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暮城倾雪

第三十二章 王府

暮城倾雪 龙西西 2455 2014-05-01 21:51:59

  第二天醒来,宿醉的文倾雪头痛欲裂。从床上慢慢坐起。

“这里是那里?怎么跟梅煞宫的房间不一样了”她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

透过晕红的帐幔,环视了一周这个房间。床的斜对面是一座玳瑁彩贝镶嵌的梳妆台,绚丽夺目。梳妆台的两边的墙上分别挂着两幅刺绣丝帛,下方两个偌大的蓝花瓷瓶,插着娇艳欲滴的桃花。中间大红木圆桌。桌子下面个摆四个大红木圆凳。房间很大,装饰豪华精美。

“小姐,你醒了?”说着走进来一个身着蓝色烟云蝴蝶裙的娇俏女子。

“你是谁?这里是那里。”文倾雪冰冷的对她说道。

并努力回忆昨天发生事情。昨天喝醉了,然后吐了言殇一身脏。然后言殇在她沐浴睡着的时候找她算账,在然后冷跟残颜进来了。然后言殇跟残颜走了。冷把衣物给了她就睡着了。

“小姐,这里是殇王府,你放心把。我叫蓝衣。”蓝衣微笑的对文倾雪道。

“殇王府,我怎么在这里?”

昨天就算睡的在死,这么高强的内力,半夜有人把自己搬到这里应该知道啊!看来梅煞宫并不想自己想的这么简单。还是有两下子的。真是自信过头了。

“是王爷吩咐的。把小姐从梅煞宫般进王府居住。王爷对小姐真好。”蓝衣羡慕道。

“哼……他好的话,这个世上就没有好人了。”文倾雪不屑道。

“蓝衣之前是伺候王爷的,王爷长这么大,还未带过女子进府呢,小姐是第一个。”

“切……言殇人呢?我找他去。”文倾雪连名带姓的呼道。

“王爷上早朝了。小姐还是先洗簌好,吃点东西把。差不多的时候王爷就应该下早朝了。”蓝衣安慰道,说着身后两个丫鬟模样的女子进来。一人手上端着衣物,一人端着水盆。

洗漱后,两个丫鬟为她穿上衣裙。月牙色曳地水袖百褶长裙。看来言殇把她的习惯还是摸的有些清楚的,知她喜欢白色。

梳好文倾雪习惯的挽云鬓,看着铜镜里的样子。文倾雪也感叹了。蓝衣手艺似乎,比秋香跟文倾雪更胜一筹。打开梳妆台上的百宝箱,自然是皇上赏赐的那个。欲插上首饰。被文倾雪拒绝了。

梳妆打扮好。吃过早点。文倾雪百般无聊的做在红木圆桌上。

蓝衣看出文倾雪无聊。对她说道“小姐要是闷了。可以在王府诳诳。”

“言殇还没回来?”文倾雪没好气道。

“奴婢不知,王爷或许没回来。”

文倾雪看了她一眼。站了起来说:“那好,就去逛逛把。”

走出房门。王府内树林阴翳,雾气氤氲,甜腥的气息凝然不动,园内不知名的花,花朵奇大,洁白泛青,四片花瓣两两相对,如欲合拢的手掌,更像一个青花的大碗。小花如星星点点。点缀整个花园。花园下一小溪流水,溪水清澈。金鱼嬉戏。闭目冒泡。好不惬意。小溪两边假山环绕。园内亭台楼阁,相互辉映。自然优美,犹如人间仙境。

云归岫,花无语,烟络横林,山沉远照。这就是王府里真实的写照。文倾雪倒也一时忘记了找言殇的事情。

远处一座白玉拱桥。桥上两边,白玉石雕形状各异,栩栩如生。

文倾雪轻抚拱桥石雕感叹:“真是鬼斧神工啊。”

说着转身抬步正要往前走时,两个人站在她对面凝望着她。

男子靛蓝色的长袍领口袖口都镶绣着银丝边流云纹的滚边,腰间束着一条青色祥云宽边锦带,乌黑的头发束起来戴着顶嵌玉小银冠,银冠上的白玉晶莹润泽更加衬托出他的头发的黑亮顺滑,如同绸缎。眉如墨画。目若秋波。相貌跟气质尤其出众。

