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一纸渐暖少年梦

阴魂不散的男孩

一纸渐暖少年梦 小姽 3030 2015-11-16 12:36:43

  晌午时分,画得快的学生已经画的差不多。

趁着大家准备休息时候,杨秉睿立即退下台一个个看了遍,边看边嘴碎:“哎呀,这都是画得什么玩意呀,我这么帅的面孔怎么都被画残了,就没一个能画得正常到位的?”

直到走到林欣嘉的画架前,他才止住喋喋不休。

田小丫并未离开画架前,也没让杨秉睿瞟到她画的头像。

待冉冉转过身一看,尖叫道:“哇,凶神恶煞,你画得是阎罗王吧?”

田小丫嘘了声,抓起冉冉的手说:“我们先溜走去吃饭吧!”

杨秉睿并未听到她们的交流,只一个劲地朝林欣嘉的画像傻笑:“呵呵,就知道嘉嘉最懂我,将我画得最英俊,最好看,一看就是画技超群,其他人和你比起来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林欣嘉懒得搭理他,却朝王瑜笑道:“我们一起去吃午饭可好?吃完后再回来交流画技?”

王瑜望向杨秉睿,有些迟疑。

最终却是委婉拒绝:“你和你朋友一起去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这让林欣嘉颇感意外。

在一旁偷偷留意的郑芬芬可是开心,她立即扑上前来假装很巧与王瑜打招呼:“王瑜,要不我们一块去吃饭?”

王瑜点头:“好呀。”

杨秉睿嘴角一撇,心里暗暗奸笑:“哼,小子算你识相!”

另一面他却极力讨好林欣嘉:“你看,人家帅哥不愿陪你去,人家有别的美女哦,要不我和你一起去吃饭吧,我请你吃。”

林欣嘉哼了声:“不用,再说我为什么要和你一起吃饭?”

杨秉睿毫不泄气,仍是努力坚持:“你和我一起吃饭才能多有机会观察我的长相呀,这样才更有机会将我画得出神入化,画出你的超凡水平呀,你说是不是,到时第一名非你不可的。”

“我可没有兴趣拿第一,再说,你有什么好观察的,不就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而且这张嘴是歪的,贼眉鼠眼的,没什么好画的?”林欣嘉继续哼了声,背上自己的书包就撤离画室。

最后她抛给杨秉睿一句话:“别跟着我,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还有,下午我不会来了,那张画算我作废。”

杨秉睿整个人瞬时似抽出魂魄,变得奄奄一息来。

直到最后走的于老师推推他僵硬的身体,嗤笑他:“怎么了,痴情小傻子?这次打击是不是更刺激?所以别怪小姨不帮你,是人家美女根本不甩你这种类型的,你说你要是像王瑜那种踏踏实实学画的男孩,哪个女孩不愿钟情与你?别天天整些没用的,走,吃饭去,你请客呀!”

杨秉睿继续叹口气,一脸无辜状:“我说于大美女呀,我也想呀,可你知道我根本不适合踏踏实实的,我天性就这种吊儿郎当的性格。再说了,我们学校可就有很多小女生喜欢我这种坏坏的类型呀!不是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么?”

“那是说男人,不是说你这种乳臭未干的小子,你个没出息的。”

杨秉睿随于老师走出画室,纠结一番后,忽然嬉笑两声。

于老师一阵发麻,即将感觉会有不好的事要发生。

“年轻人的脑袋能不能保持正常一点,就你这犯傻的样子,谁敢跟你一起去吃饭?”

杨秉睿根本不介意于老师对他的谴责,反神秘兮兮悄声对于老师说道:“年轻漂亮的小姨,你说要不我也来画室学习如何?”

于老师忽的瞪大眼,诧异道:“就你?你要是想学画画可没什么,就是怕你不认真学,天天骚扰同学,你要知道,我们这个可是高考班,是大家竭尽全力厮杀的战场,你进来做什么?你这种人,根本就不适合。”

“我怎么就不适合了,我不也是面临高考的应届生么?当然了,现在学是有点晚,不过我会努力的,大不了再复读一年呗。”

“哼,你说的可轻巧。”

他们走到附近不远的一家小面馆,杨秉睿又啧啧了两声:“我们就吃这个呀,附近不是有大餐厅么?”

于老师嘿了一声,恍然大悟:“说来也是,说好你请我吃饭的,我怎么就来这种便宜的地方。”

她虽这般说,显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待她入座后,杨秉睿跟着入店再环绕一下店内,这才注意到旁边位置上有两个像是面熟的面孔。

他正奇怪着是哪位,便听到隔壁座的一个短发女孩朝他们这边喊来:“于老师,你也来这里吃饭?”

