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暮城倾雪

第二十一章 文居先生

暮城倾雪 龙西西 2449 2014-04-29 17:55:09

  背后感觉一阵冷风啸肃。小院子的大门“啪”被打开,文倾雪转后望向背后,目瞪口呆。两个门神不知踪影。冷 寒冰般的眼神。星眸中萧杀的表情。看着文倾雪给残颜擦拭的玉露膏。

冷 黑着脸大步流星走到文倾雪处,把她从高板凳上抱下来,直接抱进房间。“啪”关上房门。留下略有所思的残颜。望着进去房间的两人……

文倾雪放好玉露膏后。冷还紧紧的拥抱她。怕一松手便不见似的。

文倾雪突然微微一震,这个杀手不太冷啊……也不出声,放任他自己紧紧的拥抱着自己。双手缓缓拥向冷的腰上。

注意到文倾雪的动作,冷 把文倾雪的脸放到自己面前。眼中已经没有刚才的杀气及寒冷。充满磁性的声音对文倾雪说道:“雪儿。我看你对别的男子这么好。心里好难受。如堵上一般。”

文倾雪手指轻轻点上冷的鼻翼。俏皮的说:“你这是吃醋。我跟残颜并没有什么。我只是帮他自疗脸上的伤疤罢了。以后不准随便吃醋。”

“你以后少跟他来往,他并不是什么善碴。”

“残颜武功貌似不低,并不在你之下。他在梅煞宫里是?”文倾雪好奇道。

“我是右护法,他便是左护法。整个梅煞宫除了主上能威胁你性命之外。便是他了。所以你不要跟他走的太近。”冷担心的看着文倾雪。

“这几天你去那了?为什么不来看我。内伤完全恢复了把。”文倾雪理了理冷额前的斜刘海。

“景国使者来到济州。我跟主上从边境把景国使者送到驿站。这几天没在宫中。所以整个梅煞宫便残护法在照看。”冷说着在旁边的凳子坐下。

“你跟那个杀人狂魔都不在梅煞宫吗?”那她伙食应该是残颜改善的,可见残颜并不是冷所说的那么不堪。

“杀人狂魔?……”冷不明。

“就是你那个主上,我取的别称”文倾雪不屑道。

“雪儿,如果主上知道你如此称呼他。你的小命肯定不保。”冷宠溺的看着文倾雪。

“无妨,我又不怕他。不是还有你吗?你会护我周全不是?”

“嗯。只要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冷眼中坚毅刚强,看着文倾雪。哪怕是主上也不行。

文倾雪动容道“这个世上没有人能伤害我,除了冷,除了我喜欢的冷”如清泉般的声音充满柔情。她是世界里只有冷。只有冷一人能走进她的内心。“我要的感情是干干净净,一生一世一双人。冷…。。你做到吗?”

“雪儿,你是如此的善良。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是一个杀手。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掌握。身上有太多血腥。但是我无法忘记你,从见到你的第一个晚上。我已经把你的样子深深映在脑子,映在心里。当你第一次救的我时候我是多么高兴,在次看见你。但我不能跟你走的太近,我怕给你带来灾难……”

冷 说的悲切,说的动容,说的文倾雪清澈大眼中不知道何时起了一层薄雾。朦朦胧胧。冷是如此卑微的爱着自己。

文倾雪走到冷的身边,做上他的膝盖。离冷很近。仔细的看着他。仿佛把他刻印在心里一般,双手缓缓抚摸着冷的脸。看着冷的星眸。满满的都是自己。他是爱自己爱的如此辛苦,爱的如此深切。

樱桃小嘴缓缓的吻了上去。献上了自己的初吻。冷生涩的回应着。轻启嘴唇。舌尖缠绕。吻着,冷的挺直背后僵硬。小腹火燎般。文倾雪做在冷的大腿上。感受他下身的变化。有硬物隔在中间。知道是什么……

冷把文倾雪小脑袋。从自己跟前稍微移开。看她着嘟红小嘴,气喘吁吁的可爱模样。不禁失笑。道“雪儿,我想要……也是咋们成亲之后。”

……这黑腹男,得了便宜还卖乖。感情自己主动的。就不值钱了啊?好歹是初吻。

“雪儿,这几天你在梅煞宫自己小心。三日后,便是皇上五十大寿。我会跟随主上进宫贺寿。不能时时护你。”冷把弄文倾雪胸前的发丝道。

“皇上大寿关你们什么事?难道那个杀人狂魔是皇亲国戚?”

“主上是济国五皇子。自幼不在宫中。在边关军营中。胆识过人。骁勇善战。武艺高强。所以建立的梅煞宫。整个济国半个经济命脉都掌握在手中。虽然主上残忍。但却很聪明绝顶。现虽不是储君。我想不久将来济国会是掌握在他手中。”

冷的言语中有崇拜的成分。文倾雪对于这点很绝对。无可奈何对这个杀人狂魔没半点好感。五皇子她也是听大牛哥说过的。在他眼中跟冷是一样的崇拜。

冰冷开口道“我对杀人狂魔不感兴趣。也不想知道。”

冷看出文倾雪的不悦。转移话题说。“等我为主上把事情都办的差不多了。我便跟主上提出退出江湖。跟雪儿在一起。可好?”

“真的吗?你真的愿意跟我游山玩水,逍遥自在。”文倾雪喜出望外。开心道。清澈双眸闪光确耀。

“嗯……我答应你。”

“那太好了,哈哈……”文倾雪拥抱着冷,此时是多么的愉悦。“对了,这几天杀人狂魔不会找你麻烦把。我怕他又伤了你。”

“主上去找人了。没时间顾及到我”

“他去找人。”文倾雪有些惊异。“这个杀人狂魔,放着满梅煞宫不管。自己亲自去找个人。不会是他红颜知己把。那也不可能。这个杀人狂魔那里有可能会有女的爱上他。”不屑道。

冷不禁失笑道“还真是的找女子去了。但不是红颜知己。估计将来也许会成为主上的红颜知己。”

“那个女的这么倒霉……能被他看上真是八生不幸啊”文倾雪恶狠狠的想三生算少的。

“嗯?找文居先生。”冷宠溺道。心想被主上看上是多么高的一种荣耀,怎么能说是不幸呢。

“什么?……找谁?……你在说一遍”文倾雪清澈双眸睁圆。声音不知觉的提高不少,仿佛有点惊吓。注意到自己的失态。连忙补充道:“文居先生不是男的吗?”

“《齐轩斋》是主上梅煞宫下面的画肆,收画的董掌柜亲自画出文居先生的画像,画中不过二八年华绝色女子。外人都道文居先生是男子。但梅煞宫下面众人都知是女子。画像被人抄了几千份。到处寻找那文居先生。《国色天香图》主上刚收到便称是旷世之作。为了拉拢杨丞相送之于他,可不想杨丞相便派人送十万两银子来说。此生能观赏到此图此字。死而无憾了。随后杨丞相便把文居先生的《国色天香图》送给皇上。皇帝龙心大悦。当场赏赐杨丞相田地千倾。白银二十万两。称《国色天香图》所绘画的文居先生。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文倾雪自言自语的说“原来是这样。那董老板画的画像是有多么的抽象啊。这么多人在眼鼻子底下都找不到……”哇噻,田地千倾,二十万两银子才给我五千。亏大了。肠子都悔青了。哎哟喂。真心痛!!!

“雪儿,什么是抽象?”冷好奇的盯着文倾雪,对这个词汇充满陌生。“在眼鼻子底下都找不到是什么意思。”

“那个……你太笨了,不告诉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