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暮城倾雪

第二十八章 半夜约会

暮城倾雪 龙西西 2506 2014-04-30 01:48:35

  到达梅煞宫时。车子停住。不知残颜何时已现身。

言殇潇洒的挽起白袍先下车去。文倾雪缓缓的从车内走出。准备下车时。冷跨下马。准备抱起文倾雪,被言殇一手拒绝。冷眉头一皱。退到边上。文倾雪冷清澈眸看着言殇伸出的双手,站立并未回应。突然从百宝箱内下层翻出一锭小金元宝放在言殇的手心之中,转向马车另外一头。冷转过身去把文倾雪抱了下来。缓缓前走。

“文倾雪……给本王站住”言殇发出惊天怒吼。

文倾雪停顿下来,缓缓回过身。高傲的仰起下巴。不屑到;“怎么?还嫌少……你今天晚上的服务就值这么多。”

“噗……”残颜在也忍不住,捧着肚子哈哈大笑。“哈哈。。。。。。”

“哈哈……”马车旁边的侍卫,还有梅煞宫的门神,有几个别的忍不住了。剩下的也憋的挺难受。

连一向冷酷十足的冷护法。嘴角向上弯曲。露出晶莹洁白的牙齿。

言殇把那锭金元宝捏成灰烬。暴怒道;“住口”

夜晚,文倾雪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寿宴发生太多不可预知的事情。明显感到言殇看她的眼神不一样了。霸道的眼眸,嗜血妖娆的占有欲。她并不会看错。心中有股不安的感觉升起。如果是这样……那她和冷以后怎么办?他们之间有没有以后?

外面一声轻响,有人气息。进入院子。文倾雪一个利落的翻身。快速的穿上衣裙。走到窗户边准备看时,门外声音想起。

“雪儿,你休息了没有?”冷的充满磁性的声音,很低沉。

怎么会是冷呢?奇怪半夜来访,不怕杀人狂魔把他生吞活剥了。

文倾雪打开门。看见冷站立在门口。紧紧抱着文倾雪。“雪儿……”

“冷,你怎么来了,快进来。”文倾雪很意外。

“不,雪儿,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说着帮文倾雪理好衣服。

“你是带我去约会吗?”文倾雪好奇道。

冷拉着文倾雪的手,走到院子里停下。道;“雪儿,一会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你抱紧我,别害怕。”

“难道用飞的吗?哇塞,太酷了。”文倾雪兴奋道

“不是飞,是轻功。”冷轻点下文倾雪的额头。宠溺道。

说着抱着文倾雪,脚尖轻轻一跃,向黑夜中飞驰而去。飘飘悠悠,越过房顶,穿过楼台,往一座山上飞去。习习夜风在耳边呼啸,缭乱了文倾雪的秀发,飞扬了白衣裙摆。

被人抱着看着地面越来越小的房屋,越来越窄的街道,原来这就是轻功真实的感觉啊,好刺激。

到一座非常高的高山顶上,周围景致清幽,峰峦叠峙,巍峨的云顶上,霎时峭壁生辉。转眼间,脚下山林云消雾散,满山苍翠。冷把文倾雪放下。今夜是满月,明亮的圆月似乎触手可及。站在山顶四周云遮雾罩,青烟飘渺,被明月照耀,朦朦胧胧。

“你带我到山顶摘月亮的吗?”文倾雪愉悦到。偎依在冷的身旁。

“冷吗?春夜还有些凉意”冷细心到。

“不冷,这里是那里,风景好美。”

“这里是济国的乌山,因为地势险峻,悬崖峭壁。即使白天也鲜少有人来。”冷带文倾雪到一块大石头旁,手绢清扫了石上灰尘。待文倾雪坐下。

“冷,你似乎对这里地形很熟悉。”

“嗯,我以前经常来这里,压抑时,难过时,痛苦时。受重伤恢时。曾经几时我也怨恨过命运对我的不公平。曾一度站在这里想寻死,往下跳。却没做。今夜是我来这里最开心的一次。”

