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暮城倾雪

第二十章 残颜

暮城倾雪 龙西西 2527 2014-04-29 17:55:09

  一天清晨。文倾雪刚刚醒来,便听见墙外一阵舞剑声音。觉的她不得安宁。房间里拖着桌子,在桌子放个高凳子。站在老桃树下。踩了上去。刚好过高墙。露出一个脑袋来。闻声望去。远远地方。一个着灰衫蓝锦镶边男子在练剑。

男子身材修长,拔卓挺立。望去如行云流水般。剑光不时飞舞。清晨薄雾中到也显得朦朦胧胧。****。格外出众。看的出此男子的剑法高超,,文倾雪看来跟汪逸剑法不相上下。

男子练到一半,发现墙头有名女子在偷窥。潇洒的收起长剑。转身走向文倾雪处。

此时文倾雪才看清楚练剑着的长相。身躯凛凛,狂野张扬。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只可惜左脸颊跟额头上,两道长长的伤疤,硬生生的把这男子的英俊容貌破坏掉。而左脸跟额头上覆盖了长到颧骨的厚重斜刘海。尽管掩盖。但可以看的到伤疤的末端很是狰狞。

此时男子站在文倾雪的下面的墙边,好奇的打量着她。星眸中丝闪亮,有丝惊异……

文倾雪看着男子的伤疤有许遗憾道:“你过来……”

男子闻声走进。站在墙那边的老桃树下。

文倾雪想伸过手去把厚重的头发往旁边拨开,手未碰触到。男子稍微别过头。

“你别动。让我看看伤疤到底如何,能治愈不。”文倾雪清澈大眼朦胧,如清谷泉水般声音非常温柔。

男子信任的在墙下未动。闪烁星眸望着文倾雪。老桃树下的桃花盛开,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文倾雪拨开男子额前的发丝,伤疤很深。与男子狂野张扬,相貌堂堂很是不和谐。眼中满是惋惜。

“你站在这里别动,我马上就回来,千万别动啊……”说着文倾雪跳下板凳跟桌子往房间跑去。

拿出随身小布包。打开里面掏出玉露膏。打开玉露膏的盒子。里面是玉色的晶状膏体。用手指轻轻擦些抹到男子的额头跟脸颊上,说“这个是玉露膏,治伤圣药。你的伤疤时间很长了,我也不知道能不能痊愈。但我会尽力”

男子静静的看着文倾雪,未语。任她在自己的脸颊跟额头涂抹膏药。

“不过你放心,我把你伤疤治好,还你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相貌。让大街小巷的姑娘看到你都羞怯,脸红。如何?”文倾雪开玩笑道。

男子嘴角微笑。不看两道伤疤,也非常令人赏心悦目。

“你看你长的多漂亮,这两道伤疤真是可惜了”

“无妨……我从来不在乎”男子开口道,看来他并不排斥文倾雪。

“我在这里闷死了。梅煞宫里的人。没一个正常的。不是呆子就是傻子,要不就是疯子……除了你比较正常点。”

呆子就是门外的两个门神,不管文倾雪怎么跟他们说话。从来不搭理不回不动。傻子就是冷。主子这样对他,还掏心掏肺的对他主子傻到极点,简直无可救药。疯子就是梅煞宫的主上,用文倾雪的话说就是个神经病,丝毫不在乎人生死。杀人狂魔……

听文倾雪说完,男子笑的更开。露出洁白的牙齿,与初生的太阳相映。晶莹闪耀。

“你叫什么,我叫文倾雪”

“我叫残。也可以叫残颜”男子娓娓道。嘴角还微笑着。

“残?不是你主子给你起的名字把。冷 单名冷。他说是主子给他起的”文倾雪好奇道。

“我的名不是主上起的。我自小叫残颜,到梅煞宫后叫残。你认识右护法冷?”

“是啊,我是冷很好很好的朋友。我能在这里是因为他把”

“你是妙手观音?我听闻因为冷护法,妙手观影梅煞宫替他疗伤,冷护法现在伤势如何了?”

