密后,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待田小丫回过神翻过画正准备放回去时,却不想画室门又被撞开,站在门前的是之前走出去的女孩。

她冒冒失失闯进来,却看到田小丫和徐毅冉站在她位置旁,手中捧着一副画。她肢体的动作立即显得慌张,连忙撞上来夺过田小丫手中的画,一言不发将画塞进自己的画袋,并未感觉到她有愤怒之意,而后匆匆离去。

田小丫和冉冉再次面面相觑,吓得连句话都不敢多说。

待她俩磨磨蹭蹭回到自己位置上,冉冉才问话:“吃饭去?”

俩人随便找了家餐馆应付了下午餐。田小丫恨不得快马加鞭赶回画室继续奋斗摸索,无能为力的事太多,可不能将全部时间花在难过上。

一路上冉冉不停地讲一些毫无笑点的笑话逗田小丫,田小丫知道她的用意,勉强挤挤嘴角,仍是笑不出来,只剩冉冉一路讲一路笑,待走到画室门口,笑声随着一个人影的出现戛然而止。

杨秉睿这没心肺的小子竟然还未走,莫非他是想赖在画室等候他的冰雪女王林欣嘉出现不可?

他见田小丫和冉冉出现,竟主动找她们说话:“我没带画室钥匙,所以就在门口等你们回来。”

冉冉不好气地“哦”了声,根本不愿搭理他。

打开门后,田小丫和冉冉不再说话,只身回到各自座位上继续去画画,其余的学生有些会晚点到,有些直接去上文化课,有时能来的就那么几个人,当天代课的老师偶尔会过来看一趟,所以这杨秉睿留在这里是显得多余的。

他实在是无聊的很,到处走走摸摸,满屋子的画架石膏像还有到处乱扔的画纸,全部被他摸了个遍。冉冉不由自主偷偷扫射他背影几眼,悄悄对田小丫说:“你说他是不是有病,又不是这里的学生,在这里呆着干嘛?林欣嘉一看就不会来的呀。”

田小丫懒得哼声,但凡她厌恶过的人,她就能做到一点一滴都不会去关注在乎。她就是这么冷情,这么敢恨。

杨秉睿像是听到一点点的声音,整个人显得兴奋异常。孰知刚奔过来想看看田小丫和冉冉的画,却不想画室门再次被打开,进来的人是王瑜和郑芬芬,后面还有几个女生。

杨秉睿望到王瑜,一时半会竟有些尴尬,于是立马给自己找台阶下:“我这不刚来取点东西,马上就走,你们画呀,好好画,我就不打扰了。”

说完他人就一溜烟溜出画室,仿若之前的一刻并未存在过。

王瑜看向郑芬芬,无奈耸耸肩,人突然走到田小丫这边来。

看了好一会小丫临摹的头像,他才开口问:“小丫,你今天上午画的那张作品可还在?”

田小丫怔了一下,转过头看到王瑜用真诚的目光看向自己,一时半会失语。

王瑜以为自己太突兀,连忙不好意思说:“我看你上午画得那张还行,下午这张可能是太急,比例透视出了些问题,我想多画几次这个问题应该就不会再出现的了。”

他真是个温和的人。冉冉也不由得惊住,想不到小丫被一个坏嘴的伤了,却被另一个温暖的帅男孩感动着,真是着实不亏呀。

田小丫即没回话也没掏出之前的画,她低头继续画画,已然不清楚自己下一步究竟该做什么好,好像做什么都会显得慌里慌张露了马脚。

她不想与他有任何交集,哪怕之前多么希望能和他交流,能与他一起愉快的谈笑。

而现在的时机不对,她不允许自己有任何分神。

所以,将一切暗暗存在心底罢。

冉冉没想到田小丫会无视帅哥的存在,于是嬉皮笑脸朝王瑜说:“她心情不好,不过我已经安慰过她了,呵呵,你要是有空帮我看看我的素描怎样,看看我临摹的如何?”

王瑜友好点头,便与冉冉一起说笑开来。

到了十点来钟,田小丫清理好画具,准备去赶末班车。

王瑜和郑芬芬还有冉冉都住在附近,所以并未着急走。

田小丫提着画袋和工具箱,虽然比起其余的学生是要辛苦一些,但这并未让她抱怨,反而她最喜欢回去的这一段时间。晚上公交车上人少,她可以坐在靠窗的位置看北京城的夜景,可以放松心情想想别的事,没必要再担心受怕着,也不必在意别人的看法。这座城市非常大,大到每个路过的都是陌生人,却让她倍感安心。

比起呆在画室的任何一刻都要安心十倍。

田小丫走了十多分钟走到公交站,车子还未到,她才将画板抵在脚下,让自己稍稍轻松点。

这个时候,田小丫并未像别的人急急去张望车子驶来的方向,她也不会留意时间的流逝。若是对面哪栋大楼起了灯火,她定是盯住灯火忽明忽暗,仿佛整个世界只剩自己一人。

若是有一些车来来往往遮住了她的视线,她也是紧紧盯住一个方向,从不转移。不想任何事,头脑中干净的似清风中飘荡的一片绿叶,一直飘一直飘,永远也没有要暂定的地方。

她又开始出神入化时候,不识好歹的声音突然从天而降。

“田小丫,这么巧。”

田小丫立即回过神,调头便看到眼前一张嬉笑脸笑得似没有心肺的男生。

她并未惊异他的出现,却暗暗感慨“真是倒霉透顶!”

杨秉睿脸皮可厚可坚实,见田小丫不理她,反而更进一尺:“你住哪边?会不会和我同路呢?”

田小丫终于被他的厚颜无耻打败,回了句:“那又怎样?”

杨秉睿忽然就啧啧起来:“我以为你是哑巴了呢,怎么遇到熟人都不搭理的?”

“我和你熟吗?”

“你还在生我气?”

“我可没兴趣生一个陌生人的气。”

“你看你,小鸡肚肠的,说不生气谁信。”

田小丫盯住杨秉睿的脸,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好一会她展露出笑颜说:“不生你的气,真的,你不值得生气。我气的不过是自己不敢面对现实,与你无关,你没必要因为这个事来和我道歉。”

杨秉睿突然懵住,待反应过来立即扬嘴道:“切,谁是和你道歉的。再说也是你嘴太毒,我是以毒攻毒。”

哎,真是小人得志心理,田小丫懒得与他继续交流下去。

再过两分钟,看到等的公交车驶来,她立即朝杨秉睿摆摆手:“没事,我不需要道歉。再见,不,应该是再也不见。”

硬是愣得杨秉睿不知该说什么好。

他们之间的事,恰似这夜间刮来的一阵寒风,被吹得干干净净,只是刮在脸上的那股寒瑟之意始终是有些刺骨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