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暮城倾雪

第三十六章 孤独子轩

暮城倾雪 龙西西 2201 2014-05-04 10:03:57

  那是一道怎样的风景,啸肃,诀别,离殇……

澈眸轻雾缭绕。发丝飞扬。白裙萧萧。缠绕双眸,不知是那发丝迷了眼,还是风沙迷了眼。文倾雪背手而站,站立在街头,看着汪逸越来越远去的背影。直到成为一个小点漫漫消失,淹没在人海里。

站在《醉轩楼》三楼窗户上,一名身着红衫的年轻男子,拿着一副扇子轻轻摇摆,看猎物一样盯着文倾雪,嘴角阴阴勾起:“这个文倾雪,有点意思啊!有趣……”

文倾雪回过头来。看着冷,冷也回头望向她,已经好些天没见面了。思绪如潮。

“咳……咳……”残颜十分不和谐的打断两人,眼角朝言殇瞄了瞄。

示意此危险人物还在暴怒中,还是安分守己点好。

文倾雪冷冷看了看脸颊高肿的言殇。此时此人也在盯着她。眼中暴怒比刚才好些,但还是怒火通红。幽暗深邃,玉面冰冷。随时都有炸毛的危险。

突然冷冷道:“言殇,你最好不要爱上我,否则你会生不如死,穷其一生也无法得到。”这就是他利用自己去威胁最在乎的人所付出的代价。

以很快的速度朝人群最多的方向挤了去,丢了一句话,“我一个人安静下。”

“雪儿回来……”冷放开言殇,大声叫到。

言殇突然愣了,思索着文倾雪的话。“文倾雪,你给我站住。”没了冷的束缚,上下涌动。朝人群喊到“快让开……文倾雪,站住。听见没有”

“你们两个快跟着她。”此时也顾不上生她的气了。

三楼那个执扇的红袍男子,嘴角勾起,一跃下楼,朝文倾雪消失的方向而去。

冷穿过人群已经没有文倾雪的影子了。不由得心急如燎。四处张望。

此时文倾雪背抵着一个墙角,擦干眼角的泪珠。半响后,以相反的方向走,不知走到那里,也不知是何目的,只想走,走到尽头,走到累,走到不能在走……

走到一个狭小,墙角斑驳的巷子,已经没有路了。地上堆满了未清扫过的树叶,灰尘。和着墙上掉下来的泥土。尽头的房屋已经年久失修,门上的瓦片凹凸了半边出来。

文倾雪,蹲了下来,坐在门栏之上,双手放在膝盖上。下巴抵着手臂。盯着地面发呆,进入沉思。犹如一个被抛弃的可怜孩子。

正当呆头沉思之时,一双青色秀锦皂靴映入眼帘,在缓缓向上望,大红色绣九蟒宽锦袍,腰围白璧玲珑带,挂一块双龙戏珠盈盈白玉,白玉下点缀着长长的大红结穗,在向上望,若美玉雕成的俊脸,一头丝绸般光滑的黑色长发披泻下来,如瀑布一样。发束白玉冠,额饰墨玉月,浅唇薄抿,是笑非笑,一双狭长的丹凤眼,一双黑珍珠一样的眼睛瞅着文倾雪,眼角轻挑。手摇一副白玉做骨的山水墨画扇。

文倾雪第一印象是男生女貌,面如冠玉,柔美飘逸。绝对妖孽!比一般的美女还美。

“怎么?见到我的相貌还满意吗?”孤独子轩自信到,凡是女子见到他都是一副沉迷之势,在如何文倾雪也是个女人。

“请你出去,这个地方有人了。”文倾雪冷冷到。

见到文倾雪竟是如此反映,孤独子轩惊愕了,半响没回过神来。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孤独子轩不可思议道。

文倾雪在从上看到下,冰冷的表情,摇了摇头,她一向记忆力不错,貌似没有认识过这么骚的人妖。

冷漠的澈眸不在看他,冷冷道:“我应该认识你吗?”

“你在想想,济国皇帝五十大寿,我也在那里的”孤独子轩不死心道。

“没注意……”她整晚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跟落雁公主比试上了,还真的没看过此人。

独孤子轩的嘴角尴尬的扯了扯。抬步走向文倾雪做的门栏另外一头。用个织锦手帕垫起,坐了下去。顺手“啪……”打开白扇,摇了起来。

然后慢条斯理的说道:“我叫孤独子轩。”

说完转过头盯着文倾雪的反映,似乎想看她听到名字后的反映。

只可惜,文倾雪来自二十一世纪,对这个乱世多么响当当的名字都没反映……

表情依旧冷漠,从怀中掏了一锭银子抛向孤独子轩。

不耐烦的说道:“你很吵哎。拿着银子,哪凉快哪呆着去。”

接下抛来的银子,见文倾雪竟是如此反映,甚至没有一点异样。在次大大惊愕了。看着手中的银子,无语……呆了。

……

冷跟言殇,残颜在小巷子的尽头找到文倾雪。

言殇十分不悦的看着做在另外一头的独孤子轩。“暮国三皇子,父皇大寿已过了这么久,为何还不归暮国。”

孤独子轩站了起来,打开扇子。潇洒道:“还是济国好啊,风景优美,人杰地灵,美女绝色。倾城倾国,本皇子都流连忘返了。”说着还不忘朝文倾雪抛个媚眼。

文倾雪看他一副轻挑样,十分配合的砸了一个白眼去过。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朝外走去。“这里让给你们,别跟过来。我想安静一会。”

穿过冷,越过言殇,文倾雪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言殇示意冷跟过去。自己着跟孤独子轩寒碜了起来。

如今还未归暮国,这个孤独子轩究竟是何居心。

“雪儿,你生气了。”冷跟文倾雪并排走着。

文倾雪不知觉放慢了脚步。“我没有生气,只是有的事情不在我的掌控之中有些无奈。”

“雪儿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冷觉得自己很没用。

“其实你也不用自责,我并没有怪你,你有你的难处。”文倾雪缓缓说道。

冷伸出手握住,捂住文倾雪的手。包裹住:“雪儿你等我一些时日好么。”

文倾雪摇了摇头:“我忍受不了他了。真的受够了。”

他……冷知道指的是谁。

继续说道:“利用我去威胁汪逸来归顺他,我不是他的奴隶,这种卑鄙下流的招式,只有他才想的出来。”

“雪儿……你不要生气,今天晚上子时我去王府找你。”

“你熟悉王府吗?这几日我注意了。整个王府内暗卫很多。”文倾雪担心道。

“无妨,王府地形我了解。那些暗卫都是我在梅煞宫精挑细选的。”冷轻松道。

“好我等你。”有的事情该跟冷说下了,在如此被动下去,不知何时是个尽头。

“嗯,你现在乖乖的回王府去,不让我担心你,你看,没人看着你的时候,就被狼盯上了。”

文倾雪无语失笑,独孤子轩这个骚包,用狼来形容,是不是不太恰当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