这如天仙般的女子居然是冷的女人,残多少听过,冷为了此女子为主上所伤差点丧命。有叹息,有无奈。有不甘……

“他的伤势好的差不多了,但不能在像上次一样五脏心脉具损。不然一样有生命危险。怎么你跟他很熟吗?那家伙我了解他,不可能有朋友啊”文倾雪很意外残居然这么关心冷。

残开口笑道“我并不因为关心他,我每次约他比试剑法他都拒绝。不甘把。”

“你跟他比试剑法?我看还是算了,他剑法太过凌厉,都是玉石俱焚的招式,要想赢他自己也好不到那去”冷 的剑法文倾雪倒是见识过,是很快。不亏是济国第一杀手,每招每式都是取人要害。没有反手或者保护的招式。

狂野的双眸中光亮闪耀“你懂得剑法?我看你并不像会武功啊?”

文倾雪也没有直接回答他。“我看过冷 与 玉面公子的比试。在我看来你与玉面公子剑法不相上下。与冷 相比我看也差不多。对了你武功如此之高是何人啊?身份一定不低把。”

残雀跃的双眸满是译动。双手不由自主的握住文倾雪道“你看过他们两个比试?他们都是济国当世高手啊?如有机会我一定要一分高下。”

“你不会是武痴把?……”文倾雪惊讶道。

“我生来了就是为了剑术而存在的……”

“挣什么武功天下第一,有用吗?那些东西都是虚的。一山还有一山高不是?”就连文倾雪拥有一百二十多年的深厚内力。熟悉各门各派的武功并不认为自己天下第一了。

听着文倾雪的话。残颜的闪烁的双眸黯淡下来并不说话,陷入深思……

文倾雪并未搭理他,只是缓缓道“明天早上起来就在墙头等我。你脸颊的伤疤不能触水。不能吃刺激或者深色的食物。”最后贴上两片膏药便跳下板凳回房补觉去了。

第二天依旧是那个时间,墙外的舞剑声音依旧不停歇,文倾雪张开朦胧睡眼闻声寻去,残颜在昨天那墙外继续练剑。脸上贴着两幅膏药,跟他狂野张扬的外表非常的不和谐。

文倾雪已经踩上那个高板凳。对在练武的残颜道:“残大帅哥,过来我看看你的伤疤怎么样了。”

残颜看着未睡清醒的文倾雪放下剑,走向桃树下。

文倾雪拔开厚重的刘海,小心翼翼的扒开膏药。玉露膏果然是疗伤圣药。一日时间伤疤的皮肤在新生。

“伤疤估计很快就能好了,你切记千万不要沾水。痒了忍住不要抓。最多七日便能好”边说边小心翼翼的把膏药全部解开“你先在这等等我,别动,我就来。”

残颜看着奔跑到房间里文倾雪的背影,不知不觉失神了……

随后文倾雪端出一个木盆子来,里面倒满清水和一个干净的毛巾。把毛巾湿水。小心细致的擦在残颜的脸上。

残颜看着文倾雪清澈眼睛下有自己的倒影。内心驿动澎湃。身子一动不动的任她擦拭脸上。

“我怕你不会擦,沾水,所以还是帮你洗好脸,这样才英俊潇洒。把手伸出来”文倾雪细声温柔到。眼中在无冷漠。看着残颜常年练剑的手心满是老茧。然后帮把擦上玉露膏,贴上膏药。

“好了,擦完了。明天早上继续。”说完把木盆跟水往屋中走去。

残颜望着文倾雪渐渐消失的背影。心里被不知名的情愫占满。从来没有女子为自己洗脸,整日已剑为伍的内心有种不知的感情在滋长。呆立半天,回不过神……

随后日子天天如此,只是文倾雪搞不懂的是她的伙食貌似越来越好了。小菜加了很多。外加还有点心跟水果。杀人狂魔这几天是变正常了吗?

直到第五天,文倾雪依旧站在妖娆桃树下为残颜清洗面部上好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