于老师转过头去,看到青春洋溢的徐毅冉和田小丫两个女生,跟着乐呵呵道:“原来你们也在呀,我就说怎么整个画室的学生都去哪了,这家不错的小馆子都没人来呢?”

杨秉睿嘴角稍露不屑,哼了声:“不知道哪里能看出不错,一看就是档次水平不够的小破餐馆。”

他刚落下话音,却不想被另一个黑发过耳的圆脸女生瞪住,他仔细打量一番,分明就是之前在画室里明目张胆去观望林欣嘉的小女生。

看她穿着打扮灰不溜秋的,除了一双圆溜溜的大眼,脸上肉嘟嘟,实在没有任何精彩之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中学发育未全的初中生。

她凭什么明目张胆瞪人,杨秉睿暗中讥笑两声,却听到于老师叫了声这个丫头:“小丫,你最近素描有进步哦,看得出你下了苦功夫,想不到短短几个星期,你的进步可是最大的。”

田小丫当即小小一怔,平时与于老师交流并不多,没想到她能记住自己,心底多少是喜悦的。

冉冉立即来了斗志,一个劲地追问:“于老师,那我呢?我的素描如何?有希望考进一般的院校不?”

本以为于老师会继续说两句好听的,怎知她连表面话也没不愿给冉冉。

“你的呀,先前水平是在田小丫之上,可最近这段时间,你显然有落后她一些了,你自己也要反省反省,不过画技本来就是需要领悟的,有些人画到一定时候,几年内怎么画也难以进步。”

冉冉一听立即苦脸喊道:“于老师,你不会吓我吧,你的意思是我这种再画几年还是这样?那我再复读几年也没用了,也考不上大学了?”

小丫正想安慰,却不想于老师旁边的男生就一坏嘴巴:“所以呀,人要有自知之明,不适合的就不要去勉强,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成为达芬奇的。”

田小丫真心受不了他的洋洋得意,自然也讨厌这种以挖苦别人为乐趣的人。想不到他一副还算不错的皮囊下,掩藏的是这等残次品。

她思量一番,即是回嘴又是安慰冉冉:“当年达芬奇一遍遍画鸡蛋的时候,身边肯定也少不了一些嘴碎的家伙,他们不明白别人的辛苦与毅力,所以他们不会知道人家日后非凡的成就。让他们去说呗,反正都是历史前进轨迹中的一块臭破烂石头,挡路不说,还让人瞎翻跟头,不过早晚会被人给收拾干净的。”

于老师这不正要责备杨秉睿的不懂事,却不想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小女生嘴巴竟是这般厉害,直说的于老师哑口无言,她想现在杨秉睿这小子是遇到厉害对手了,看他往后还敢瞎损人。

杨秉睿果真不再多嘴,等面上来后,他突然投向田小丫的位置,问道:“喂,那个小丫头什么的,你叫什么来着?”

他是不是要她报上名来,好往后一起给算账?

田小丫不亢不卑,挺直了背说:“我叫田小丫,不是喂,如果你是觉得心里不爽可以找我麻烦,我愿意奉陪!”

于老师差点笑出声来,她盯住杨秉睿,嗤笑他:“你一个大男孩,和一个小女生过不去干什么?说不过人家就不要说,闭嘴,吃面。”

田小丫瞬时反应过来,朝于老师道歉:“对不起,于老师,我不是故意的,只是……”

谁知于老师乐呵呵一笑:“哈哈,田小丫你说得对,说得太有道理了,这历史的轨迹就是存在一些破烂需要收拾,哈哈,没想到你小小年纪讲的话却挺有水准的。”

冉冉忘却方才的不悦,朝田小丫竖起大拇指,呵呵赞道:“嗯,想不到田小丫你口才这么棒,才华横溢呀!”

这是哪门子的才华,小丫心知肚明得很,若是真和人家吵起来,她肯定是耳赤面红,一句话也憋不出来,自然是说不过这坏嘴的少年,当下正因为是小场面的胡侃儿,她才稳稳沾了点优势罢。

若是到了画室内他还千方百计去讥讽她,田小丫就不知道该作何了。

整个过程中,杨秉睿不再多话,不知是刀削面吃得好味道,还是他心情不悦,反正三两下他就将整碗大面吃光,还喝了几口大汤。

吃完后又打了个大饱嗝,完全一副没心没肺的样貌。

一会他摸着肚皮说:“没想到这种小店的东西味道还不错嘛,下次有空再过来,不,应该是以后会常来。”

隔桌的田小丫和冉冉一听,面面相觑,只得无奈耸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