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暮城倾雪

第二十三章 寿宴

暮城倾雪 龙西西 2393 2014-04-29 17:55:09

  来到大门外。豪华马车旁边。言殇已经在促足等待。

远远望去。如云雾梦里。仿若仙子。轻移莲步。姿态万千。双手扣放下腰间,缓缓而行。身后的拖地长裙宽宽的拉了一片。不认识的还以为是那位名门淑女。大家闺秀。梅煞宫众人纷纷擦了擦眼睛。

走近后。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

冷冷清澈双眸。目不斜视,走到言殇跟前。无视他的存在。美目盼左右。找 冷。

看见冷后便移不开目光。

今天的冷。帅。很帅。非常帅。简直太帅了……

红色织锦长袍。墨色镶边。衣袖上领子上纷纷波麟黄色刺绣。分外耀眼。风度翩翩,衣冠楚楚。外面黄色轻盔甲。映出他大威武高大。身躯凛凛。头发上没有了刘海。饱满光洁额头。美人尖发丝别在后面,墨发高高束上。在后脑摇曳。腰间宝蓝色佩剑。不管从正面,侧面,不是一个帅字了得。十分炫酷。

得到文倾雪的注目。冷 星眸闪烁。如沐春风,分外耀眼。

被无视的彻底的某人瞬间爆发了。怒吼道:“文倾雪,你竟敢素面朝天?……谁给你的胆子。”

文倾雪转过头白了他一眼。冷冷扫过暴怒中的某人。

微振了一下。这斯……今天穿了白色?不管服饰还是配饰都像情侣装!!!

精致的白玉发冠。从玉冠两边垂下淡白色丝质冠带,在下额系着一个流花结。一身月牙白的长袍衬出他如雪的肌肤,黑色柔亮的发丝伏贴地垂至腰际。腰间的白玉宽腰带。薄唇如寒。眸子里散发着如地狱般的幽光。有暴怒后的阴影。

如果不是这妖娆嗜血般眸子。文倾雪认为此人定是,天上下凡的嫡仙。一枚妖孽般的男子。一秒后。文倾雪为自己的想法打了个寒碜。脑子秀逗了。才认为这个杀人狂魔有天上嫡仙般的气息。

冷冷开口:“你在不走,真的迟到了。”

“哼……”袖子一甩自己跳上马车,走了进去。不管文倾雪。

文倾雪挽起长裙。走到马车边。正要迈步,被冷一把轻轻抱上去。而后走到黑马旁边一跨潇洒的骑了上去。

文倾雪望着冷。感叹……还是冷对她好啊!

进了马车后。看了一眼言殇,不知是闭目养神还是睡觉。倒也没注意。看着宽敞的马车,比她那个黑色榆木马车不知道豪华多少倍。厚重的地毯。马车旁边还有糕点,水果……

文倾雪想,回头该把她那黑色榆木马车改造改造了。

半个时辰后到了宫门口。天色暗了下来。四周人影晃动。下马车。

言殇便先下。站好后。便拉着文倾雪的手轻轻的抱下马车。做戏做的挺逼真的。两人并排缓缓走向举办皇宴的太和殿。

文倾雪好奇着皇宫里的太监跟宫女。更注视着整个皇宫建筑。夜明珠把皇宫照耀的如同白昼。远望犹如神话中的琼宫仙阙,庞大的宫殿群严肃、庄严、壮丽、雄伟,每个宫殿都装饰得金碧辉煌。

到了太和殿外。殿身的廊柱是方形的,望柱下有吐水的螭首,顶盖黄琉璃瓦镶绿剪边;殿柱是圆形的,两柱间用一条雕刻的整龙连接,龙头探出檐外,龙尾直入殿中,实用与装饰完美地结合为一体,增加了殿宇的帝王气魄。殿顶满铺黄琉璃瓦,镶绿剪边,正中相轮火焰珠顶,宝顶周围有八条铁链各与力士相连。殿前两明柱各有金龙盘柱。

