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暮城倾雪

第七十九章 关在地牢最底层

暮城倾雪 龙西西 2417 2014-05-19 17:59:43

  文倾雪心中阴阴不安。心里暗叫到,不好,那香气竟然有摄人心魂之作用。加上穿着暴露的舞姬仙子。全殿之人中都沉浸在自己的欲 望梦境之中。

文倾雪向言殇问道:“你感觉怎么样?”

  “胸闷,提不上内力。好像慢慢消失……”

  未说完,大殿之中的人全数一个个的倒下,趴下。无一人清醒。看了对面言殇一眼,言殇目光迷离的盯着文倾雪。露出毫无掩饰的欲 望。残颜跟冷不知此时身在何处。

  “小奴隶……你坚持一会。你的身体虽然弱,但之前的毒太强大了,有一定的免疫力。蛊毒也不会让其他的毒素浸入你的身体击。”

  龙天赐柔弱的笑了笑,“除了没力气,其他的倒是没事。”抬头朝言殇,落苍之处望去。

  落苍已经倒下,言殇看着文倾雪占有欲十足的妖娆目光后。缓缓的倒下。

  此时暮国皇帝好奇的看着文倾雪,龙天赐。连在他们旁边的孤独子轩也趴在桌子上了。

  “快趴下……装死……我们两个出不了这里,外面可能侍卫包围完了,你无内力,我武功在高一双手难敌四腿。不会轻功带不出去。”

  龙天赐跟文倾雪最后缓缓的趴在桌子上,此时暮国皇帝森寒冰眸,终于在面无表情的一晚上。

笑了。

……

  此时冷靠着深厚的内力,跃着轻功。在后宫某嫔妃处找裙子,尤其是找白色裙子,可是找来找去。不是红黄绿的大花裙子就是庄重深色的宫廷礼服裙。

  无奈只好向尚衣房找去。终于扒完一堆衣服里找到一件广袖白纱罗裙。兴匆匆的朝回去的路赶着。刚刚出了尚衣房,便遇到残颜。

  “冷护法……主上命我出来找你。”

  冷看了一眼残颜,拿着衣服叠好,往怀中塞去。点点头说:“好……我现在就回去。”

  说完走在前面。残颜朝冷后脑勺用了十成内力猛列一击。急着回去给文倾雪换上裙子,冷无防备便倒下了。

  铁血皇帝从残颜身后。冰冷眼眸中对冷有着别样的温度。缓缓靠口道:“残颜……你辛苦了!带着他去雍熙殿把。铁鹰军看管,让他别出来!”

  “属下遵命……”

  ……

  文倾雪和龙天赐装着晕,被一批武功高强的御林军带到阴暗的地牢中,本来想拆开二人关押,无奈文倾雪执着龙天赐的手臂怎么也拆不开。御林军统领便下令把他们两个关到一块去了。

  地牢内阴暗潮湿。空气浑浊。满地的稻草为黑色,不知是之前的人血滴干枯的颜色还是无人打扫的原因。

  给两人的手脚锁上厚重的铁链。待御林军走后,文倾雪轻轻的问:“龙天赐……小奴隶?你怎么样了?”

  龙天赐抬起头银眸柔和的对上文倾雪,笑了笑。:“除了无法使用内力,一切无碍。”

  文倾雪伸手往龙天赐的脉搏搭去。一种令人迷失心智的香。吸上一口轻着无法使用内力,重的进入幻境之中渐渐迷失心智。然后全身无力晕倒。体质虚弱的成为没有心智的疯子。

  “好阴柔的毒气……”

  “雪……你为何无碍。”

  “我虽然对病痛有熟知,对毒真的研究不多。但是我小时师傅为了让我避免招人下毒陷害。都是泡在一些珍贵灵丹妙药中长大的。在加上我内力深厚,遇到毒,真气会自动排出。所以一般的毒对我没有用。”文倾雪想起她两位师傅。手不由自主的摸着脖子下玻璃瓶。