说着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像陈述一件事情一样。听的文倾雪揪心,悲伤,却痛……手执上冷。“你以后不会有痛苦了。因为你有我”

“是啊,我是多么庆幸自己没有死,不然就遇到不了我的雪儿了。”说着大手覆上文倾雪的小手,紧握住。

“所以你以后好活的好好的,不准死,不然我以后怎么办?你舍得我吗?”文倾雪威胁到。

在他们身后有两个人影,从他们出了梅煞宫一直跟随着。但也不阻止,在不远的地方。邹眉凝望着相偎依的连个人。本来听到梅煞宫中有动静,误以为有贼人闯入,却不想看见这一幕。正因为冷带着文倾雪,速度不是最快,给言殇跟残颜追了上来。

“我现在有牵挂了,不舍,有感情。做为杀手是不能有情的。所以我不是个合格的刺客。”

“那你后悔吗?”文倾雪看着冷,略有所思道。

“不后悔……雪儿?”

“嗯?怎么了?”文倾雪疑惑道。

“告诉我,你到底从那里来的。什么身份?今天晚上的寿宴你让我太惊艳了,怕自己地位不够高,不够强大。配不上你。”冷看着文倾雪,眼里不在冷酷,深情凝望。

“你就当我是天上下凡的好了。”文倾雪微笑道,有的事情她能解释,但冷能相信她,未必能够理解;“我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你真的天上的仙女误入凡尘了吗?”冷惊奇道。

“……”文倾雪没有拒绝却也没有解释。

“雪儿,你告诉我,你到底是不是文居先生。”冷表情严峻,流露担心。

“不愧是济国第一杀手,观察力挺细致的,不错,《国色天香图》是我所做。你是如何知道的。”

“原来如此,你在大殿之上跟落雁公主比试绘画的时候。画出《气壮山河图》时我就猜想到,只是想证实一下。”冷星眸中有前所未有的担心。

身后一直在静听的言殇,不由得身子一怔。凛冽桀骜眼神。散发着如地狱般的幽光。原来她真的是文居先生,自己一直没有放弃苦苦寻找却如何也找不到,原来一直在梅煞宫里。现如今两人的感情已经难舍难分。他是不是来得及把文倾雪从冷身边争夺过来。是不是当初自己亲自去会汪逸的话。文倾雪有可能是先会爱上他。如开始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自己不是想杀她。她会不会对自己有所改观。可是时间不能倒回,世上没有后悔药。

残颜看着言殇,妖娆的眼眸中势在必得的气势,为之一惊,上前去帮言殇披上披风。为前面的两人暗自伤神。

“冷,你在担心什么?”

“我担心主上会对你起心思。”

文倾雪略有所思道:“如果杀人狂魔对我起了心思?那你怎么办……那你是准备放弃我吗?”

杀人狂魔,呵呵杀人狂魔,自己在她心中不过只是个杀人狂魔。言殇自嘲的想。有种无力的感觉。却又不想放弃。

“不会……不会的。我死也不会放弃。”冷坚毅道,面目表情坚定而诀别。

“他喜欢谁是他的事。我只喜欢冷,这辈子只会喜欢冷一个人。”

文倾雪深情的看着冷,双手覆上他的英俊脸庞,轻轻的拂着。

“放心吧,如果他真的喜欢上了我,是他的悲哀。我恨他。恨他伤了你……恨不得他死。”

身后的言殇身子一僵。心中痛苦弥漫。原来她是如此恨自己。既然不爱,那就不如恨把。至少她心里还会有他,哪怕是恨。

“雪儿,主上跟我差不多一齐长大,他没有你说的如此不堪。”

“冷,我不是不信你。但我只相信我看见的。”

言殇在也听不下去,转过身去,一跃而下,残颜担心的看来两人一眼,紧紧跟随。

悬崖峭壁的顶上。两个人相互偎依,互诉清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