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一纸渐暖少年梦

你画得可是阎罗王

一纸渐暖少年梦 小姽 3206 2015-11-16 12:38:09

  田小丫回到画室后,安安静静坐在自己的画架前削铅笔。

冉冉缓缓靠过来,与小丫窃窃私语:“小丫,你是不是每天回去都抓紧时间画画呀?虽然我没看出你画得有多好,但感觉是比以前好的多。”

田小丫苦笑:“我这种水平若是不努力,怎么有机会赶得上别人?“

冉冉唉声叹气:“哎,看来你的努力是有结果的,我就不行啦,我已经到瓶颈口了,一时没法突破。”

显然她仍为于老师说过的话感到揪心。谁不揪心呢,小丫想起被深深打击过的那些日子,多少不能释怀,直到至今想起,她也莫名害怕。

偏偏这个时候,坏嘴的杨秉睿出现在她身后。

一副大嗓门嚷嚷开来:“我说田小丫,你说你一个村姑的名字,是不是乡村来的呀?你看你画的画,爷这么帅的脸竟被你画成这么土气,嗯,土!”

小丫回过脸去,瞪大眼望向杨秉睿,心中来气却硬是半天想不出一个词骂他。

画室的人三三两两回来,有几个听到的竟也忍不住投过身来看田小丫的画,杨秉睿沾沾自喜的表情,认定田小丫是被自己唬住了。

田小丫转过身去,抓起笔来继续画,看不出她的表情是否愤怒。

徐毅冉猛然站起身,生气道:“就算人家画得不好,你也不该说这种话,你这人有没有点素质,低级没品男。”

杨秉睿脸皮强大得很,他干巴巴的笑声再次污染众人耳朵,话中仍然带刺:“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低级没品男?哼,不过你这样说也算是承认田小丫画得不好了。哈哈,看到了吧,田小丫,可不是我一个人说你画得不好,你说你画得这么差,还考什么大学,太逗了。”

就算这个大学不上,田小丫也不想放过这次反驳的机会,只见她刷刷两笔便将一大坨屎画在了画像的嘴上,一边画一边说:“吃屎去,好好吃,多吃点,你的嘴只够资格吃屎,要不然就不会这样臭人。”

冉冉望过去,一脸惊诧,最终忍不住笑出声。

杨秉睿立即幻成一脸愤怒,凶神恶煞道:“你凭什么在我的画像上面乱画?”

田小丫不甘示弱,腾地站起身,两眼愤怒瞪住他的脸:“凭什么?就凭这画是我画的,我想怎样就怎样。你不是嫌他土么,既然土,就应该去吃屎。”

“你,你?”杨秉睿憋出几个‘你’字,最终败在田小丫愤怒的抗议中。

她骂的是画中人,若是他承认她骂的是自己,那就等于承认她画的人即是他本人,实在可气。

想不到她小小个子,一肚子的坏水和坏心眼!真是不好惹。

杨秉睿愤愤转过身,却不想碰到刚入门的王瑜。

王瑜还未明白发生什么事,却是看到田小丫涨红的脸颊和微微颤抖的唇角,显然刚经历过一场嘴舌之争。

杨秉睿一脸无所谓的模样,心底却是一肚子倒霉的水。他想狠狠摔东西,又怕在一群女生面前丢了颜面,干脆当作什么也未发生过,竟独自坐到林欣嘉的位置上去了。

待平复了情绪,田小丫才取下瞎画的头像,准备重新画一张新的。杨秉睿再可恶,这布置的作业还是要完成,他有什么资格与她重要的前景相衡量?所以这些无所谓的生气,在下一刻就不应该存在。

他是他的模特,她仍是她的画匠。

杨秉睿整个过程中板着一张脸,林欣嘉如她自己所讲果真不再出现。没有林欣嘉,他做这个模特实在是没任何意思,特别是下面有一个满肚子坏水的人在盯着他,盯得他满身不自在。

他本想一气之下开脱离去,却一想自己日后还会进画室与林欣嘉亲密接触,这一时不忍则乱大谋。再说他一个男子汉,为这点小事惹红眼,实在是小鸡肚肠,不够男人。

索性,他睁只眼闭只眼,一副吊儿郎当看似完全少了心肺。

到了下午,三个小时的素描被延迟了五个小时,总体上是强调时间来刻画人物五官细节,其余的学生大都做到这点,田小丫时间上不够,速度仍是把握到位,大体上是完成了作品。

到了点评时候,田小丫端着忐忑不安的心,忽然产生不良的第六感。

这种心情在田小丫出来学画开始,从未间断过,她知道自己除了硬着头皮去应付,显然没有更好的法子。

在所有人将画都交上去后,杨秉睿特意去于老师手上漫不经心翻了翻,看不出他一脸鄙夷的态度究竟意味着什么,冉冉低声朝田小丫说:“要说到所有的老师点评,我感觉于老师是最公平最端正的,不过她有时太刻薄了,还有,她这次不让我们写名字上去,估计是怕伤及一些人的自尊心吧,看来她的毒舌要来的更加猛烈了。”

田小丫暗想:“不会是这次又要被狠狠批了吧?”

