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一纸渐暖少年梦

一纸渐暖少年梦

小姽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5-04-27上架
  • 92766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暗恋绞着痛

一纸渐暖少年梦 小姽 2320 2015-11-13 15:25:05

  田小丫奋力仰着脖颈,整具身子用力往前倾去,根本不用顾虑会不会被推入人海淹没在人潮拥挤的腿柱子下。

她从挤上公交车这一刻开始,便认定自己是一波随人潮颠簸的浪,不巧的是,她是一波大浪,搅得周边人歪嘴斜脸的不情愿,纷纷转头盯向她。见她一手提着大画袋,一手工具箱,背后还背个大书包,大概便猜想到这是个可怜的应届美术艺考生,无人再多加抱怨,只得忍声吞气认定是倒了霉。

田小丫摇晃着身子往里头挤,挤过一站又一站,望过一波又一波飞逝的窗外街景,躲过一波一波的人潮。她微皱的小鼻头紧锁的眉头上显然有些小心思,却因为手上重物勒得手心有些胀痛,什么心情都懒得使出,挂在她脸上的表情漠然得不似一个十七八的少女。

站了四十来分钟,下了车,田小丫带着侥幸的心情窃喜,总算将每天最头痛的一关闯过去,其余的关卡多少希望再顺利些。

她整理好心情,朝Y美院南门口左侧巷子里一家美术培训班走去。

原本还算平淡的心情,忽而在看到前方一个身影戛然而止。

背影挺拔明朗,是英俊少年特有的矫健瘦长。田小丫的眼神突然迷离得出神,不由自主中流露出一阵阵的惘然。

风突然就起了。

呼啦啦得刮在脸上,有些生痛,田小丫缩缩肩裹紧身上大衣,本想加快步子小跑,又怕不小心追上那狭长身影,她没这份胆。

她连叫他的名字也经不住害臊。

随他步子跟在后边,他不紧不慢的,田小丫索性耐住性子,远远望住他的背影犯痴,仿佛于她而言即是桩美事。

望着望着灵魂恍若出了窍,田小丫不是没幻想。

她当然想过若是大大方方走上前,朝他咧嘴一笑,礼貌热情与他打招呼,运气好的话,她能有幸与他一道同行。

几番纠结下来,她坦诚自己胆小如鼠,恐怕老鼠也比她胆大。

从长到17岁起,田小丫没干过什么有胆的事,也没和多少长相优势的男生讲过话。她怕自己一讲话,会因为找不到共同话题变得吞吞吐吐,反会惹这些长势好又自大的男生厌恶。

与其满脑子纠结,干脆放慢脚步跟在他身后,待走进画室,各自忙各自的,谁也不会避讳谁。

没跟了几步,一个似风一般的女生从后面超赶上来。她像发现新大陆似得回头瞪住田小丫,一会又朝小丫挤眉弄眼,嘴里含糊不清地向她热情打招呼:“小丫,你还不快点,要迟到了。”

小丫假装慢条斯理,点头应道:“嗯,我知道呐。”

女孩咬下一口手中的长面包,嚼动几下,再朝小丫吐吐舌扮鬼脸,喊道:“那我先走啦,拜拜!”

她哪是赶着上课,分明是赶着去与前面的帅哥碰个巧合罢了!田小丫忍不住愤愤地想。

画室里大多数女生暗地反感过郑芬芬,田小丫虽说不上无感,这一刻却明显有些厌恶,厌恶郑芬芬看她时的表情,说不好一早就瞅到前面的帅哥,却故意在路过小丫时假装刚发现她,真是天性带戏感呢!

果不其然,郑芬芬三两步奔到瘦长身影后,拍下男生的后背,声音出奇地惊喜:“呀,世界这么大,我们这么巧,王瑜同学!”

她言语夸张,竟不觉着矫情造作,似乎天生她就拥有这种入戏的本领。

田小丫知道若是真讨厌郑芬芬,不如说是她自己故作矜持,只敢想不敢做的才算矫情。郑芬芬大方明朗,是个直率的女生,讨厌她的人恐怕多少会产生妒意,反是放大了她的优势。

认识到嫉妒心理作祟,田小丫不敢再愤恨下去。郑芬芬没有什么不好,她聪明漂亮大方,画也画得不错,一直在画室排名前五。田小丫认真反省自己,只想到这该死的‘田小丫’大名,即土又弱智的,再想起自己一双大招风耳和一鼻头的小雀斑,偶尔撞上镜子发现像毁了容貌似得,唉,实在是没有一样出众的。

人世间或许没一样是公平的,看人家郑芬芬,家境好,人漂亮,招异性喜欢,画画得好,说是考上央美绝对不在话下。

田小丫的思维飞到远在南方小城镇的父母,常年风雨无阻地守着不大不小的铺子,靠批发零售水果过生,仅有的微薄收入又将她送到北京来学美术。

怪来怪去,全怪她自己不争气,没有优异的文化成绩,没有卓越的头脑,没有踊跃的学习欲望与勤学苦练,没有的实在太多,根本列举不完。田小丫深深叹口气,宁愿现在将全部心思放在她一双与世无争的大招风耳上,至少这个是可以怪罪老天爷的不公平。

不长的一段路,她想到无数种事情的发生与苦难,若是再想下去想得老天爷承受不住,一生气天崩塌了,只怕到时那些长得个高的人也要怪罪她来。想到这儿,田小丫肆无忌惮地咧咧嘴,却发现根本笑不出来。

郑芬芬是个招摇的女生,她一面同王瑜同学说笑,一面掏出自己正在吃的面包凑到王瑜嘴前,感情好到准备亲自喂他,卿卿我我的实在像极一对恋人。

田小丫耷拉着脑袋,在背后远远听到郑芬芬的爽朗笑声,才觉得天际间顿时黯然失色。

王瑜虽笑着摇头杜绝了郑芬芬的好意,身子却老实的与她挨得紧密,那一瞬间在看她说话时眼里是透着柔光的,他本是个温和的男生,帅气儒雅,说话和画得画一样轻盈美妙,看得出家境家教均不会差,算是个无可挑剔的美少年。

田小丫没来北京之前,她断然认为世上最帅的男生是高她一个年级的校草陆凯,在偏远山区的小城镇上,有一位各方面看上去均不差的男生,实在算一件奢侈的事。当时班上所有女生都背后里讨论过陆凯,田小丫没见过他本人几面,偶尔遇到即是擦肩而过,陆凯估摸根本不知有个叫田小丫的姑娘存在。

在半个月前,田小丫第一次来北京又被推荐进这家画室学习,从见到王瑜的第一眼起,田小丫有一种被人用机关枪扫遍全身却不知疼痛的感觉,她满脑子只认为这完全是不可思议的见识呐。

她想待她回老家后,肯定正眼都不愿多瞧陆凯一眼。陆凯与王瑜比起来,根本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人。

当然,王瑜不仅仅知道有田小丫这么个人,并知道她是从西南方的小城来的,或许还知道,田小丫画得画无比的惊奇,连老师也惊讶过不知要如何调教她是好呢!

这些事现在想起有什么意思呢?王瑜知道她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呢?他现在与郑芬芬走在一起,若是俩人真好上了,那剩下的就只有痛苦加无边无际的单相思。田小丫才真正意识上喜欢过一个人,却要无疾而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