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暮城倾雪

第六十二章 毒提前发作

暮城倾雪 龙西西 2137 2014-05-15 00:44:08

  “你与暮国三皇子关系很好吗?”

“不算好。应该是很差的那种。不提他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文倾雪对龙天赐说道。

“好,你也早点休息。”

第二天。夜晚来临。文倾雪吩咐好大娘煮好中药。文倾雪与龙天赐则到一个隐秘的船房内压制毒性。文倾雪在一次用银针针灸后。用内力把毒血逼了出来。碗内的毒血不是这么呈黑色了。渐渐成干枯血黑色。用银针一挑放在纸上一点。纸上燃起了小洞。这一个月中。每天逼一点点毒出来。纸上烧的洞口越来越小。

文倾雪看着对龙天赐说。“看,如此还是有效果的。就是不知你身体顶得住与否。”

龙天赐此时的脸色很是苍白。每天逼一点毒。是毒却也是血。虽然每天也有喝补血的药物。但脸色却是越来越苍白了。“无妨,这么多年过去了。都习惯了。”

“一般你的毒蛊什么时候发作。”文倾雪问道。

“子时,满月之夜。每次定时发作,我便提前准备好去千年寒玉床上用内力把毒性压制住。”

“现在离子时还有几个时辰,你先休息一会。到子时我会帮你把毒性压制住的。”文倾雪冷漠道。

“……好。”龙天赐正想站起来,回到房间。脸上冒出细汗。湿透了银发。

“怎么了……”文倾雪看着龙天赐的脸色不对。

“提前发作了。大概是把毒素逼出来很多,毒蛊跟毒素不能维持平衡。毒蛊毒性大过毒素便提前发作了。”

文倾雪缓缓的把他扶到刚才的位上打坐好,“准备好,我好帮你压毒了,你用内力跟我真气一起压制。”

“嗯……”

文倾雪在后面真气缓缓输入掌内。输到龙天赐体内。一成压不住直接三成。感觉他体内的毒蛊还是蠢蠢欲动。直接五成内力。五层之后蛊毒安静了很多,但还是没办法平静下来。直接用上八成内力。把欲动的毒蛊用一个时辰压制住。自从两位师傅圆寂后,把百年内力输送给她。文倾雪从来没有用过超过五成内力,怕伤及无辜。但未想到。压制这毒蛊居然提起了八成内力,在加上龙天赐的自己本身内力高强,比言殇跟冷高上一些。

收起掌气。她已经全身乏力。很久没有这么累过了。全身湿透,冶容多姿鬓,芳香已盈路。缓缓的龙天赐身后走到前面。微小疲惫的声音说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这是什么毒蛊,居然这么耗费内力?我对毒蛊没有研究,不然可以帮你解掉。”

龙天赐此时也一样,全身湿透,银发粘着两鬓。脸色微红。冒着细汗。看着文倾雪的眼神多了别样的神情。微笑虚弱的说道:“毒蛊怕是没办法解了。养蛊之人是苗疆一代蛊师。从小日日夜夜用自己的血养着毒蛊。后来被人威胁他儿女,种在了我母妃身上。母妃为了生下我。自己受着日日毒蛊的折磨。不顾父皇劝阻怀了我。未到生产之日。提前了两个月生产。她为了保我,自己香消玉损。蛊师为了自己女儿。把如此剧毒之蛊种植在我母妃身上,也转移到了我身上。不久后他自杀了,说无颜见翰国百姓,蛊毒族人。如今蛊毒一代的传人之有他女儿了。连他唯一真传的女儿都毫无办法。恐怕世上无人能解了。只能压制住不让发作。”

文倾雪听着他述说着。没想到他竟然有着这么悲惨的故事。年复一年忍受着如此痛苦。对上了他的闪着银色光芒眼眸,沉思了下。

带着有几分忧伤的声音缓缓说道:“我会帮你想办法解毒的。谁让你是我的奴隶,我是你主人,你的命只能我来主宰,谁也不能拿走你的性命。”

龙天赐笑开了,笑着有几悲伤。“我是不是为能有你这样的主人感到高兴呢?”

“这是我的责任,谁叫我把你抓出来,总不能死在我的手上把。那我就成翰国的罪人了。”

“你的内力很高强,高强到我无法知晓,之前我未找到千年寒玉床的时候,都是翰国国师里六大法师替我压制毒性。他们每月如此,年复一年。渐渐年事已高,最后一次帮我压制住了毒性便全耗尽内力而死,有时候我在想,我的出生是不是错的。先是害死了母妃,后来多少人为了帮我压制住毒蛊,一个个的耗尽内力而死,如果有天你压制不了毒性了的话。你不要管我罢了,我没理由在把你拖累进来。”

文倾雪看着他,呆呆的看着他,看着他的银色眼眸。银白发丝,眉间的血红花钿。那倾国倾城的容貌,他有着让所有人为之疯狂的外表,内心确是如此忧伤,骨子里在高傲,性格在冷漠。却也有很多的无可奈何。

“你在看我,会让我误以为你爱上了我。”龙天赐微红的玉面,如沐春风的说道。

文倾雪转过了头,笑了。笑的很甜美,很夺目。晶莹璀璨的玉面。让龙天赐移不开视线。

“我不会让你死的,你放心,你这辈子都是我奴隶,死神也无法夺走我的权利。”文倾雪依旧对他笑道。“走把,现在已晚了,先去休息。”

龙天赐站了起来,走几步便晕倒在地上。文倾雪扶住他,一探脉搏。劳累过度,贫血,耗费内力。甚至营养不量。供给不足。把他扶道床上,把之前的医药盒打开,里面还有些小吊瓶,帮他吊了起来。

然后一直守着吊瓶,何时挂完,为了让劳累的自己不睡着,旁边放了一盆水,一打瞌睡便用水浇醒自己。直到吊瓶挂完,拔出针头。趴到在龙天赐的床头睡着了。

龙天赐第二天醒来已经是中午,两位船家也没有有打扰此时的两人。睁开眼睛,看见文倾雪扒睡在他床头。一想到自己昨天晕倒在她面前。她整夜的照顾自己,累倒在床头。颤抖的声音说道:“这是何苦呢?把我抓来做你的奴隶,却又这样对我,如果我那天离不开你的话,我该怎么办?我甚至你叫什么都不知道。”

文倾雪此时已经醒过来。听见龙天赐对她说的话,眼角泪珠划过,很快便消失掉了,依旧趴着在那睡着觉,如什么事都未发生过一样。心里想着一件事情,等靠岸以后就放龙天赐回去把。毕竟他才是属于翰国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