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暮城倾雪

第十七章 梅煞宫1

暮城倾雪 龙西西 3362 2014-04-29 17:55:09

  “主上,冷护法归来,求见”

金碧辉煌的空旷大厅。地上白玉为砖。殿外琉璃为瓦。朱宏柱上金辉兽面,彩焕螭头。在大厅正中。有个高高在上的水晶砌成靠椅,椅子上点缀满了偌大的夜明珠。正中那颗最大。照耀着大厅蓬荜生辉。

冷潇然站在殿外。手握拳。一咬牙。缓缓踏进殿内。

“属下参见主上”抱拳而跪。“汪逸一役,属下办事不利请主上责罚”

正坐大殿上之人,并未之声。缓缓的滑动着大拇指上的绿扳指。空气凝固,冷的骇人。犹如阴曹地府。

想不到汪逸武艺如此之高。堂堂右护法居然束手无策。不能为本宫所用,实在可惜。“冷护法失手。本宫意想不到”坐上之人冷冷出声。尤冰冻三尺。出自地狱。

冷,全身一僵。寒意袭来。望座上之人。

座上之人如地狱罗刹般,运气掌气。袭向冷胸口。冷全身向后倒去,撞上朱宏柱上,“噗……”金辉兽面,彩焕螭头覆盖一层血水。

感觉到已伤心肺。冷艰难的站起,跪下“谢主上,不杀之恩”嘴角血迹未干。

“下去把……”并未看向冷。摆手道。

左手扶胸。艰难的站起。低头缓缓退下。未走几步。

“冷……你跟了本宫主多少年了”

“回主上。自五岁主上收养,已有十余年了”擦干嘴上血迹。

“十余年了……你跟本宫如此之久份上,许你一诺,你想要什么?”座上之人滑动手上绿扳指冷冷道。

冷意外的看着座上之人。未语,半响道“谢主上恩典,如有一日,冷决定退出江湖,离开梅煞宫,还望主上成全……”低头抱拳而跪。

转动绿扳指的手停下。望着冷。那寒目视乎把冷穿透。“先退下把”

待冷退下后。 “来人……”

“属下媚尊”“属下毒尊”“参见主上”两位脸如凝脂,娇艳若滴妙龄女子。抱拳而跪,头很底,感觉到主上那窒息的来自地狱般的气息。纷纷打了一下颤。

“毒尊给本宫查……右护法这段时间跟谁人接触。彻查清楚……全数报上来”胆敢有背叛之心。冷,多少了解其性,他自是不可能。除非有人挑拨。背叛自人不可能留。

查……冷护法。两位尊者心里微微一颤,如冷被主上惩罚的话,二人总有一人可升上护法一职。离主上更近一步。

“媚尊。查文居先生是何人,现何处,查到后带到梅煞宫。不得延误”离皇上五十大寿越来越近了。拿不出像样的东西出来,东宫那位就位子越坐越牢。

两位尊者退下后。座上之人发出核人的冷笑。

快进入济州城时,文倾雪感觉被人盯上了。而且武功不弱,为数不多,不知是何目的。敌动我不动,以不变应万变。被跟踪了两日。

进入济州城后,住一客栈内。刚刚洗簌好躺下。一阵迷香从窗口飘入。闭气,内力运气。“我倒想,谁在背后盯了这么久。”不揪出幕后之人,这济州是无法安心待下去的。带好小布包。感觉差不多后,顺势倒下。然后被装进了一麻袋。运到一处。放在床上。半天没动静。就安心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后。睁开眼睛。一年轻男子。站在床前,好奇的盯着她。脑袋在文倾雪面前瞬间放大。那凛冽桀骜眼神。散发着如地狱般的幽光。薄唇如寒。绣绿纹紫色蟒袍。紫玉发冠。如天降魔主。眸子里带着毁灭天地的色彩。嗜血妖娆。来自地狱的罗刹。

这是一个天使与魔鬼。冷酷与魅惑。妖孽与杀戮的混合体。此人太危险……。

文倾雪一个冷颤惊的睡意全无。还没回过神来。被此男子单手锁喉,直直从床上拖起,脚不着地,立在半空。

没有惊慌失措。手脚乱登。运起内力护住喉咙。右手缓缓运起掌气。眼睛冷漠的环顾四周情况。后方20几个黑衣人低头跪地,看不清表情。为首的两个衣着妖娆的绝色女子。得意的看着她。眼中有兴奋,鄙夷,不屑……参杂各种表情。最后对上锁喉的男子。墨色瞳孔里目光变得冷冽与嗜血。

