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一纸渐暖少年梦

美人优势

一纸渐暖少年梦 小姽 2682 2015-11-13 15:28:07

  说是垂头丧气,冉冉整个人又异常振奋。

田小丫看她忽而神采奕奕,忽而沮丧,竟忘了上午那会糟糕的心情,所有印象似乎全部留在望到林欣嘉的惊鸿片刻。

她一路上不多话,只想快点吃完饭,然后回去多画一会画,几乎每一次她天真想,多练习几张,可能会有不可预想的突破。

两人没走多远时,从后面赶上一个瘦瘦的女生,黑色大褂配破洞牛仔裤,穿在她身上怎样都显得好看。她没走几步,突然回过头看向小丫和冉冉,表情凝重,看得冉冉心慌。

田小丫好奇,正想着怎样打招呼才算自然,却不想女生问她们:“你们是画室的?”

冉冉有些不平衡了,敢情这个姑娘在这儿呆了这么久却不知道她冉冉是画室的学生?

于是不好气哼了声:“嗯,怎么了?”

田小丫立即认为再没有什么要说下去的必要了。

林欣嘉似乎并不在意冉冉的情绪,她多看了眼田小丫,问道:“你是新来的吧,之前没见过你。”

小丫突感小小吃惊,回过神后点头:“嗯,我叫田小丫。”

林欣嘉面过清淡笑意,走过来与她们并排走,非常随意道:“你们是去吃饭吧?我同你们一起。”

田小丫与冉冉面面相觑,猜不出她何心思。林欣嘉愿主动与人结伴同行,明显同她淡漠的外表不对称,小丫以为,她为人应该更冷漠些才是。

三人同行,冉冉的话自然少了些,田小丫向来寡言,剩林欣嘉置于其中略显尴尬。

她似乎预料到这个可能,热情向田小丫自我介绍,而后问小丫:“你看上去不像北方女孩,五官小巧精致,恐怕是典型的南方人?”

田小丫心生意外,并未反感她的热情,正想说什么,冉冉夺过话语权:“她就是南方妹子,刚来画室两个星期不到。”

“哦,这样。”

氛围似乎并未融洽,若说起初林欣嘉突如其来的加入略显尴尬,而现在真正是一种不协调。三个人在此之前,从未有过任何交集,即便田小丫与冉冉说过几些话,又并非是朋友的关系。

好像莫名的一天,三个人恰巧碰在一起,没有什么共同话题,没有任何志趣相投,仅仅是在同一画室学画,中午时候碰巧去吃一顿饭,非要走在一起。

田小丫想得入神,或许这正是老天作祟,俗称某种缘分的东西。在一座陌生城市,她与两个认识不久的女生碰在一块,结伴同行去吃饭,多少是缘分,更不知是前世回了多少次眸的缘分。

想到这儿,田小丫勉强想到共同话题,朝林欣嘉说:“开始不小心瞧到你的画,那个素描老头是你画的吗?画得可真好,我看很多素描书上的作品也不及你画的。”

林欣嘉大方一笑,毫无任何谦虚之意:“还行,我学的比较久,多少也七八年了。两年前参加过一些比赛,夺过名次,举办过个人小画展,当然来的全是自家亲戚和朋友。”

即便这样,田小丫也清楚与她隔了不知多少座城池的距离,或许比起遥远的老家到北京的路程还要长。

林欣嘉并无夸耀的意思,她见田小丫不说话,才问:“你为何要学画画?”

田小丫暗暗揣摩,莫非她是知道我画得水平了?

思索一阵,小丫讪讪道:“我从小就羡慕会画画的人,也喜欢自己瞎画,不过没正统学过,只是个人爱好。”

“有爱好才会有非凡的进步,不过我不是因为特别的爱好,我是非学不可……”

她说到一半立即停住,似乎意识到说多,特别是不该说出一句非学不可。

田小丫是有些吃惊的,但凡她以为画得好的人,应该是喜欢到一定水平的人,像她这种半缸子水都无的人,说是因为喜欢画画学得美术才是让人可笑的。

说到底,她还不是因为想通过突击美术特长考取一所更好的高校,却非要拿出喜欢的理由敷衍现实的无奈,不想让其成为庸俗中的一员,为此来慰藉不够强大的心灵,其实才更是悲哀罢。

