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暮城倾雪

第五十四章 输了做我奴隶

暮城倾雪 龙西西 2037 2014-05-12 14:03:32

  文倾雪冷冷开口道:“我……或许我可以帮你解毒。但不一定能成功。”

男子看着文倾雪笑了。笑的很凄凉。有几伤心。“你……算了把。”

“你不相信我?”

男子摇了摇头。并未说话。

“我既然能悬脉搭出你的病因。为何不试着相信一次。”

男子看着文倾雪:“我的毒我清楚。你是很强,但你强大不到能够解我的毒。”

文倾雪眼睛黯淡了下来。点了点头:“说的也是,是我不够强大。不能百分百解你的毒,算了。”

“你叫什么名字?你是谁?”男子询问道。

文倾雪有些犹豫。听到男子的询问。想了一下。如果告诉他是文倾雪,肯定会知道她的那些“光荣历史,光辉事迹”。

眼神皎洁的对着男子一笑:“嘿,我是谁?我是天上下凡的仙女。”

男子的那表情彷如说,你骗三岁小孩子差不多。

“切……爱信不信,你要不要出来,我把你弄出来?”

男子忧郁的眼睛闪过一道光芒“你能把我弄出来?别寻我开心了”

“哎呀……狗眼看人低了不是?”

“你知道这个笼子是用什么编织而成的吗?”男子严声厉色道。

“是什么?……”文倾雪看了又看,看不出什么门道。

“千年玄铁加上缠绕着的天蚕丝。”说着不削的看了文倾雪一眼。

“什么?千年玄铁,天蚕丝,……传说中的千年寒铁加天蚕丝。就是这个破烂玩意?哈哈……”本来文倾雪听到千年玄铁,天蚕丝有些惊讶,对上男子那不削的眼神。顿时心里那股子气就上来了。

“你……你竟然说是破烂玩意?”

“稍安勿躁……你在吐次血试试。肯定归西不可。本来就是破烂玩意,你急什么……”敢对文倾雪不屑,文倾雪就敢比他更猖狂嚣张。

“你……你……咳……”

“要不要打个赌,我把你这个破烂玩意给弄烂了。算我赢。你便答应我一件事。”文倾雪狡黠的笑道。

“好……要是你输呢?”男子不客气的叫宣到。

“我输了随你处置……”文倾雪回他一眼。

“好,成交……”

“我怕你到时候反悔,先给立个字据。如何?”文倾雪狡黠一笑。

“随便……孤……向来守信用。”男子冷冷道。

文倾雪并未回话,而是从小布包里掏出纸跟笔,还有墨。在纸上认真的写着,写完之后。自己先用墨盖了一个手印。然后递给男子。

男子拿着纸张看了起来,并皱起眉头。看出他的不悦。文倾雪二话不说。抓起他的手印上墨汁。盖了上去。随后迅速收起了这份字据。唯恐男子反悔。然后把抓男子手的那只手,嫌弃的裙子上擦了擦。

男子看着文倾雪,面有余怒,他没看错的话,他盖章的地方,乙方名为:白发银眸小老头。文倾雪印章,甲方名为:白衣翩翩小仙女。

文倾雪嘿嘿一笑。对男子说道:“你往后靠点,把头低些,我可不想误伤到你,不然你真的会归西不可。”

男子配合的往牢笼后面退了。在角落里把头压底些。

文倾雪往后退了几步,看着牢笼绞丝。对男子说道:“你注意看仔细了。”

拔出半透明的长匕首。一转变成透明细细长剑,闪着冰冷寒光。挥舞一圈。剑光一片。文倾雪运气十成的内力。迅速的朝着牢笼顶挥去。之间一片银白剑光,看不出文倾雪如何出剑,叮……一声过后。牢笼任安然无恙,屹立不倒。

“哈哈……哈哈……”男子疯狂的笑道,笑的白发颤抖,彷如一个天大想笑话般。笑的玉室之中震震回声。

文倾雪面无表情,澈眸冰冷,双手环抱的看着他笑,等待他笑完,笑够为止。

声音止住,文倾雪开口道:“希望你别后悔。”说完运起脚风,朝牢笼顶端一踹,牢笼顶端被文倾雪踹出了一个圆形的圈。掉落在千年寒玉床下的石雕边。

男子怔住了,眼睛睁的很圆,嘴唇未合拢,似乎接受不了文倾雪把牢笼打破的结果。

文倾雪看着男子的表情,走到被踹下来的牢笼顶。一脚踹向冰雕,呯……一声,巨大冰雕倒塌。缓缓成为碎冰。口中还不时咒骂:“不就是个破烂玩意,有什么稀罕的!”

男子此时脸色黑的不行。此千年玄铁跟天蚕丝是他发了极大的代价而成,现如今便被这个女子打破成这样。一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文倾雪也不管他此时的脸色:“愿赌服输,你立了字据的。”

男子心情不悦,冰冷的叫嚷到:“孤何时说过不守信用,提出你的条件吧!”

文倾雪毫无避讳的看着几乎全身赤 裸的男子,从上看到下,在从下看到上。这年头,做为失败方是这么气焰嚣张,理直气壮!

谁给你的资本!……

一脚踩在牢笼边上,文倾雪从上往下俯视着男子,对着他的眼睛,冰冷的眼睛,嘴角阴阴的勾起,“我的要求就是你……嘿嘿,你做我的奴隶。”说完笑开了。

“你……你……你……”男子结结巴巴,震惊的,被文倾雪的要求吓到,接不下话来。

男子心里想过千万个可能,金钱,权利,对于男子来说并不是什么。……最大的可能,就是要了这个千年寒玉床。

可万万没想到。这女子居然要他做她的奴隶,奴隶……奴隶……

做为一代天之骄子,多么讽刺的字眼。

文倾雪看这一架势,不高兴了“咋滴……你不乐意?还想反悔,我告诉你,我什么都不要,我就要你做我的奴隶。”

你不是比我嚣张吗?比我还傲吗?不是狗眼看人低吗?

“你……你……孤怎可做你的奴隶。”

“我告诉你,不答应也得答应。何况你还立了字据。”

“不行……绝不……”

“哎呀……不给你点颜色看看,本姑娘还收拾不了你了?”

说着六凌飞刀叮一声从银铃中飞出,转成一个圈。如一朵漂亮的白色鲜花。朝着男子的下巴飞去。飞过发丝。几缕银白发丝掉落。在男子的下巴喉咙处不停的旋转。发出轻灵的响声。

男子不敢动,如一动会血贱当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