在看女子,寐含春水脸如凝脂,白色牡丹烟罗软纱,逶迤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身系软烟罗,粉腻酥融,娇美欲滴。 冰肌莹彻,看似柔弱无骨。

此女子的美和气质,跟文倾雪有几分相似。都喜白衣。如天上下凡的仙子。

除五官不同之外,分辨她们的是,此女子柔美,文倾雪冷漠。

就在双方彼此打量的时候,背后蓝衣跟婢女跪下,齐声道:“见过威武大将军,兰馨小姐。”

文倾雪一震。反灭掉卫国的是如此年轻的公子?威武大将军?怎么看也不像啊?

此时兰铭缓缓开口,“你是何人,如此无礼。见到本将军为何不下跪。”

文倾雪为他所出言论。打了一百八十度的折扣。

果然是杀人狂魔的猪朋狗友,都是一个货色。冷漠澈眸,缓缓把他从上看到下,在从下看到上。

这是赤果果的蔑视。

眼露不屑,狂妄道:“要我下跪之人。至今还未出生。”

水袖一甩。大摇大摆的走了。

“站住……给本将军站住。胆敢如此大胆”兰铭不淡定了。

“哥哥,我们还是先去见殇哥哥。给她治罪好了。”兰馨略有所思道。隐约猜到此女子的身份。

“你是不是猜到是她?我想应该是她,世人都道她大胆。何止大胆,简直狂妄至极。”兰铭气愤道。简直没有那个女的敢这么对他。对他如此轻视,不屑。

文倾雪回到房间,在书柜里抽出一本书在安静的看着。

蓝衣敲门,“请进”文倾雪合上书本。

“禀姑娘,王爷要姑娘移步,景苑霞亭一聚。”小心翼翼询问道。

“不去……”文倾雪在拿起书本冷漠回应,不悦道。

蓝衣关上门。缓缓退下。

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事情。肯定兰铭跟兰馨告状告到杀人狂魔那里。然后杀人狂魔怒火中烧。找她麻烦。

“咦,杀人狂魔回来了。”找他去。才不要住在王府里,要杀人狂魔带她去找冷。

说着放下书本。朝刚才蓝衣的方向飞奔而去。

“禀告王爷。”蓝衣向言殇跪下,有些为难。

言殇看了蓝衣一眼,只一个人。已经猜出结果“她怎么说的。”

“小姐只说,不去。”说完底下头去。

“你先下去把。”言殇脸色不太好看,但是也是意料之中。文倾雪什么脾气性格,这么久时间相处也知道了。

兰铭跟兰馨面面相觑,意料不到如此结果。对她的包容跟忍让。几乎违背了言殇的所有原则。从小一块长大。他们也没有见过如此的五皇子。

蓝衣退下不久。文倾雪不急不慢。缓缓走进霞亭。

冷漠的看了一眼坐在亭内的三人。双手环抱在胸。背靠着凉亭柱子。冷冷打量着言殇跟兰铭棋盘之上,并未开口。

兰铭看着如此嚣张跋扈。冷漠至极的文倾雪。“你……”说不出话来。

“棋艺不怎么样嘛。”文倾雪冷冷开口

兰铭脸一红。没了下文。

言殇看着文倾雪。意外道:“你不是不来吗?怎么过来了。”

文倾雪看了言殇一眼。抬高下巴。不悦道:“我不要住在这里,我要回梅煞宫。”

“你说过不加入梅煞宫。我并未勉强。”

“我不加入梅煞宫就不能住在那里吗?”文倾雪声音不自觉提高。

“是……”

“我不管,反正我不要待在这里。如果我见不到冷。你的王府也困不住我。”说完水袖一甩。冷若冰霜的走了。

春风吹动着水袖白纱裙。黑发飞撩。连背影都是如此的唯美。犹如一道风景画。

留下目瞪口呆的三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