那跑道上偏离正确方向的致命错误,明显已成为她人生中最大的打击,或许她根本没必要在意其余的打击与讽刺,田小丫暗暗祈求上天,让她今晚能好好睡个安稳觉,她不知已有多久都在失眠中了。

于老师一张张开始排名,并按排名顺序贴在墙上。杨秉睿不做模特后,整个人生龙活虎,他坐在一旁啧啧个不停,直到排名到了最后几个,他即忍不住哈哈大笑,权当自己在演独角戏。

田小丫一眼望去,终于在倒数第二张中找到自己的作品。

这个排名,完全对不住中午时候于老师对她的称赞。

即便老师再赞赏她的态度和诚恳努力,但排名始终是最好的印证,相比之下,一切夸赞赏识均显得无力荒唐。

冉冉此刻也吐吐舌头,低声庆幸道:“还好还好,我在中间的位置。”

她又仔细去寻找田小丫的,一时半会没有印象,便肩膀碰碰田小丫,小声问:“你的在哪个排名?”

田小丫支支吾吾,最后还是豁出去:“倒数第二张。”

冉冉有些吃惊,又小声说:“也怪不得你,要是没有那个讨厌的人,你上一张不至于这个排名。”

状态再不好,画技是摆在这里的。而不稳定的画技,更是考场上的大忌。所以,田小丫认为根本原谅不了自己。

她几乎不再有心情听老师讲解分析各位的排名,只想快些逃离这个圈子,不要再回来,不要再出现。

此刻除了厌倦,对自己与未来产生无限迷茫,恍若一切是虚幻,她终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无论用尽多大力气,她仍是不起眼的尘埃,任由人侮辱。

她究竟是怎么了?

时间即逝,终于讲到了最后三名。

于老师先是犹豫一会,最后才将最后三张一齐拿出来说:“这二十多幅作品若是分出个ABC级别,那这三张应该是连C都不是。所以我就一起拿出来说了,这种水平,在如今这个时候,可不是单靠努力就能考上学校的,自然,你说靠运气,我也没看出来这几幅作品有哪个老师会眼瞎到挑中它,可以说除了是用笔画出来的,其余没有任何优势。连单纯的人物比例透视都没掌握好,其余再说也没用。好了,今天就讲到这里,晚上请同学们再去临摹一张中老年男人作品,特别要注意好观察别人作品的比例和透视。”

虽然没一张张指出来点评,而这个结果并未让田小丫舒畅多少,显然她的作品已经不值得拿出来单独点评。这真是极大的讽刺,比骂你一千遍一万遍都难受,或许,她田小丫是真的不适合学画画?

那么她曾经那么爱过的画画呢?是不是这个梦就不该真正产生过?

她本是心情到了低谷,在大家纷纷取回自己的作品时,杨秉睿这个不识好歹的大吼一声:“我知道倒数第二张作品是田小丫的,哈哈,我就说我没看错的,就她的水准,才能把我这种五官英挺的男人画成这副模样,怎么看怎么都像地狱里的阎罗王。”

他取笑完后,一部分人已纷纷看向田小丫,再看看杨秉睿,不清楚这个男生为何这般针对田小丫,分明是与她过不去。田小丫的脸立即涨的通红,旁边的冉冉替她取回画,谁知放在田小丫手中便立即被她撕得粉碎。

她的动怒,除了能将火气撒在这张画纸上,她还能抵抗什么?

杨秉睿见她动怒,加上眼眶周边泪光泛泛,本以为她会说一些难听的话来极力反抗,不想她最终只撕了手中的画,倔强地收回眼眶的泪,独自坐回原先的位置,一言不发,看也未多看他一眼。

其余的人纷纷交头接耳,大多数人用一种不善的眼神看向杨秉睿。于她们而言,田小丫毕竟是画室同学,这个杨秉睿一个外人又凭什么说他人的不是?

杨秉睿与大伙并非很熟,正要逃出画室准备溜人,却不想刚走几步被一个人追上来,这人却是王瑜。

王瑜一副大男孩的沉默与沉稳感,虽说与杨秉睿是同龄人,看上去是成熟懂事得多。

他叫住杨秉睿。

杨秉睿看到是他,没来由尴尬哼两声:“叫我做什么?”

“你应该去向田小丫道歉。”

“我凭什么向她道歉,我说的可是真话。”

“就凭你是个男人。”

郑芬芬这时也奔上来,义愤填膺道:“对,你一个大男生,怎么就和一个小女生过不去,就算她之前有针对你,但你总不能欺负女生吧?”

“我又没打她,怎么欺负她了?”

王瑜不理会他的强词夺理,依旧那句:“去道歉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