“主上,求你放过她……她什么都不知道。”门外冷的声音。声音急促而担心。刚进门跪到言殇面前。

这么会是冷,此人就是冷的主子。这里是梅煞宫。震撼。惊愕……

“冷,你跟了本宫二十年了。竟敢为一个女子背叛本宫……”如来自地狱是声音。

“主上,属下并无背叛之心……求你放过雪儿”太了解主上的处事方式。雪儿不能有危险,是他欠她的,把她拖入着沼泥之中。

言殇,锁着喉咙的右手收紧。文倾雪感觉呼吸不能。双脸涨红。胸闷。越来越无力。感觉到在不反击便会活活掐死。右手运起掌风。

“主上。求你放过雪儿,属下愿死以铭心志……”说着把腰上长剑出鞘,对准胸口。

掌风没送出气,便被言殇一甩。一个重心不稳。摔的七零八落。

冷看到文倾雪没危险后。深深看了她一眼。有留恋,有不舍,更有深情……眼睛一闭。单手执剑,插入胸口。

“不要……”文倾雪凄厉绝望,痛彻心扉的声音。飞奔到冷身前,双手紧握剑身。鲜血顺着双手,延至剑身滴滴的落下来。

白玉地板如梅花点点,是如此耀眼。清澈双眼,绝望,愤怒。泪水飞落。

“雪儿……”吓的放开剑柄,双手掰开紧握剑身文倾雪。手心全是鲜血。痛彻心扉。寒星的双眸。泪水不知何时流下。

“你答应我要好好的,在也不要受伤……”清澈双眼中的痛楚灼伤了冷。

冷冷的看着他们。隐藏在墨色瞳孔下目光变得嗜血和妖娆。嘴角勾起一丝冷冽的笑容。一掌重重的袭向冷。那掌风运了十成的内力。

“不要……”文倾雪凄厉绝望声音响彻云霄。

冷中一掌后,向后拂了十几米,直到倒到后面的柱子才停下,柱子已经摇摇欲坠。“噗……”鲜血染红了墨色的衣服。心脉已伤。五脏六腑已碎。

言殇走到冷的面前。冷冽的看了一眼冷跟文倾雪。长袍一甩。走了出去。未到门口。

“如果冷有事。我一定要将你挫骨扬灰。为他陪葬。”文倾雪缓缓声音听不出半点感情。绝望澈眼中寒冰如来自黑暗地狱。杀气弥漫。

嘴角勾起一丝冷冽的笑。眼中嗜血妖娆。言殇回头望了一眼。仿佛如看卑微蝼蚁,般看着文倾雪和冷。未语。

“恭送主上……”厅内人声,齐齐恭敬。

为首两位妙龄女子。红衣蹲到文倾雪面前,抬手抓着她下巴。“啧啧啧……可惜了。如果送到主上的嫣红楼至少是个花魁”

另一个绿衣女子高傲的看着文倾雪,眼中有冰冷,鄙视,冷厉道“右护法算是废了,有此时间,还是巴结主上,想想这么往上爬把。”

全厅人退下。空旷房内只剩下文倾雪跟冷。文倾雪缓缓的抱起冷,放在床上,“咳……咳…。。”咳嗽声找回文倾雪的心神。冷在次咳血。把脉心脉已伤。五脏六腑已碎。就是神仙也救不了冷。

“雪儿……对不起。我知道我不行了,不能带你离开这里。”冷艰难的张口。嘴角不断的流着鲜血,刺痛了文倾雪。

“你不会有事的,冷你坚持一会。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文倾雪哆哆嗦嗦的往自己脖子上的那个玻璃瓶,盖子打开。倒出一粒还魂丹。这世上仅存的三颗还魂丹之一。手抖的放进冷的嘴里。“冷,咽下。无论如何一定要咽下”

和着血水一起咽下。冷双眸依依不舍的看着文倾雪。仿佛看她最后一眼般。缓缓开口道。“雪儿……当你说你在乎我那一刻我是多么的高兴。世上最不舍的女子居然在乎我……我只是个杀手,不能奢望感情。但是我真的很开心……”充满鲜血的双手在文倾雪肌肤如玉的脸上轻轻拂过。留下一片血迹。在用干净手背轻轻把血迹擦拭掉。

那深情让人为之动容。谁道世上最冷漠之人无爱。此时两颗冷漠的心靠的如此之近。

文倾雪滚烫的热泪落下。点了冷的穴道。盘坐在冷的身后。真气源源不断的注入冷的体内。一炷香后。在度把脉。脉象已稳。还魂丹的因素,五脏六腑在慢慢愈合。放下心了。

一会有两个黑衣人把文倾雪拉到一个荒废的院子。院子很旧,四周空旷,围墙很高。唯一让人有点春意的就是院落有颗老桃树。春天缘故。桃花正在含苞待放。中一有做很宽敞的屋子。四周很单调。家具破旧。虽然寒酸。但还能住人。

文倾雪正想,总比让人拉到地牢好。

躺在床上。望着窗外星光点点。看着手心的伤。刚想上玉露膏。上了玉露膏便不会留下疤痕。却没有上药。

要记住今天。冷为了她,宁愿自己失去性命也不愿她受伤。从来没有一个男子对她如此。不管前世还是今生。让她为之动容。每当看见手上的疤痕就会想起曾经有个男子为她不顾一切,甚至性命。

大厅内。言殇跟鬼医促立在冷的床头。鬼医干枯的老手正在把冷的脉。冷依然昏迷不醒。

“鬼医。冷护法怎么样了。”五脏已碎,心脉已伤,但以鬼医的医术也不是不可医治的。只是需要一些时日罢了。

“回主上,此女子果真是江湖有名的妙手观音。她医术在属下之上。五脏在慢慢愈合。心脉已好。而且体内有股真气在帮冷护法自愈。属下惭愧,行医如此多年不知此女是如何做到的。待冷护法醒后便无危险。”鬼医极瘦。一把跪下对言殇说道。

“妙手观音……”言殇冷星寒眸中出现难以捕捉的闪亮。“鬼医起来吧,梅煞宫从来不养废人”说完便走出大厅。

鬼医望着远去的背影,黯然想。听主上意思是留这女子为梅煞宫效力。此女子的医术是天下第一无误。但不知愿否留下。冷护法体内真气是如何而来。五脏是如何治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