缓缓步入殿内,殿内为梵文天花和降龙藻井 。前后出廊硬山式,殿顶铺黄琉璃瓦,镶绿剪边,正脊饰五彩琉璃龙纹及火焰珠。面阔五间进深三间。殿内“彻上明造”绘以彩饰。内陈宝座、屏风;两侧有熏炉、香亭、烛台一堂。殿前月台两角,东立日晷,西设嘉量。

已经早到的各国使者,朝臣家眷,跟皇帝,皇后。嫔妃皇子纷纷望向门口的两人。大感意外。尤其是文倾雪。受到的注目比言殇多几倍,其中怨女不在少数。

目不斜视跟紧言殇的脚步。

“儿臣,拜见父皇,母后,母妃。愿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说着作揖跪下。

“参见皇上,皇后,各位娘娘,王爷。诸位大人。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身后的侍卫包括冷在内,全数跪下。

留下文倾雪在目瞪口呆。有点不知所措。所有的目光全部盯紧她,仿佛让人不能呼吸。言殇别了一眼文倾雪,又如警告。

“民女文倾雪参见。皇上,皇后,各位娘娘,王爷。诸位大人。祝皇上福如东海厚,寿比南山高。”说完并未跪下,而是恭敬到了万福。

旁边不知那里来的细声女子声“这是那里来的野蛮女子,竟这般不懂规矩。真是丢五皇子的脸。”

文倾雪不为所动。到了万福。未起身。

接着有个细声细气的太监声音道;“大胆……”

未说完。便被一个威严的声音打断。“今日朕大寿高兴。就不需虚礼了。都下去把”

文倾雪站起抬头。看了济国皇帝跟皇后。皇帝年纪五十,看似四十。威仪庄重。劣有福态。五官相貌堂堂,容光焕发。有些言殇的影子。皇后言行举止,端庄娴雅。乌发如漆,肌肤如玉,美目流盼。眼角有细细皱纹。但跟皇帝同岁却看似三十多而已。保养的相当好。

随后跟言殇入座。旁边的宫女在言殇桌子边家了凳子和碗筷。环视了众人一圈。发现众人目光不一,表情各异。眼光并未离开她。有种在动物园里当动物观赏的感觉。

倒也不介意。待上菜后。看着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肴。下了筷子。夹起来就吃。真好吃啊……皇宫里的御食果然名不虚传。愉悦的嚼着。

然后言殇狠狠的盯了下文倾雪。眼中流露那种嗜血妖娆。掐死她的冲动。更有跟她撇清关系的想法。怎么就带了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女人来。真是懊悔啊啊啊!

文倾雪才注意到众人原来都未动筷。连皇帝跟皇后都未动筷子,盯着她看。仿佛想研究透彻。

“呵呵……文姑娘到是直性子。宫里头的菜肴可还和胃口。”一个美妙柔声的女声传入众人的耳中。

文倾雪闻声望去。面似芙蓉,眉如柳,比桃花还要媚的眼睛十分勾人心弦,肌肤如雪,一头黑发挽成高高的美人髻,鲜红的嘴唇微微上扬,好一个绝美的女子,好似就落座在皇后下面一点点位置。可见位分并不底。

言殇恭敬的对贤妃开口道;“禀告母妃,雪儿她中午并未进食,怕是饿坏了。”

皇帝开口。“那众位无需虚礼。开怀畅饮。哈哈……”声音威严豪迈。皇后在旁边不停的为皇帝夹食物。

众人“谢主隆恩……”

文倾雪对于言殇跟兰贤妃的解围有点点感激。看了言殇一眼。

言殇压低声音,用两个人听见的音调。恶狠狠的对文倾雪说:“你在给我丢人现眼。我一定要把你掐死”狂怒的连“本王”都忘记用了。

文倾雪白了一眼言殇。她脑子一定又秀逗了,才会感激这个杀人狂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