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暮城倾雪

第三十九章 蓝衣受伤

暮城倾雪 龙西西 3022 2014-05-06 15:17:08

  “躺下把,让我看看你的伤势如何了。”文倾雪有些无奈的说道。

  “是……”蓝衣不在拒绝,很配合的躺下,解开衣服。

解开衣服蓝衣,小心翼翼,缓缓脱下,文倾雪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

这是一副什么样的身体,跟冷一样遍体鳞伤,伤痕累累。身上刚刚抽过的鞭子痕迹此时还涔着血,连最基本的止血药都没有上。

“你是个女子,怎么就这么不会照顾自己呢”文倾雪眼泪婆娑的哏咽道。不在是冷漠的双眸。

“小姐,这是奴婢的命,奴婢谁也不怨。”蓝衣为文倾雪说的话动容着。视乎从来没有人真正的关心过自己。文倾雪是第一个。

  “杀人狂魔真的把你们当成工具,从来不当人看。”

  “小姐。奴婢的命是主上的,主上要奴婢死奴婢就不得生。不然奴婢七岁那年早已经死过了。”

  “你跟冷一样是愚忠。是笨蛋。是傻瓜。”

  蓝衣失笑了,怎么能这样形容冷护法呢,不知冷护法在她心中是偶像般的存在。

  “小姐,你怎么能如此说冷护法呢?如果没有他,奴婢恐怕早就死了。”

文倾雪眼睛震了震。扑捉到蓝衣眼中的一道异样的光芒。慢慢的帮她清洗伤口。打开医药盒道:“蓝衣你喜欢冷,对不对。”

蓝衣脸色微红,不知是疼痛的原因还是被文倾雪道破心事。更不料想不到文倾雪这么就脱口而出。低声道:“奴婢不敢想。梅煞宫中人不可以有感情的,否则主上会当众凌迟,以儆效尤。”

“你这点心事,就我知道就算了,在说冷这个人值得一个人托福终生的,他第一次求言殇放过我,把剑对准自己的胸口,哪怕是赴死,也会换我一条命。我就知道,这个人,值得托付一辈子。你喜欢他,我并不生气。他这么优秀,会有女人喜欢,那是自然。”文倾雪拍了自己脑门,大声道:“挨,我勒个去,我忘记了他是我的男人,你不可以喜欢他,你换个更加好的男人好了。”

“噗……”蓝衣看着文倾雪也有如此滑稽的一面,忍不住笑了。并伴着疼痛。调侃道:“小姐你放心把。冷护法是你的,我不会抢的。”

有的东西说破了,对她们来说何尝不是好事。只是蓝衣对冷只有崇拜,单纯的喜欢。还有感恩,并不是爱。

两个婢女拿着干净的纱布进来。文倾雪帮蓝衣止血,上好玉露膏,缠上绷带。细心的对蓝衣说道:“这些天你不要吃深色的东西,痒了忍住不要抓,不然会留下疤痕。我看上好药。应该会结痂,然后恢复不会留下疤痕的。”

“谢谢小姐。”说着想从床上起来跪下。眼泪已经落下,从来没有一个人对她如此之好。让她感到如此温暖。

“别动,你别起来,会伤着。”文倾雪嘱咐道。

两个伺候文倾雪的丫头此时看着也为之动容。蓝衣和她们都在想。文倾雪是刀子嘴,豆腐心。看外表冰冷。内心狂热。而且还心地善良。难怪也会称为妙手观音。

文倾雪一个眼神示意。两个小丫头倒也机灵的出去。门外那道绿色的人影让她感到讨厌。两个小丫头会意。退到门外。站立在门边。候着。绿色身影便不见了。

“蓝衣,你有没有想过离开梅煞宫。”不错,她现在在洗蓝衣的脑,蓝衣身上的伤实在太惨了。

“奴婢不敢想,而且逃能逃到那里呢?”

“如果有机会给你逃的话,离开梅煞宫。你想不想。”

蓝衣摇了摇头,眼神黯淡的看着文倾雪,若无声息说道:“这辈子进了梅煞宫,除了死。都别想离开梅煞宫,我曾经也想逃。但是被抓回来的那些人。小姐,你知道是怎么处死的吗?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文倾雪知道言殇的手段,但是却想不出。

蓝衣面无表情。娓娓道:“那是我11岁那年。有一个十五岁的姐姐受不了这么艰苦的训练逃了出去,可梅煞宫遍布四国,能逃到那里呢,后来被抓了回来。那个姐姐还在长着身体。却被抓回来的那些男人糟蹋,没有死,然后主子把我们全召集过来,把那个姐姐的衣服剥光,从头顶开始在到背后,一点一点的剥着姐姐的皮,直到皮剥完后,一张完整的人皮。血肉模糊,看不出人样。但是姐姐还未死去。一个没皮的人骨挂着血肉,就这么在地上动着。血在地上流淌。我至今还记得那凄厉的叫声。是我从小到大唯一的噩梦。那天我们全吐了。我吐的胆汁都吐出来,三天三夜吃不下饭。在后来在看见一些更加残忍的,慢慢的习惯,直到麻木。”

