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一纸渐暖少年梦

无法交集的平行线

一纸渐暖少年梦 小姽 2762 2015-11-13 15:28:57

  冷空气过了好几日,天气终于微暖。

田小丫随时随地会想到冉冉说得那句“我看林欣嘉也不是什么好鸟,她故意接近我们,其实就是为了那日我背后里说她的话报复来着。”

似乎从那日后,林欣嘉鲜少与她们两个走动很近。或许冉冉有道理,而田小丫认为这定不是报复,只是林欣嘉擅长利用自身所持有的美人优势,从她说出那句“我去亲近王瑜如何,或许他会喜欢我”起,田小丫便已在脑海中将这个女生诠释好。

她自信,傲慢,喜欢挑衅,若是作为对手实在不是个好惹的角色。

此时田小丫坐在末班公交车靠窗的位置,北京的夜景有说不出的慵懒味,虽不及南方大城市的灯红酒绿,路过几处昏黄街影处似隐藏着神秘忧郁与苍凉。

田小丫想,可能是来北京学上美术后,不经意间染上多愁善感的文艺范儿。她又根本捉不透文艺,除了画憋屈的画,显然更担忧不知所措的前程与辛勤的父母所产生不安,忧伤是潜意识,文艺范的多愁善感她显然是没资格。

夜色愈深,她晕晕沉沉拖着沉重的步伐与画具回到住的地方,在四环外,一张不大不小的床铺,一间只能腾一具身子与转身的小屋,这单间是常年居住在北京的大姨托熟人找到的,价钱正好,起码她有专门的空间继续画画。

夜深人静时,田小丫会拿出笔临摹十多张全身速写,她知道自己画人物手脚不是优势,临摹完后再画足不同姿势的二十只手脚,画得快也不过两个多小时的事,但最近她速度明显放慢,待完成作业后,田小丫擦擦摇摇欲坠的眼皮看看表,才发现时间早已过了一点整。躺上床后,她认为三秒便能睡熟过去,怎知眼前浮现的全是王瑜那张轮廓分明的侧脸,她不清楚为何不会浮现他的正脸,等想明白时,她恍然大悟,原来她从未近距离正面瞧过他英俊的面庞。

想到这些,田小丫苦涩一笑,忍不住责备大晚上的痴心妄想,待一阵辗转难安方才不知不觉进入梦乡。

和往常一样,田小丫是踩着点进画室,上午的课程是画速写,每个人都要做一次模特让其他同学画,动作姿态按照老师规定。

画完后会立即评出成绩,田小丫忽觉头大。

她一是害怕做模特,二是害怕拿不出手的成绩。

教速写的王老师年轻风趣,说是刚毕业的美院高材生,兼职带他们画室的成员,田小丫好几次站在他身边看他飞快画速写,五分钟一张,人物的比例与衔接非常自然,线条大胆流畅,即便背景这配角入了他的画面,也显得风趣有味。

田小丫尝试模仿过他的画法,结果是整张16k的速写纸画不够一个人,再后来她换上素描纸,素描纸上铅较快,用线条流畅,几番下来,她终于将人全部画入,仍然忽略构图问题。

本是一些及其微小与基础的问题,田小丫硬是练习不下几百次,她从这件事上忽然怀疑自己,是不是真不具备画画的天赋。好歹说水粉色感不强,素描是因为人物质感不好把握,可是最基础的速写,她该如何解释?

削好笔的田小丫静静等候王老师发布命令,不想王老师第一个就点了田小丫和王瑜的名,让他们两个站在中间做模特。

冉冉推推还在发愣的田小丫,田小丫回过神来,不敢多看一眼冉冉,全身紧绷得像个机械人似得走进同学们围住的圈内。

待坐在被老师指示的椅子上后,左右环视一圈周边围过来的同学,当目光停在林欣嘉脸上时,却不想她朝自己眨眨眼,做了个v字手势。究竟意味着什么意思,田小丫恍惚着。

王瑜动作稍微慢了些,待田小丫坐好后他才走进,先一眼望到田小丫,朝她微微一笑,田小丫假装不经意别过头,便看到冉冉挤眉弄眼似得一脸不怀好意地笑。

在旁边的几个女生交头接耳,时不时望望王瑜。田小丫再偷偷瞥到郑芬芬,看她一脸的不情愿,嘟着小嘴埋着头,完全不理会外边的世界,仿佛小丫也与她染上仇恨。

王瑜按照老师的指示靠近些田小丫,却不想王老师说道:“王瑜你干脆面对面坐在田小丫对面,两个人像是小情侣似得窃窃私语。”

