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暮城倾雪

第三十一章 晚宴

暮城倾雪 龙西西 2212 2014-05-01 13:37:03

  文倾雪被冷抱到桃花小院中,院子不知道何时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她在烂醉中却不自知。

那个盛满桃花的老桃树下荡漾着一个绿藤环绕的秋千,秋千下满院子里整整齐齐叠放着花盆。有的花盆里已经盛开。有的含苞待放。散发着轻轻幽香。房间内的布置已经焕然一新。进门旁边两边巨大的松树盆景,屋子的左边用一个屏风隔开了,可是还是隐约可以看到一张琴和一把琵琶。与全屋精美富丽的装饰,与之前的破旧衰败形成鲜明对比。

可屋内的主人却毫无察觉,充满酒气的小嘴正在打着咯。“呃……”

冷抱着文倾雪一冲进屋内,有个婢女模样的小丫头跪下:“见过冷护法。”

冷看也不看他,直接把文倾雪抱到屏风内的床上。轻放。

“雪儿,喝醉了。你帮她换了衣服让她休息一会。”说完便出去了。

估摸两柱香后。言殇黑着脸。周身杀气环绕。寒眸怒火通红,冲到文倾雪挑花小院外。

此时言殇已经把金丝五爪青蟒绣纹玄紫袍褪去,换成一件雪白缕金的月牙锦袍,衣服的垂感极好,腰束月白祥云纹的宽腰带,其上挂了一块玉质极佳的龙纹白玉,乌发用一根银丝带随意绑着,没有束冠也没有插簪,脑后几缕发丝被风吹散,和那银丝带交织在一起飞舞着,显得颇为轻盈。

如不看言殇此时怒火冲天的寒冷玉面。却也如嫡仙下凡般。

“文倾雪……该死的,你给本宫出来。”狂风爆雨般在桃花小院门外怒吼道。

此时身后跟随两个俊逸男子,分别是冷和残颜。跟着言殇身后,似乎想劝住言殇。

大门打开。一个婢女走了出来,被言殇惊天怒吼吓住了。“啪”跪下,头都不敢抬。

“文倾雪呢。”言殇声音很足,此时火气很大。

“文姑娘……文姑娘在……”婢女很小声。似乎不敢说。

“在干嘛?……”言殇一甩手。也不等婢女回答。跨了进去。回头目露凶光的对冷跟残颜说道:“你们俩个在外面等着。”

言殇刚刚进屋便呆住了。

文倾雪此时躺在盛满玫瑰花瓣的浴桶里,醉后薄粉敷面,粉腮红润。额头和两鬓发丝清水露珠。冰冷的澈眸紧闭。似乎睡着了。留下修长浓密的睫毛阴影。桶内水汽轻饶。云里雾里。玉骨冰肌,兰汤潋滟,顾影自怜,轻蘸细拭。

好一个美人沐浴图。

文倾雪慢慢睁开云雾弥漫的双眼,如眼前有一个人目不转睛的在盯着她。睁开看清。

“啊……啊……”爆发出凄厉的尖叫。似乎要把房顶冲破。

在门外不安步来步去的两人听到尖叫声,同时用最快的速度奔进房内。

看着眼前一幕呆立,震惊了……

此时文倾雪坐在玫瑰花浴桶内。桶内水汽轻饶,粉腮红润。额头和两鬓发丝清水露珠。冰冷澈眸杀气弥漫。手上举着一个偌大的青花瓷净瓶。欲朝言殇砸过去。

“滚大色狼。卑鄙……下流……无耻……”

冷最先回过神来,脱下自己身上的外袍给文倾雪盖了上去。残颜把言殇拉了出去。

……

在殇王府的金碧辉煌大殿,内殿顶满铺黄琉璃瓦,镶绿剪边,几十个偌大的夜明珠把大殿照耀的宛如白昼。

殿内几个美貌舞女。余音绕梁。轻歌曼舞,伶仃独步,蓝衫飞舞,盈盈望断。

大殿正中坐着一个雪白缕金的月牙锦袍的男子。表情凝聚冷漠。丝毫不为疏影横斜,暗香浮动所感染,只是一杯接着一杯的自己灌酒。

兰铭看了此刻的言殇,疑惑道:“一年多不见……殇,你好像变了?”

言殇看了兰铭一眼,并未回答,举起酒杯道:“今日你班师回朝,本王高兴,我敬你一杯。”

兰铭看了言殇的表情。略有所思的向左下方座位上的冷问道:“你主子是怎么了?”

冷看了兰铭一眼。自顾的喝着酒,却不作答。

兰铭在把眼光转移向了残颜,残颜对他摇了摇头,示意不要多问。

在兰铭身旁的兰馨目光一直从未离开过言殇。此时言殇的表情里有,失落……苦涩……无奈……唯独不见往日的风华绝代。自信傲然,妖孽杀戮。

“殇哥哥……馨儿有一年多未见你了。你可想馨儿。”兰馨寐含春水,脸如凝脂。看着言殇。

“馨儿,好久未听你弹奏的曲子了,可愿为殇哥哥弹奏一曲。”言殇放下酒杯。眼中有些迷离。

“好……”说着站起。缓缓走向殿中。

言殇甩手褪去了一群舞姬,有小厮模样的男子在正中放下一尾古琴。

兰馨缓缓坐下,芊芊玉指轻弹。一曲《高山流水》如天籁之音,响彻行云大殿 ,如云起雪飞 。清耳悦心 。 余音袅袅,行云流水。

言殇望星眸似乎望着兰馨,但思绪飘远。人在神无……

兰馨心中苦涩,她只是路上耽搁了两天,是不是一切都太晚了。进入济州城中到处听说都是,文倾雪美貌倾城倾国。才华如何出众,胆识如何过人。五皇子与文倾雪姑娘之间惊天动地的爱情。为了文倾雪。五皇子言殇拒绝了景国的落雁公主。文倾雪为了言殇挑战景国公主。三关全胜。

兰馨无力的弹奏着曲子,看着言殇。现如今连言殇经常称赞的琴艺。都无法收回他的飘远心神。

一曲完毕众人爆发出阵阵掌声。

声闭。残颜小声的对冷说;“比起文倾雪。这个兰馨。似乎差远了。”

冷给他了一记警告眼神。

在坐的几个都是济国武功顶尖的内家高手。自然听见残颜的话。纷纷望向他。

“对了,殇,来接我们的时候,你不是说晚上带文倾雪出席吗?为何不见人影。”兰铭疑惑道。

残颜站起作揖。对兰铭道:“抱歉。威武大将军。文倾雪今天下午被我拉出去喝酒。现醉还未清醒,不能出席晚宴。望恕罪。”

“哈哈……喝醉酒了。看来殇对她不错啊。如果是其他女子早就没魂了。”

“此言差矣,哎……都怪我,不该带她去喝酒。”

“我倒是想见识见识这个文倾雪,是不是如传言所说的,倾国倾城,绝世才华。”

闷了半天的冷,突然开口了:“兰公子,雪儿脾气不好,你还是不要见她罢了。免得你生气。”

突然众人把目光转向冷。

兰铭略有所思。外人道文倾雪是言殇所爱的女人。为何冷如此亲密称呼文倾雪。言殇性格他是了解的,此时却不生气呢?文倾雪为何还能跟残颜外出喝酒,喝到宿醉。文倾雪到底跟这三个人是什么关系?为何如此复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