  龙天赐点点头。文倾雪从大腿绑着的匕首掏出来。朝着龙天赐锁着的铁链上轻轻一挑。打开了铁链。此时两人都无束缚。研究着此地牢来。

  他们所在的地牢只有一个宽大的房间,房间壁上挂满了各色各样的令人发指的器具,墙壁很厚,而且只有一条黑暗的走廊。很是阴深。

  外面大量高手潜伏,文倾雪不知道有没有把握能够带着提不起内力的龙天赐全身而退。

  龙天赐看着文倾雪的表情很是不乐观。问道“怎么了……”

  “外面驻扎着很多内力高手。我没完全把握能带你全身而退。”文倾雪担心到。

  “无妨……如果你可以走的话,先走把……”龙天赐微笑道,丝毫不为现在的处境不安。

  “这可不行……我文倾雪的字典里没有 不可能 这三个字。我一定要想办法带你出去。”

  ……

  这边龙天赐跟文倾雪在商量怎么逃走。那边冷则醒了起来。自从服用文倾雪给他的还魂丹之后。他的内力自原来提高一半。残颜的偷袭没有让他昏迷多久。看了周围的环境。是一个高深宫殿之内。而且外面层层高手包围,竟是无法出去。冷心中隐隐担心起来。会不会是雪儿跟主上那边出了什么事。听到有人进来的脚步声,躺到床上装晕中。

  残颜“冷护法……对不起,这是孤独皇帝的意思。残颜自小被皇帝收养。受着皇上的恩惠。他设计让我留在梅煞宫,就是为了寻找你,确定你是不是他的当年在流落民间历练的二皇子。”

  残颜叹了一口气,“希望文倾雪别怪我。怕是皇上不会让她活着。你对她的感情太深了,太过宠爱一个女人。把心思全放在文倾雪身上,是皇上不喜乐见的。对不起……文倾雪”说完走了出去。

  未到门口。被出手极快的冷控制住。点住穴道。拖了回来。被冷用手掐着下巴。双目通红。手颈突起。“说……雪儿怎么样了?你到底是谁。我跟皇帝到底是什么关系。”

  冷张目结舌道:“你……你……没有晕。”

  “不想死就告诉我出了什么事。”冷已经暴怒加担心,加重了手中的力道。

  大概是残颜对文倾雪有着情愫。

  “他们都被皇上迷晕,文倾雪,落苍,龙天赐。言殇。关在地牢最底层之中,重兵把守。插翅难飞。”残颜呼吸困难的说道。

  冷一把放下残颜。“你是故意来告诉我这事的?”

  残颜点点头。“我……不想让文倾雪死。皇上不了解你,但我了解。只想更好的控制着你。如果皇上杀了文倾雪,以你的性格,你会是第一个向皇上报复的人,尽管他是你的生父。你不会让他好过,此生会生活在痛苦之中。皇上对我有恩,我说什么他根本不会听。我只不过不想让他犯错罢了。当然也有我自己的私心。并不想让文倾雪死……”

  残颜说完,狂野张扬的眼眸落露出着从来未有过的伤心,冷知道,残颜也是对文倾雪动了心。

  唉……

  叹了一口气后:“我怎么样才能救出他们?”

  残颜从怀中掏出一张纸塞进冷的手中。“这是地牢的地形图。我根据五年前的记忆所画。他们都不是普通人,应该被分隔开来关押在最底层牢房中。上面的通道跟守卫我都画好了,你自己小心,我去看看三皇子了。皇上猜忌心重,我不能久留。”

  最后拍了拍冷的肩旁,无奈道。“只从太子被废后,成年的皇子里有三皇子到八皇子。但未立太子,皇帝也把朝中大臣立太子的言论给压下了。如果你真的救不出来,皇帝也不会随便把你废弃。你懂得……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说完转身就走了。就像未来过一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