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一纸渐暖少年梦

隔墙总会有耳

一纸渐暖少年梦 小姽 2997 2015-11-13 15:27:15

  世间所有的无力与仓皇不安,怕也抵不过体无完肤的打击。没有恶意肮脏的言语,没有刻薄难听的字眼,却句句似针深刺在人的骨髓,刺穿心脏,刺伤整个明亮又怀希翼的青春。

这场青春,突然就似止不住血的伤口,一滴一滴地滴血,滴答,滴答。分明想捂住耳朵,却不想血滴声完全落在心上,一切反抗徒劳。

田小丫脑海中再回想起来北京前,父母送她坐上去省城的大巴车,不停叮嘱她,要好好学习要努力画画,要考上好大学,不要辜负父母的希望和他们辛苦挣来的血汗钱。

这培训班学费一个月四千块,一只好的水粉画笔十多块,一本好的水粉纸十几块钱,一盒马利牌颜料三块五,加上2h到7b的一系列铅笔、橡皮、针管笔、速写本、素描纸、工具箱画板画架等等,以美术生每日的作画量,几天后就会更换一批新的。

她不敢再想下去,不能想下去,即便想到脑袋爆炸,除了增添心里的负担与压力,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好的作用。

反正已在众人中难堪,索性全部豁出去。田小丫暗暗提了些劲,努力张张嘴,半晌后弱弱说道:“就算我从相反的方向出发,但最终能到达终点的,毕竟地球是圆的。”

无人能想到平日安静到无存在感的人竟敢回老师的嘴,甚至狡辩的很有水准,没人再去偷偷嗤笑,反为她增添了些同情的目光。

刘老师更想不到从不起眼的小女生会回嘴,随后拖了拖眼镜框,唇边泛起冷冷笑意:“那你就慢慢跑,绕地球一圈后再回到终点。”

他一转身,冉冉立即朝他后背吐吐舌,朝田小丫挤眼嬉笑,并竖起大拇指悄声赞许她:“你厉害,加油!”

田小丫狠狠点头,暗地里狠狠发誓,从今起每天画够两张色彩,两张素描,二十张速写才准睡觉。

她抽回自己的作品后,却不想王瑜碰巧在她跟前,且小声在她耳边轻语:“我觉得你画得挺有特色,颜色用的很漂亮。画画本来就没有死标准,你不过是还没被框住罢了。”

其实,说她基础不好也对,或许说她根本没基础,像一张白纸,纯粹因为喜欢动漫才选择画画,从前那些所谓基础均不过是无聊时为打发时间的涂鸦爱好罢了。

王瑜的安慰令小丫欣慰,她心怀感激地望了眼王瑜,见他眼神流露出柔和的光,一时半会却不知该如何与他交流,最终只身回到座位上,漫无目的地挥动着手中的色彩,脑子里是空洞的,无望的。

待徐毅冉突然凑过身小声问她:“王瑜与你说了什么?多好的机会,你怎么不与他多多交流几句,一句话都不说你未免太冷酷了。”

田小丫回过神来,方为后悔,一面想着自己被老师批评,一面又错过良机,均是令人懊恼的事,她脑中一片混乱,最终将作品潦草结束。

她想着这大概是世上最失落最受刺激的一日,便偷偷在画纸后记了一行字:最大的悲哀莫过于,自知之明的自卑与无能为力的现实。画上一张苦脸,仿佛世上所有美好的事均与她隔了空间。

她沮丧收好作品,拿出一本正在学习的色彩书,开始临摹别人的优秀作品,这个方法适合各种初学者的色彩养成认识,但凡能画到和书中相差无几的时候,才有资格说入了门。

田小丫还未入门,她学了两年的美术,却始终没有入门。

中午时候,其他人均清好画具去外边找馆子吃饭,田小丫往日是随便找家面馆胡吃海吃,今日可能要例外,她包里有早上没啃完的面包,她想待会大家走了她啃完面包就可以一个人安安静静临摹。

中午休息两个小时,下午画完还有晚自习时间学习,通常到晚上十点才下课。

田小丫平时回宿舍也会临摹几张速写再睡,一般是过了凌晨一点。

中午虽会犯困,但这次警示性的预告让她再没有贪睡的念头。少睡一会,多对得起自己渺茫的前程。

见田小丫还未有动身念头,冉冉才缓缓挪到她跟前,一副悲切到头的苦脸相,让人看了心生悲哀。

“小丫,你不去吃饭么?”

