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一纸渐暖少年梦

少年不识愁滋味

一纸渐暖少年梦 小姽 2043 2015-11-20 16:25:02

  一个上午匆忙结束。

田小丫领着自己的画,正犹豫要不要去向老教授讨教两句金鼎名言,却被冉冉直接抓住:“我们先去吃饭,画的事你不愿意就别勉强了。”

冉冉明白田小丫的内心挣扎,大伙将老教授严严实实围在台子上,一时半刻是难以挤进去,即便冉冉也动过这个念头,在发现正犹豫的田小丫后当即断了念想。

她们才不稀罕大师的点评,反正她们的水平够不上。

若是所有人都去讨教,唯独自己不去,心中多少不适,像好看的裙子偏偏破了个小角,穿在身上心里揪着。虽然知道并非一两句点评便能改变一时的水平,但好像受过大师的点评更容易换来心安理得。

若是有人同自己一样不去凑这个热闹,也有人没受到这个点评,这空缺的一部分随即会得到填充,管其余人是不是因为点评提高水平,总有个人与自己一块葬身海底多少是安慰。

无论做什么事,两个人一起总比一个人被抛下落后的好,好歹有个照应。

田小丫放下手中的话,点点头正要走,却看到林欣嘉毅然在作画,并未挤进队伍里,王瑜则站在旁边等众人逐个被点评,倒是听得非常认真。

杨秉睿更不用说,自然是第一个挤进去的人,不知道他究竟画了个什么玩意出来了?

冉冉拉住田小丫往外溜,正溜到楼下放缓脚步,却不想有人从后面叫住她们两个。

真的是林欣嘉。

这种女生,实在是让人难以琢磨。不过冉冉不想再去琢磨,她早分析出林欣嘉是什么样的人,大概是恨不得全世界的人和事均随她意愿来往发生,是自傲到骨子里的公主病,这种病肯定是在一个以她为中心的家境和圈子中培育出来的,多少和她漂亮有关。

但漂亮的人多的去了,冉冉不想再和这种人接触,虽然她平时还挺爱操人家八卦的心,而八卦只是八卦,八卦的人不稀罕和自以为是的人套近乎。

“叫我们做什么?”冉冉不好气道,拉住田小丫准备加快脚步撇下林欣嘉。

林欣嘉并不意外冉冉的态度,她此刻显得单纯无知,大眼眯眯笑:“我请你们去吃面,怎样,好久没一起吃饭了?”

冉冉哼了声,依然不怀好意嗤笑:“你应该叫你的王瑜小情人去的。”

田小丫偷偷扯了扯冉冉的袖子,大概是提醒她说话有些刻薄了。

林欣嘉并未见得多么不高兴,她讪讪一笑,当然不会再厚着脸皮叫她们两个一起去吃面。

她肢体僵硬得转身走出不多远,冉冉再来一句:“惺惺作态。”

田小丫不喜欢背后节外生枝,打住冉冉说:“要是不喜欢她今后就少来往的好,没必要背后说她,更没必要冷嘲热讽人家,对你不见得有什么好处。”

好处当然也是有,大概就是过了把嘴瘾,冉冉乐意,她样样不如人家,难道还不能嘴上比人家厉害点?再说,林欣嘉当自己是人群中心的病确实得治治,冉冉认为自己就是替她诊治的高明医生,不收费权当是看得起她。

田小丫再看向林欣嘉一人洒脱的背影,完全感觉不出她的孤单,她或许真的不需要朋友,只需要一个人。

田小丫时常觉得自己一个人时,多少是落寞的,所以这一刻她反而羡慕起林欣嘉的洒脱淡漠。

冉冉说她是以自我为中心的公主病,田小丫多少不解。她从未体验过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更不知公主病究竟是个什么玩意,正要问冉冉时,冉冉正喜气洋洋地撇到了别的话题。

若是说林欣嘉的小性子算是公主病,那杨秉睿这种爱折腾爱表现的性子算不算贱民病?

他突然回过神时,发现心仪的女神早已不见踪影,顿时悔恨不得了,直接将画放在了老头手上,也未多听一句评价便匆忙挤出人群。

老头方才一愣,再看看他类似于超级大儿童版的卡通头像,叹气连连,头摇得像拨浪鼓,大有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神情。

杨秉睿三两下奔到楼下,左右张望不见人影,好一会他才注意到另两个缓缓前行的熟影,定睛一瞧,正是田小丫与她的同伴。

杨秉睿犹豫片刻,果断追上去叫住她们。

“喂,小丫,你看到林欣嘉没有?”

他大概也只记得小丫的简易名称。

小丫并不惊奇他能叫出她的名,所有人听一遍都能叫出她大名,或许还真该万幸这俗不可耐的大名。

但她此刻特别后悔这让人随便就能记忆的名字,至少现在她不希望自己名字被一个随便的人随便叫出口,他凭什么小丫小丫的叫唤得这么亲热?

冉冉一副心不甘的小模样,屏足了气才敢提醒杨秉睿:“叫我冉冉,也挺好记的。”

杨秉睿见田小丫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于是亲切与冉冉打招呼:“冉冉,你看到林欣嘉往哪个方向了?”

冉冉微扬的小脸洋洋得意,田小丫偷偷瞟过去,分明在她眼球里看出狡黠之意。

果真,她指指另外一个相反方向:“就那边,她说去附近吃饭,我们觉得太贵就没一起跟过去了。”

杨秉睿连一声道谢也没有,更是正眼未瞧一眼田小丫,便嗖嗖得似离弦的箭一样乱射出去。

冉冉朝田小丫挤了个机灵眼,呵呵道:“就他这蠢样,看吧,姐们给你报仇了。”

田小丫望着杨秉睿奔去的方向出神,突然间,她算是明白为何冉冉会说林欣嘉有公主病了,这个病,是有这等贱民给滋生出来的。如果不差,王瑜将会是其中一个。

所以,林欣嘉与她们真的不是一个阶层的人。公主病可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人能发作就可以发作的呐。

想清楚的事情似刺骨的凉意,让人的精神一阵寒栗,片刻后更令人整个清醒,似浇灌了全身的方位,田小丫此刻再清楚不过,她不能有任何多余的想法,只需机械似得画下去,等待时间顺其自然的发生。

这才是真真实实的世界,她不该偷偷想着任何的不可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