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暮城倾雪

第二十二章 入宫

暮城倾雪 龙西西 2369 2014-04-29 17:55:09

  三日后,大殿。宽敞宏伟。白玉为砖。殿外琉璃为瓦。朱宏柱上金辉兽面,彩焕螭头。

坐在水晶椅上的梅煞宫宫主言殇陷入深思。一愁不展。手扶夜明珠。整个大殿如暗夜地狱般的清静。大殿下一排排的黑衣人大气不敢出。看主上的脸色不太好啊,怕一不小心便被主上挫骨扬灰了。

刚刚殇王府管家传来消息,贤妃娘娘派太监到王府叫言殇做好心里准备。出使济国的景国使者,陈将军。跟落雁公主。求见了皇上,想跟济国和亲。

放眼望去。济国成年的皇子都已立了正妃。除了五皇子殇王爷。落雁公主更是直言。看上了五皇子言殇了。请皇帝成全。可具报子来的飞鸽传书。落雁公主来济国之前便出使了暮国。跟暮国皇帝提出跟暮国三皇子独孤子轩和亲。不料被暮国皇帝直接拒绝了。便把注意打到济国上。

“别人不要的东西,本宫也是不屑。”喃呢道。可是如何拒绝呢。皇帝答应是否,这都是未知数。兰馨跟兰铭都在会都城济州的路上,怕是这两天都赶不到了。兰家是兰贤妃的娘家。兰铭是驻守边关的威武大将军。兰馨更是跟言殇自小长大。可谓青梅竹马。用兰馨去挡掉落雁公主最好不过。可馨儿赶不到……

毒尊,媚尊跨上作揖跪到。“主上。属下愿为主上分忧解难。誓死跟随主上。”

言殇冷漠的星眸划过一丝杀戮。毒尊媚尊心中所想不是不知道。对她们不该起的心思很是厌恶。可是四国之内怎么都找不到那名女子。无论多少人力物力,仿佛人间消失般不存在,梅煞宫成立这么久,还未找不到一个人过。

凛冽桀骜眼睛缓缓看着下面。残颜前额此时已没有厚重刘海覆盖。全梳向脑后了。仔细一看有点不一样。“左护法。你脸上的伤疤是如何治好的?”

“回主上,妙手观音果然名不虚传。属下自小落下的伤疤她几日便自疗好。残颜怕是要改称呼了”残微微一笑。收涩了不少狂野张扬外貌。不吭不卑。

“她居然肯治你的伤疤。真是。。。。。。”奇迹两个字没说出。便被打断。

“属下也料想不到。都是托了右护法的福啊”说着往冷望去。眼中满满是妒忌。少许占有。

言殇也不生气,便对众人大声道“来人,把姑娘请上大殿。”

听完,残颜往冷微微一笑。有幸灾乐祸的味道。冷 眉头邹起。

这又是要闹那样?

文倾雪被带到大殿之中。进门便被众人目光深锁。各种都有。妒忌。不屑。厌恶。深情……她依然面无表情。清澈双眸目不斜视。冷漠依然。只有看冷的时候眼眸中才有别样的温度。

言殇眼中散发着如地狱般的幽光。看着文倾雪。琢磨不透。这个女人不是一般的不一样。很不一样。自小到大没有那个女人,不掉进自己梦幻外貌,或者尊贵地位中不知清醒。唯独她从来不正眼看自己一眼。无视更有蔑视不屑。他是如何高高在上。尊贵不凡。想要的东西从来未得不到。唯独这个女人是自己的掌握之外。

萧杀的寒眸盯着文倾雪看了半宿。

文倾雪不耐烦道:“看完了没有。没见过美女吗?”

残颜不客气的“噗……”没憋住。忍着没笑出声…

冷 冷漠的嘴角也咧了咧。微微向上翘着。握着她的手,示意安心。

言殇眼中厉色。杀戮闪过,但很快镇定。“文倾雪。本皇子晚上要参加父皇的五十大寿。没有女伴同行。邀你前去。”

……

大殿之下一片安静。被雷的里嫩外焦。谁也没料想到,主上会邀文倾雪为女伴,参加皇上五十大寿。他不是想文倾雪死吗?伴主上如伴虎啊!!!主上心,海底针啊!!!

文倾雪挣大眼睛,没有回过神来。望着言殇。回想他口中的真实性。这神经病脑子不正常把,不知道我多么的讨厌他吗?还带我去?他有这么缺女人吗?带属下的女人参加老爸生日晚宴?

冷握紧手心中的芊芊素手。文倾雪感到手心的力度。看着冷。转念一想。在看了一眼言殇道:“冷跟我一起去吗?”

只要有冷的地方她便会安心。不过穿越过来没有去过皇宫。之前来济州还想半夜访皇宫呢?现在可以明目张胆的去,何乐不为。

“右护法做为侍卫跟随本宫前往。左护法做为暗卫也同去”本想冷做暗卫的。但如此的话怕文倾雪不同意。

“那好把。他去我就去。”文倾雪说着看也不看言殇,而是看了冷。

“那你下去准备把。已叫人备好着装了。”

“等下……我就算去,也不会皇帝下跪的。”文倾雪冷冷的看着言殇道。又仿佛征求他的意见。

众人倒吸一口气,盯着这个外星来客。想在她身上找到不一样的地方。她胆子是闷大了点把。冷微微邹眉,握着文倾雪的手抓的很紧。

言殇盯了文倾雪半响,想在她身上找到那未知名原因。“为何?”

“我文倾雪只跪天地。父母,恩师。……”冰冷的双眸中带着异样的色彩。有不屑,冷清。孤傲……

……半响。

“如果你能活着出皇宫的话。随你把……”言殇愤怒了。手中握紧夜明珠。

对这个文倾雪丝毫没办法。有股想把她那骄傲掐死的冲动。她那自信的那来的。就连把天之骄子的五皇子都不敢在皇宫内如此无理。

到了小院子中。已经有几名婢女站立在侧等她。为文倾雪准备好了晚宴的衣服,首饰。

先是沐浴。文倾雪躺在木桶中。安详舒适的闭着眼睛。感受那从未有过的玫瑰花瓣浴。身后还有人伺候。舒服极了…。。

有婢女拿几套华丽衣裙来,让她挑选,她想也不想,选了金丝镶边白色月牙拖地长裙。化妆,做在铜镜旁看着婢女帮她做好发型。

半天一切完毕后。盯着铜镜里面目全非的自己。硬是没认出来。这妆浓的跟刷了白漆似的。

看出文倾雪的不悦。几名婢女往地上一跪。文倾雪冷冷的看着她们道:“你们先出去把。我自己来…。。”未说完几名婢女像后面栓着狼狗一样,飞奔出去,门都忘记关了。那速度是极快啊……

文倾雪无力的摇了摇头,把妆重新洗掉,把头上那占了半壁江山的大红牡丹拔下。妖娆的红黄绿色簪子全拔了。发型是当下流行的芙蓉鬓。脑后的头发仍旧披散在腰间。选了白玉梨花簪。插好。两边用暖色白玉镶嵌珍珠金布摇点缀。拖地月色牙金丝镶边白色长裙。穿上整理好。望向铜镜。十分满意。

雇佣兵那会她有学习过特工一些基本知识。也学习名媛的走坐站姿势。自己本身也是个名媛。出自名门,并不难。

顶着两边的金布摇,背后长长的拖地长裙。来回的练习。头顶着书本。

到傍晚有侍卫打扮的人请她移步大门外。深深的吸了一口起。来梅煞宫快一个月了终于能出去了。有些欢欣,高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