蓝衣虽然面无表情的申述一些事情,但眼角的泪珠已经出卖她的内心。

“呕……”文倾雪光听见蓝衣这么说都一阵反胃。拍打胸口。

“很难受是不是。当时我才11岁,比这难受一百倍,跟我一起训练的全都死了,有的训练时候死,有的出任务的时候死,有的不听话,被主子杀死,要不是冷护法,恐怕我早就死了。”

文倾雪没想到蓝衣过着如被凄厉,悲伤的生活,不知如何安慰。更不知如何开口。

“可我从来没有怨过主上,我本来就是要死的人,主上救起我,我的命就是他的。只是多活些时候罢了。但小姐我知道主上待你跟别的人不同。你如此对待主上。他却未动你半分。”

文倾雪冷笑道:“他,只不过是利用我当筹码,用汪逸归顺他,利用我牵制着冷,好听他的话。”言殇是个什么样的人,文倾雪第一眼看见他就清楚了。

“小姐与汪逸的感情,奴婢不知,但奴婢知道,主上跟冷护法的感情。他们一起长大,可以说同生共死。梅煞宫有现在的成就。冷护法功不可没。其实奴婢知道,很多时候主上并未把冷护法看做是手下,而是兄弟。记得有一年,冷护法出任务被人围攻。命在旦夕。背后受人一剑无法躲避。是主上帮他挡下的。虽然那一剑无法致命。但是打到会把冷护法重伤。可见主上还是很在乎冷护法的。”

“哎,你别道言殇的好,他在我眼里就是个杀人狂魔。没有人性,铁改不了的事实。他跟冷之间是他们的事,与我无关,我至今记得我被抓到梅煞宫。刚醒便被言殇一个锁喉直直的从床上拖起。差点没被掐死。要不是冷。估计我已经死了。”文倾雪一向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不相信别人说的。言殇是个什么样的人,与冷如何,她管不了。

蓝衣看的出言殇在文倾雪心里地位,不禁失笑。心想主上怕是穷其一生也无法得到这个人。主上对文倾雪的心思,她如何不知。每次跟主上报告文倾雪日常生活时候。眼睛里的光是柔和的。一丝一点都不放过。有时候站在大殿的二楼看着文倾雪在院子里,晒着太阳,看着书。连安排文倾雪的院子都是离主上景苑最近的,只要站在楼上就能一目了然文倾雪此时在干什么。却每日晚上都要向主上报告今日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事。

“小姐,如果有一天,主上跟冷护法同时爱上你,你会选择谁。”

“那,蓝衣你呢?你会选择谁。”

蓝衣意外的看着文倾雪,这个问题又踢了回来。

“嗯……我会选择冷护法,小姐你不会生气把。”蓝衣小心翼翼的问道。

“那……为什么呢?”

“因为冷护法救过我,我为了报答他,就应该选他。虽然主上地位尊贵。又有梅煞宫众多杀手为他效力,可能还会成为我们济国的掌权者。长的也好看。……”

“那冷长的好不好看,……”

“冷护法长的也好看,不过主上长的比冷护法更好看。”

“你吖……在我看来冷比言殇更好看,你只是把身份地位诸多添加进去了,如果他们两人除去身份地位,粗布麻衣的站在一起,你估计就不会这么想了”文倾雪来着二十一世纪,审美观自然跟古人不同。

“小姐,嘿嘿,有句话说道,情人眼里出西施,嘿嘿嘿,是不是这样你才会觉得冷护法好看的。”

“这个并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我跟你们的审美观不同而已。打个比方说。那个孤独子轩好看把。”

“暮国三皇子啊,那是出了名的美啊。”

“是啊,你这样认为,我可不这么想。首先看他那狭长的丹凤眼。我就讨厌。有种想揍的冲动,我还是喜欢看冷那种双皮眼。凌厉有神,深邃的眼睛。然后穿个大红衣服,走个路,左右晃,拿着个扇子。怎么看怎么都像个骚包。不是,是人妖。”

“哈哈,小姐,你真逗,我还没听谁说暮国三皇子是个骚包的。什么是人妖啊。”

“这个嘛,就是男人扮成女人的样子,举止。那就叫人妖。”说着还翘着兰花指比划了一下。

逗的蓝衣哈哈大笑,想不到文倾雪还有如此一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