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暮城倾雪

第六十三章 你回去把,我放你自由

暮城倾雪 龙西西 2099 2014-05-15 08:51:21

  龙天赐看着趴着的文倾雪,把自己身上的白衫披到了她的身上。轻轻捋起她额头前的发丝。看着旁边摆放着的把盆清水。眼中薄雾弥漫。笑了出来。

船家的声音及时的解救了尴尬的两人。艄公大声的在穿上喊道:“公子,小姐,开饭了,你们没吃早饭,中饭也不能不吃啊!”

龙天赐回应到:“好的,船家,马上来。醒醒了……快醒醒,起来吃饭了”轻摇着文倾雪。

文倾雪抬起头,睁开朦胧的眼睛,对上了龙天赐。天赐失笑道:“洗漱好,上船家那吃饭了,我都饿坏了。”

文倾雪迷糊的点点头,慢慢的回过神来,抬起地上的水盆。

龙天赐抢过水盆。“我来,你去洗漱把,发鬓都乱了。我在船家那等你。”

“嗯……好……”

用过饭后,船家开着船。文倾雪跟龙天赐在楼上的靠窗房间里看着江景。江水很清澈,映着江岸两边巍峨群山,茂密树林,江边柳条摇曳。白色鹭鸶,飞飞袅袅。发出悠扬的叫声,船家高声唱着听不懂的调子。一副很美好的景色。两人此时都在沉默着,欣赏这江景。

文倾雪打破沉默。“等靠岸之后,我放你回去。或许把你抓出来是个错误的决定。”

“你是不是嫌弃我身体差。是个累赘。”

“不是,你有你的生活,有自己无法推卸的责任,我没有站在你的立场上想过,只是当时的一时之气。把你的生活搞的一团糟。”

龙天赐不再说话,她说的对,他有着自己无法推卸的责任,对翰国千万子民的责任。

“我能问你。你叫什么什么名字?”

文倾雪看着他。沉思一会,有犹豫。又有些为难。但最后挣扎了半响说道:“文倾雪……我叫文倾雪。”

龙天赐睁大银眸,相当震惊。内心无法平息。她……她……她……居然是言殇的女人?

“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很意外吗?还是无法相信?”

“你……你……是济国五皇子,言殇的女人。”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道不清的情愫在里面。

“噗……

你想象力不是一般的丰富啊,谁说我是他的女人?唉……”文倾雪失笑道。

龙天赐扎惊的声音不自觉的提高了很多“你……你不是言殇的女人。到处都有传言。文倾雪倾世才华。长像倾国倾城。跟济国五皇子情深似水。难舍难分。”

一向冷漠的文倾雪,此时在也忍不住了偷笑了。“我还听说翰国皇帝荒淫无道。不理朝政。各地收刮美女,美男充实后宫。日夜笙歌。日乐逍遥呢。”

说的龙天赐脸色一阵黑一阵白。声音结结巴巴“这……这……这是误传。”

“是啊,你也知道是误传啊?”

“你跟济国五皇子言殇,也是误传。”

“那当然,我这会出现在你翰国,不然现在应该在殇王府。”

龙天赐用扇子挠了挠头:“说的也是啊!你才华这么绝世。为什么在我翰国皇宫。”

“我到处游山玩水。看见你们皇宫很美,犹如仙境一般,想去探索探索,看看内部的样子。子时去的那座最大的宫殿听到你侍卫说什么玉室,什么殿下,好奇而已。然后想去见识下传说的玉室,刨了个坑跳了下去,然后你也知道后面的事情了……”文倾雪漫不经心的说道,说道最后脸露尴尬,微微的红了起来。

龙天赐红着脸微笑了。“原来你不是刺客,也不是敌国奸细。”

“像我这样骄傲的人,这么可能为别人所用,去做刺客跟奸细呢?你想多了,忽悠你做我奴隶,看你冷漠,一身傲骨,外带看不起人,纯粹作弄你而已。没别的……”

两个人解开误会,谈笑风生着。心情格外愉悦。

“在过几天你就可以回去了。”文倾雪淡淡的说道。

龙天赐眉头不自觉一皱“那你呢?有什么打算。”

“我要去暮国京都等一个人……”

“等人?……我也要去暮国京都的。……在过两个月便是暮国皇帝是五十大寿。我代表翰国前去祝贺。两个月已没有时间来回,就直接提前一个月去到暮国,顺便看看暮国风土人情。”

文倾雪意外的看着龙天赐:“又是五十大寿啊!”怎么感觉有点毛骨悚然。阴风瑟瑟。

“嗯……你在济国皇帝五十大寿一举成名,想来这暮国皇帝五十大寿对你来说,不算什么。”

“我不想去,我只想等个人……”

“那个人很重要吗?……”

“嗯……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个人。”

龙天赐看着文倾雪的表情,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只是进入了沉思。

……

几天后,文倾雪跟龙天赐便上了岸。到了暮国边境。买了一辆新的马车。

马车四周不在是防水的榆木马车,而是粉色的纱帘。策马奔腾。粉红色纱窗飞舞。带出一条宽长的粉色飘带,马车里面有个白衣女子闭目侧卧着。手抵杏腮。轻描黛眉,略施唇红。娇媚无比。洁白无瑕,美得如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前面驾车的男子。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眉心诱惑妖娆。白发白衣,在风中翩翩飞舞。犹如天上下凡的嫡仙,犹如雪莲绽放,圣洁的让人膜拜,生怕渎赎他的美。

如此绝色男女。怕是世间在也寻不到如此一对璧人。

男子驾车,不时的回头望去,看着假寐中的女子,银眸中闪过一记柔情。

女子不时的睁开眼睛,望着男子的背影。飞扬的白发。翩翩的白袍。陷入了沉思。

此男子绝非凡尘中人。如此下去,肯定会沦陷沉溺其中……

两人就这样一路同行,关系也越来越亲密。龙天赐看文倾雪时,不在冷漠相对。时时充满着柔情温馨。文倾雪却一躲再躲龙天赐的目光。每天晚上,文倾雪用完晚饭后。都会望着天空发呆。有时在客栈,有时在借住的农家院里。有时在露宿的山顶上。有时坐在马车上。龙天赐看着发呆的文倾雪,不知她在想着什么。虽日日相处。却无法走进她的内心。

文倾雪坐在马车上,抬头看着月亮发呆时。龙天赐款款走了过去,在旁边轻轻的坐下:“在想什么,想的这么入迷。”

文倾雪对龙天赐以回眸一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