田小丫忽而感觉到全身上下的细胞都在叹气,此刻真是羡慕林欣嘉的豁达。

冉冉显然不平衡,她哼了声:“我们有谁不是非学不可?再喜欢的东西一旦成了负担,多少都是勉强。可惜区别就在于,你的‘非学不可’可是有足够支撑的,我们的‘非学不可’才算是最无奈的。”

以为冉冉说话没头没脑的,想不到这几句话一下子说到心窝里去,看来今日她受到的刺激真是不少。

林欣嘉并未介意冉冉过激的语义,笑着说:“我知道有家面馆不错,要不今天我请你们吃,当作认识新的朋友。”

田小丫没离开过小城镇前,没有哪个女生会豪迈到请大家吃饭,正思索要不要答应,不知仅三秒钟的功夫,冉冉迅速换了面貌,乐呵呵道:“好的好的,那家面馆我听说不错,可惜没去吃过呢,走过去还有些路程。”

她们三坐在面馆后,田小丫注意了一下周边环境,这不是一家普通面馆,店内环境古香古色,服务员均是清一色的店家小二造型,实在有意思。她见过的世面尚为太浅,看什么均新奇好玩,为此暗暗惊叹一流的服务态度,人人热情洋溢,上午的阴霾一瞬间销声匿迹。

一会儿,三个女生围绕这家店相谈甚欢,像认识好多年的好友一样亲切随意。田小丫讲到自己见识到的南北差异后,另两人连连感慨,又听得津津有味,直让田小丫多说点有趣的事。

小丫为她们的热情感动,为自己交到新朋友开心。

待上了炸酱面,冉冉刚动起筷子吞口面,忽然眼睛瞪圆像发现什么新物种,立即用眼神示意她们两个,嘴里含糊不清道:“是王瑜和郑芬芬,他们已经吃完准备结账走人。”

田小丫顺着她的目光望向收银台,只见郑芬芬紧紧贴在王瑜左侧,王瑜取出钱包正在结账,郑芬芬仰头望着他侧脸笑,他随即转过头与她相视一笑。两人和谐的像一对情侣,称得上天作之合。

她忽意识到自己的心立即阴沉、难受、发慌再到失落,这种感觉比起上午被老师挖苦批评受到的刺激相差不了多少。

哎,真是该死的暗恋,搅着心难受,却无以发泄。

田小丫缓缓收回目光,却不小心撞上林欣嘉意味深长的目光。

她朝田小丫清淡一笑,别过头留意另两人,再回头问冉冉:“他们两个什么时候走在一起的?”

冉冉瘪瘪嘴:“郑芬芬这人挺会讨男生喜欢的,又喜欢往男生堆里钻,和谁都暧昧不清的关系,我看她就不是个什么安分的人。”

田小丫不是特别了解郑芬芬的为人,只知道她热情好动,大大方方的,若不是因为与王瑜暧昧的关系,小丫根本不会讨厌郑芬芬这种人。多数女生反感她,恐怕均是因为她非死缠王瑜的缘故,人大概如此,不敢为之的反痛恨别人轻而易举得到。

人家大胆是人家的本事,谁让她田小丫胆怯又自卑,若真怨恨别人有用,田小丫是恨不得恨遍与她格格不入的人群。

林欣嘉善意一笑,朝冉冉道:“你是因为喜欢王瑜,觉得郑芬芬先出手才讨厌她的?”

田小丫身子一僵,像被人识破最不愿道出的心计而心慌,深觉这话是间接与她说的。林欣嘉将话说得这般露骨,冉冉微颤的表情显然也未猜到她会使这一招。

但冉冉脑子出奇得很,她嘿嘿冷笑一声,嗓子里发出的声音凄厉厉:“长得帅的男生谁看着都喜欢,赏心悦目呗,但这并不代表我喜欢他。我承认我容易迷恋帅气的外表,再说这么帅的男生就不应该被一个女生霸占,还是一个让人恶心讨厌的女生,哼。”

林欣嘉再有意无意望到田小丫,忽而轻笑道:“那我去亲近王瑜如何,或许他会喜欢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