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暮城倾雪

第六十八章 尴尬的遇见

暮城倾雪 龙西西 2023 2014-05-16 18:01:01

  空气中弥漫着潇然杀气。世界诡异的安静。

看着不时相互对望的两个深情男女。整个大厅的人。都在倾听着文倾雪歌声中。

冷脸色腥红。握着剑的手。玉面冷漠。望着楼上白纱女子。孤傲的矗立着。浑身散发着强大的杀气。眼眸凛冽桀骜,闪着忧郁的光芒。

整整半年不见。雪儿……你是不是喜欢上了别的男人。

言殇看着上面的两人。转过头看了看脸色不好的冷护法。薄唇如寒。寒冷的眼神。散发着血红嗜血妖娆的幽光。杀戮很重。

楼上两人并未发现下面的言殇跟冷及梅煞宫的众人。

绮叠萦散,飘零流转。婉转的琴声牵动了大厅里所有的听客。歌声恍若长空里万点的花瓣纷纷飘落,将凝重的图画点缀成一副梦的意境。而梦境中的那一对璧人是尤为真实。

曲闭。文倾雪朝着望向她的龙天赐抱以回眸一笑。

有个熟悉的面孔,熟悉的身影。熟悉的让人陌生却又这么的真实。从楼下大厅飞跃上来站在她的面前。颤抖哏咽的声音,却又有着别样的深情。

“雪儿……雪儿……”

萧瑟孤单的身影。依旧是她熟悉的黑色锦袍。那深邃的眼睛。饱含深情的望着她。颤颤抖抖的走到了她的面前。眼眸不在冰冷。而是深情,微红的眼眸。沾满了点点星光。

文倾雪抬起头,看着冷。半年没见,半年里每日看着手心中的伤痕。想着她的冷。此刻她已经哏咽不语,泪流满面,眸里的泪水沾满眼眶。缓缓留下,悲伤,深情。站了起来。

看着冷。呆呆的看着冷。

冷走到文倾雪的面前,看着有些消瘦。有许心事。不在是梅煞宫那般的意气风发。骄纵跋扈。天不怕地不怕的文倾雪。双手轻轻扶上她的面容。擦干她缓缓留下的泪水。捧着她的玉面。

“雪儿……”深情呼唤。把她拥进怀中,紧紧拥抱着。

文倾雪任由冷紧紧的拥抱着她。手缓缓的环绕上了他的腰身。晶莹泪水,映着灯光,颗颗掉落在冷的黑色锦袍之上。

龙天赐伤心的别过头去,伤心的不去看着此时相拥的两人。银眸中已经的泪水斑驳。胸口悲痛,悲哀凄凄。

记得曾经轻语逗,巧笑低眉羞已透。无端风雨恶摧残,河畔柳,擎杯手,遥问远人安乐否?不知那月那年春。

言殇一跃上阁楼,阁楼四周轻纱飘荡。带起一阵晚风。看着此时深情相拥的两人。眼中闪过一记怅然凄切。很快变消失。冷笑讽刺的对着龙天赐说道:“真是为难翰国国君了。看到如此感人的一幕。不知心里做何感想!”

龙天赐很快恢复了神色。变回了那个表情淡漠。那股子傲人而清冷的性子,冰冷的看着言殇,一言不发。彷如未听见言殇的言语般。

文倾雪听到言殇对龙天赐所说的话,心里一震。脑袋从冷怀里抽了出来,用袖子把眼眸里的泪水擦干。对着龙天赐说道:“你是翰国国君?”

龙天赐看着文倾雪,眼里划过哀伤。点了点头。

此时冷不在拥抱着文倾雪,看了龙天赐一眼。犹豫了一下。对文倾雪道:“雪儿……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文倾雪对着冷笑道,并未回答他的提问。只是微笑不语。紧握着冷的手。

冷一皱眉:“雪儿……你跟他是不是关系很好。”

此时大厅下面滔滔荡荡的来了一大推人马。不少是穿着重盔甲的官兵。威武雄壮,发出不少铁器框框当当之声。站在阁楼上的几人全数向下望去。

为首的是一名大红衣袍,若美玉雕成的俊脸,一头丝绸般光滑的黑色长发披泻下来,发束白玉冠,额饰墨玉月,浅唇薄抿,是笑非笑,一双狭长的丹凤眼,眼角轻挑。看向楼上。

轻跃上了阁楼。笑道:“竟不知翰国皇帝和济国五皇子。早早到了我暮国,有失远迎,招待不周。还望见谅。”说着环视了几个面熟的人,中间一身白色纱裙的身影,刺激到了他的视线。

“文……文倾雪……”结结巴巴,惊愕失措。“文倾雪居然是你……你让我好找啊。”

惊愕失措的表情过后就是蓦然大怒。怒道:“来人……把文倾雪给我绑起来,拿下……”

“属下遵命……”说着两个气势威武的领头之人跪下。朝着文倾雪走去。

“慢着……”龙天赐跟冷,还有言殇同时说道。冷跟龙天赐同时站到了文倾雪的前面。

而此时的文倾雪站在后面面带笑容。满面春风般。拂向桃腮红,两颊霞光荡漾。丝毫不为孤独子轩的勃然大怒而丝毫影响。

“文倾雪……你……你还笑的出来。”孤独子轩看着笑容满面的文倾雪,气不大一处来。

“暮国三皇子,不知两位姑娘还合你胃口可否。”

文倾雪说完。一脸淡漠的龙天赐也嘴角微翘。咧嘴笑了。两人相视一对,笑开了。留下莫名其妙的的几人。

孤独子轩的脸色。一阵黑一阵白。阴阳交错。尴尬不已。

但是看着文倾雪的笑面如花,就气不打一处来。“哼……文倾雪别以为他们帮你撑腰,我孤独子轩就不敢动你。你当日所做的,本皇子岂能草草算了。”

龙天赐走上前去。把他的逍遥摄魂扇,跟双龙玉佩递到孤独子轩手上,悠然道“独孤兄。你卖我龙某个面子,此事就此作罢。”

孤独子轩意外的看着龙天赐居然为文倾雪求起情来,把他拉到一旁。细声道“你知道这个文倾雪是谁的女人吗?是你老宿敌济国五皇子言殇的女人,你旧疾又犯了。脑子不是烧糊涂了把,跟她扯上什么关系。那个文倾雪我不会放过她的。哼……”

“稍安勿躁……孤独兄。你我关系如何?”

“可用生死之交衡量。”

“那你可否卖给龙某一个面子,放过文倾雪?”

“为何……?”

“因为我对文倾雪有所亏欠,我的毒素便是她日日夜夜帮我逼出来的,虽然蛊毒无法解掉。但幼时所中的燃心毒解的差不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