“嗯,我再多画会。”

“要不我们一起去吧,我陪你一块。”

田小丫想到吃剩的面包,却不忍心拒绝冉冉的好意,好一会才点头:“嗯,待会再去吃吧,这时候人多。”

冉冉左瞧右瞧,待发现大家走得差不多,才说:“今天真是烦,田小丫你没事吧,那个姓刘的说话真是太狠毒,这几个老师中就他特别狠,其实我们好多人都被他狠狠说过,没几个人特别喜欢他啦。”

小丫知道她一片好心,好不容易挤出点笑:“我没生他的气,我是气自己不争气,不过也没关系,还有四个月时间,可以突破很多的。”

“嗯,你有这份信心就好。”

小丫不由得感动,忽然想起冉冉那会红了的眼眶,她肯定比起自己也不会好受多少,两人的遭遇相似,多少有些惺惺相惜。

“冉冉。”田小丫素来不会安慰别人,想了好多,才说:“其实我觉得你画得还行,只要不考美院你仍是有希望的,像我这样,可能普通高校也难。”

冉冉抓了一把毛躁的中长发,嘿嘿直乐:“我从没打算考美院,连考北京的学校都不敢想,反正今年不行我再考虑复读,对了,你知道么,其实王瑜是复读生呢。”

田小丫想不到有这号新闻,两眼瞪圆:“真的?”

“嗯,这里很多复读的,你应该知道艺考生为了能上满意的学校,复读两三年实在不出奇,所以你没必要这么紧张。”

冉冉说得起劲,见四周无人,继续唠嗑:“就说林欣嘉,她其实也是复读生,要不然你看她画得那么好,在我们这里算是最顶尖的了吧,其实她文化课不行,还是北京本地人呢,文化线要求那么低她都不行,啧啧,北京人就是好福气。”

田小丫半晌没回过神,“林欣嘉是谁?”

冉冉顿时恍然大悟,拍了拍脑袋说:“瞧我这个记性,她请假一段时间你来得晚自然没见过她,不过她长得真的挺漂亮的,画也画得扎实,听说她高中读的就是艺术学校,我想她肯定是从小学画画的,家里条件好,画这么多年画得好没什么出奇的。”

一说起林欣嘉,冉冉简直喋喋不休来:“不过她文化课不好,听说去年高考前有男生因为她打架斗恶放弃了高考,以她的条件,肯定是非央美不读的吧,前些日子那个男生来过我们这儿,人挺帅的,就是有些痞气。”

她深思了会,像是自语:“嗯,比起王瑜来,我觉得还是温和型的王瑜帅些。不过王瑜去年就在这家培训班了,恐怕和林欣嘉都熟悉,这里好几个都是去年就过来学的,我们新来的人特别还是外地生就妄想打进她们的圈子。”

田小丫插不上嘴,她并不爱听人家的八卦,于是站起身准备劝冉冉离开时,冉冉再问她:“小丫,你文化课怎么样?”

“嗯,平时五百分上下吧。”

冉冉显然有些吃惊:“不会吧,五百多能上一般的本科,你为何要学画画?”

小丫并非这样认为,耸耸肩道:“在我们那边,文科生五百分只能进专科院校,还是地方的专科院校。”

“哦,说的也是,我们那边文化分数线也高,不过我是文化课真不怎样才学得美术。”

她们一边说一边走出画室,小丫发现右侧的另一间画室门敞开,于是往里边多瞟了眼。竟看到有个女孩留在里边,她此刻坐在一张课桌上,一副轮廓分明的素描竖在她不远的正前方,画中的人物是位沧桑老人,让田小丫望一眼便印象深刻。若真是这个女孩的作品,那她真是个厉害的人,画技不凡。

让小丫更为深刻的是,女孩披着如黑绸缎的齐肩长发,左腿懒懒地架在桌面上,另一只自然垂放,她倾斜的身子半倚在左腿上,撑着半张脸的左手指间夹着一只香烟,是一只细长的女士烟。她半张脸尤其好看,小巧的唇角间悠悠腾起一缕淡淡烟雾,无法让人讨厌的慵懒味道。

田小丫第一次见到女生抽烟,没想到是这般优雅与慵懒地迷人,似一道璀璨烟火摄住她的眼球,这一幕便让她一生难忘。她恍惚感觉,眼前的女孩,才像是整个烂漫年华中的女主角!让其自卑的心理再没法停靠。

冉冉当然注意到这个女生,半晌才幽幽在田小丫耳边吐出三字:“林欣嘉!”

田小丫猜想,她接下去想说的肯定是:我草,她什么时候回来的?开始说她的话是不是全溜进她耳朵。

田小丫无奈摇摇头,拍拍冉冉的肩说:“走,我们吃饭去,有点饿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