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暮城倾雪

第六十七章 无耻的美男计

暮城倾雪 龙西西 2194 2014-05-16 14:04:18

  文倾雪结巴的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说美呢,又觉得不是,说魅惑呢,有又股出尘脱俗之气。说帅呢,有有股女子般的妖娆。真是雌雄难辨。……纠结的很啊……”

“把镜子给我拿来看看。”

把已经以前使用的小镜子递了过去。龙天赐看着镜子中的容颜。然后在看看文倾雪的玉面,竟也不做声来。

“怎么了……是不是你觉得不好看,还是不够美。不然我重新帮你化次妆好了。”文倾雪看他脸色有些奇怪,担心道。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为何我男扮女装,没有你如此美貌呢?”龙天赐惋惜道。

“哈哈……我还以为是什么呢?你知道我第一次看见你是什么想法吗?”

龙天赐半眯着的银眸一亮。犹如天上皎洁的月亮,对上文倾雪的澈眸。

“什么想法?”

“想知道?嘿嘿……我文倾雪轮才华,轮武功。天下鲜少有人能及,但有一样我却输给了你,让我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打击。”

唉……文倾雪叹了口气。

“你什么输给我?”龙天赐有些纳闷。不解。

“就是容貌,承认我容貌不及你。如一个男子容貌竟然比我还美。令我文倾雪深受打击啊”文倾雪手指轻轻的缠绕着龙天赐胸前的银发,动作有些轻柔暧昧。更多的是羡慕妒忌。

龙天赐微笑着任有文倾雪把玩他的发丝。眼中竟是柔情。“如果你喜欢,我便天天陪伴在你的身边。让你看个够!”

这厮竟然用起无耻的美男计来……

文倾雪干笑道:“不……不……你这样美的人不应该只是我文倾雪的。我只想一生一世一双人。跟你在一起我压力会很大。才不要。”

“如果我只是你文倾雪一人的呢?”妖娆银眸中不在调侃,更多的是认真。

“唉……可惜我已经没多的心了,装下了别人,已经装不下你了。”文倾雪眼帘下垂,看着地面。进入了深思。

“文倾雪……你知道我对你的心如何,你难道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吗?”龙天赐有几悲伤,有几气愤,更多的是不甘。“我第一次如此的喜欢一个人。为何不能给我一次机会……”

如此圣洁出尘,魅惑妖娆,美的撕心裂肺之人。

怕任何人都无法抵抗,何况他又是如此温柔的对待文倾雪。如朋友,如知己……甚至能让文倾雪一度产生错觉。冷是不是适合她。论琴棋书画。冷不会。诗词歌赋,冷一窍不通。轮武功,冷杀气太过重。

唉……文倾雪,你到底这么了!

“对不起……”文倾雪缓缓的转过身去。眼角余泪斑驳。似梨花带雨,蝉露秋枝,只并未让龙天赐看见流下来。

龙天赐喃喃道:“为什么……不肯我这个机会,难道是因为他先认识你吗?”

文倾雪不在说话,缓缓的走到龙天赐背后。未让龙天赐看见她那薄雾朦胧。略有微红的眼眸。把帮他高束起的挽云鬓拆开。把帮他化的妆洗下。恢复了原来的相貌。

此时文倾雪神态也已经恢复过来。外面的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楼下客人也稀少很多。

龙天赐动容的看着她。伤心的说道“文倾雪,世人都说你才华倾世。揍一曲给我听把,我怕明天进城之后,你便找到你的朋友。离我远去,在也见不到你,能听见你的曲子,留个回忆也好。”

文倾雪抬眼怔怔的看着他的银眸,如玉的面容,眉间妖娆的花钿。点点头:“可是没有乐器,我也好久没有弹奏曲子了。”

这时候小二进来收拾碗筷。龙天赐问道:“小二,你店子里有没有琴,二胡或者其他的乐器。”

“禀公子,顶楼面向大厅有张古琴。原先老板请的有名婉玉姑娘每晚来咋们暢楼给客人弹奏的,不过今天婉玉姑娘可能晚点才到,如果公子想弹琴的话,可以去顶楼的那间面向大厅的阁楼。”

龙天赐点点头,给了小二一锭银子。小二掂了掂银子。高兴的出去了。

两人缓缓的走向顶楼,也就是三楼面向下面大厅确实有个阁楼,阁楼四周白纱围绕。晚风吹起,白纱飘渺,四面的走道都可以看的到阁楼的表演。

文倾雪走到中间摆放着古筝的位子上,龙天赐就站在她旁边。

女子,身着白纱。轻描黛眉,略施唇红。娇媚无比。洁白无瑕,美得如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白袍男子。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面如桃瓣,眉心花钿妖娆。白发白衣,犹如天上下凡的嫡仙,犹如雪莲绽放。

如此绝色男女。如此一对璧人。

路过那些稀少的客人纷纷侧目。

文倾雪轻抚古琴。琴声忽而清澈透明,清越如泉水。婉转幽深。弹着不为认知的调子。

歌声缓缓升起。歌声中又似有一股幽怨,一股惊艳,一股尘世间至沉至痛的情意,一股红尘中最爱最怜的不舍。一曲《星月神话》缓缓唱起。

我的一生最美好的场景

就是遇见你

在人海茫茫中静静凝望着你

陌生又熟悉

尽管呼吸着同一天空的气息

却无法拥抱到你

如果转换了时空身份和姓名

但愿认得你眼睛

千年之后的你会在哪里

身边有怎样风景

我们的故事并不算美丽

却如此难以忘记

尽管呼吸着同一天空的气息

却无法拥抱到你

如果转换了时空身份和姓名

但愿认得你眼睛

千年之后的你会在哪里

身边有怎样风景

我们的故事并不算美丽

却如此难以忘记

如果当初勇敢的在一起

会不会不同结局

你会不会也有千言万语

埋在沉默的梦里

龙天赐站在文倾雪旁边,白发飞絮。银眸深情凝望着文倾雪。听着歌词中的意思,看着她的清澈双眸。全世间彷如只有文倾雪的存在。

白纱吹起。坐白衣女子,手指轻抚。不时的抬头看着站在她旁边的男子。细致看的话。女子眼角余泪。眼若深情时,却又无奈。

这对璧人。不时的相互深情对望。

全世界都安静下来。时间停止住。唯有这对绝世男女的存在。

客人止步,望着阁楼。小二走出走廊。掌柜停下算盘。外面的马儿停止的嘶叫……暢楼外的小贩停止了要喝。望着这对绝色男女,聆听着感人的歌声。

从门外走进一大堆人马。小二,掌柜忘记了招待。忘我的看着阁楼上的那对倾世绝色男女。

门开的那群人正是梅煞宫的主子言殇跟冷护法,走进大厅,看见阁楼上的那对绝色男女。瞠目结舌,惊耳骇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