虽然中间隔着张桌子,突如其来的亲密感仍令田小丫刹那烧红整张脸,所幸室内光线没那般敞亮,田小丫算不上肤色白皙的人,她只能暗暗祈祷别让其他人发现就好。

王瑜非常利索搬来一张椅子,坐好后侧过身与田小丫面对面,待几番调整好位置,他才问老师:“我要不要和小丫说点什么?”

田小丫抬起头一阵疑虑,王老师突然叫停:“小丫,就这副表情,别低头了!”

然后再朝王瑜说:“王瑜,你就用右手拖个下巴,脸别向左边一些,嗯,嗯,对对,就这样,腿再伸长点,伸出来,好。”

又不是拍戏,有没有必要矫这个情。郑芬芬抬起头望到他们两个时候虽面无表情,落在纸上的铅笔显然已变得刻薄,硬是将小丫两只大招风耳夸张三分,体型也胖了些,表情略显呆滞,却将她身边的王瑜刻画仔细,一副不愿搭理她的傲慢模样,简直是一个英俊少年与一个懵懂丑女孩的鲜明对比。

这种对比的速写法在画室相传甚久,高与矮,壮与瘦,笔直与弯曲,近景与远景,实与虚,但凡掌握好,控制好比例与构图,一般都不会给太差的评价。

当时田小丫整个脑海里只想着快些摆脱这个过程,虽然才十五分钟左右的模特,仍让她感觉这段时间像过了好久好久,久到她望到王瑜半侧的脸,仿佛生了一辈子的情。她害怕这份感情的繁衍,害怕克制不住的心跳加速,害怕一切像收不回的罪恶感,让自己滋生无助的前景。

她与他,其实是不会有交集的平行线,所以这份相思之情不如早早断了的好。她这般想着,心生悲凉。

十五分钟后,田小丫暗地松口气站起身,正要往回走,不想王瑜朝她温和一笑,说:“这是我们的第一次合作哦,感觉不错。”

他说这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田小丫没敢多注意他的眼神,低着头佯装搬椅子撤到原先的位置。

冉冉一见她回来,立即举起手中的画板给她看,嘴里一边嚷道:“怎么样,把你们画得挺般配吧!”

她声音很大,惹得所有人将目光投向她们,鄙夷,不屑,没有一分赞许。

田小丫望过去,冉冉的速写画得真不是一般的烂,若是说将田小丫身材画得变形,那她将王瑜是缩了好几公分,比例几乎不对称,构图上稍微好点,才显得没那般不协调。

田小丫忍不住低头看看自己滚圆的身材,一件没有特色的带帽休闲棉袄,肥大的布裤,灰色的运动鞋,头发梳成只马尾在耳朵后,露出个光光的大额头,实在是画笔下的土肥圆呐!她本身这样难堪,怨不得人家的丑化。

王老师收上大家的作品,当下在地面上摊开,然后一张张挑选出来分出好坏等级,冉冉看到自己的作品又被排到最后几名,实在不开心,便轻轻推推田小丫:“你看他们都将你和王瑜画得那么鲜明对比,怎么就排到前面呢?”

田小丫一眼望到排最前的几张,个个将她和王瑜画出了美丑的对比,她自然是那丑得不堪入目的。即便如此,那些作品仍是优秀的,无论构图比例线条,样样都好,然而那副布置好的美好场景,总感觉是为了一种鲜明对比的讽刺存在,田小丫不想再多看下去。

冉冉说者无意,她是听者有心。

若是冉冉画得再好些,或许也会是这种大对比。明显画得不好的,并非他们认为没有这个对比存在,大概只是他们实力不够表达,仅此罢了。

王老师指出各位作品的好坏,才将自己的作品拿出来给他们参考,田小丫本来回避的目光的,却不想冉冉轻轻推推她,小声嘀咕:“我靠,也把你画的太好看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