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暮城倾雪

第二十九章 梅煞宫的由来

暮城倾雪 龙西西 2130 2014-04-30 20:11:46

  文倾雪由于昨夜跟冷聊的很晚,回到小院子休息,次日醒来已接近中午。刚起却听见敲门声。

“文倾雪……”门外是残颜的声音。似乎找她有事。

“残颜,何事?”文倾雪开门道。

“文倾雪,今日我有一日时间,想不想出去玩。”残颜向文倾雪眨了眨眼。

“出去玩?你不怕杀人狂魔治你的罪吗?”文倾雪歪着头看着他,他是在抛媚眼吗?

“杀人狂魔?……”

“哦,就是你主上,梅煞宫的主子。”

“今日主上与冷护法去接人去了。放心吧。”

“接人?……”文倾雪疑问道。

“嗯。威武大将军与兰馨小姐班师回朝了。主子自幼在兰家长大。所以去接他们了。晚上估计有接风宴,所以现在梅煞宫我说了算。”残颜得意到。

“原来如此,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文倾雪嘀咕道。

“猴子?你居然敢称本护法是猴子。”残颜惊叫道。

“那个……这样你也能听见。呵呵。那现在就走,好久没出去诳了,都憋坏了。”文倾雪赶紧打圆场。“从正门大摇大摆的走吗?”

“不是,主上现在还没有给你自由,我用轻功带你出去。跟上来。”

“等下,我先带点东西。”文倾雪背上小布包。里面塞上一些金银。

残颜拎着文倾雪双脚一跃。穿越几处高墙。飞过几座屋顶,到了一处繁华大街上

济国都城济州。街道宽阔,脚下是青砖石板铺成。延绵到街道的尽头。中间的人行道上,是一条熙熙攘攘的人流;有坐轿的,有骑马的,有挑担的,有赶马车运货的,有推独轮车的……东城门面和大街相连。街道两边是茶楼,酒馆,当铺,作坊。街道两旁的空地上还有不少张着大伞的小商贩。街道向东西两边延伸,一直延伸到城外较宁静的郊区,可是街上还是行人不断:有挑担赶路的,有驾牛车送货的,有赶着毛驴拉货车的,有驻足观赏的。以高大的城楼为中心,两边的屋宇鳞次栉比,有茶坊、酒肆、脚店、肉铺、庙宇、公廨等等。商店中有绫罗绸缎、珠宝香料、香火纸马等的,各行各业,应有尽有。

“这是济州最繁华的地段,怎么样?”残颜得意道。

“好一个繁荣昌盛都城,可惜我之前进来地方地处城郊,还未进入城中便被抓到梅煞宫了。”说着文倾雪一怕自己的脑门“哎呀,我差点忘记了。悦来客栈怎么走,残颜你带我去。”

“好……”

到达悦来客栈,就是文倾雪被抓的地方。走了进去。

小二一眼就认出文倾雪。高兴道;“姑娘,你终于回来了,你上次不辞而别,小的以为姑娘失踪了。差点没报官。可掌柜不给。幸好你没事。”

“小二,这么久了你还记得我。”文倾雪很意外。

“那当然,像姑娘这样如花似玉,貌若天仙的女子,在咋们济州城可是很少见。”

“对了,小二?我的马车跟白马呢,是不是被掌柜的给卖了。”都快一个月时间了。文倾雪不太放心。

“姑娘放心,即使姑娘无故不再,小的我也把姑娘的马照顾的好好的,马车在库房里。马在马肆里好好养着呢?要不姑娘跟小的去看。”说着抬腿带着文倾雪走到楼下马肆。

文倾雪看了白马,走到身边。白马感觉到文倾雪来。鼻子朝她吸了吸。

“这家伙……似乎长胖了。”文倾雪抚摸到。

文倾雪从身上掏出一锭大银子给小二;“这是给马的饲草钱。”接着掏出一锭金元宝给小二说道;“我也不知道马在这里要养多久。”

小二是个实在人,接了银子却没有接金元宝。道:“姑娘,这太多了。这银子已经有多的了。”

“你收下把,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来取,或者取不了也不一定。多的打赏你的。”

小二有些意外,刚想推辞,被残颜一手塞了进去。然后拉着文倾雪就出来。

“今日时日不多,我带你去个地方。”神秘的向文倾雪说道。

“去什么地方啊,是不是好玩的。”文倾雪好奇。

“济州最大的酒楼,我已经定好了包厢。现在也到了晌午,该吃饭了。”说完拉着文倾雪走向青砖石板铺成街道。

文倾雪好奇打量着两边的街道,有茶坊、酒肆、脚店、肉铺、庙宇、公廨等等。商店中有绫罗绸缎、珠宝香料、香火纸马等的……

残颜看着文倾雪突然道;“文倾雪,你不是济州人吧,你是四国那个国家的?别告诉我你是天上掉下来的,我可不信。”

“我不是四国的人。”但文倾雪转移话题“梅煞宫,为什么要叫梅煞宫呢?”

残颜站定看了一眼文倾雪也没有继续深究下去。回答道;“那是主上为他的母妃起的名字,主上的生母叫梅妃。”

“他不是兰贤妃所出吗?”文倾雪记得昨天寿宴明明言殇称兰妃母妃。

残颜看着文倾雪道;“兰妃并非主上的生母,主上生母梅妃,生前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深得皇帝宠爱。一度宠冠六宫。然后怀主上的时候被有心人惦记。给人下了毒。结果生产时难产,梅妃为了生下主上,自己却香消玉碎。皇上痛失爱妃,后来兰妃进宫。把对梅妃的宠爱转到兰妃身上,兰妃曾经两度怀上龙嗣,却被人下药两度小产。估计以后很难怀上。那年主上才两 三岁,皇上为了安抚兰妃。把主上过继到兰妃名下。给兰妃养着。兰妃对主上很好,犹如自己亲生般。怕主上在遭到毒手。兰妃娘家是济国兵权在握的兰家。三岁便送出宫外,送到驻守边关的兰大将军军营中历练。所以才得机会建立梅煞宫。”

文倾雪感叹道:“原来如此,杀人狂魔还挺本事的嘛。”

“主上也算是少年天才了。各方面造诣都很高,”残颜称赞道。

“那你是为什么为梅煞宫效力,替他卖命。”文倾雪看着残颜问道。

残颜面露尴尬。脸色很不好看。似乎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那你不想回答就算了。我好像感觉杀人狂魔待你跟冷不一样,他待冷很严厉。待你却很包容。”

“那是自然,冷护法自小跟主上长大,可说感情深厚。我跟主上才五年。”

两人边说着边到一处酒楼前。文倾雪促足而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