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暮城倾雪

第十二章 光明顶汪逸

暮城倾雪 龙西西 2400 2014-04-29 17:55:08

  文倾雪醒来,已是三天后,睁开眼后屋里光线充足,并未有华贵的摆设。房间收拾得十分整洁,墙角边放一张简单的床铺,一头是花纹的帐幔,另一头却只有灰的墙壁。纱幔低垂。床上的她的衣服叠得整整齐齐摆在旁边。

头还是很痛,也不知道自己晕了多久。不知道现身何处,冷也不见了,夜尊一役就像一场梦一样,有许不真实却有是这么的真实。

一打房门开门子。外面是小小的院子,有几枝竹,和一个罩满了小草的苔藓的花坛;坛边立着两三个破旧的紫泥花盆,乱蓬蓬长着些野草。空气中有些寒冷。北方的初春如此寒。天空不知何时下起雪来。

踏出房门,寒风赤骨,文倾雪穿着很薄的白衣裙。瑟瑟发抖。初下雪时,往往雪片并不大,也不太密,如柳絮随风轻飘,随着风越吹越猛,雪越下越密,雪花也越来越大,像织成了一面白网,丈把远就什么也看不见了。又像连绵不断的帏幕,往地上直落,同时返出回光。漫天飞舞的雪片。也不知道下了多久,踩着雪地在偌大后院不停的转,一个人都没有遇到。

她好像迷路。越来越冷。突然听见一阵舞剑是声音。闻声而去。有救了。

走到后园一座偌大空地。附近的房子几乎都是空着,园中一个身穿白色锦服的男子,戴着束发嵌宝白玉冠。玉冠两边垂下淡色丝质冠带。脚上穿着白鹿皮靴,在雪中舞剑。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飘飘细雪。雪中舞剑的美男子。天,人,景,三合为一,文倾雪不知觉完全看呆了。

突然白衣男子一个飞转,跃到文倾雪面前来,剑抵她喉。此时文倾雪看清楚他的相貌:皎如玉树临风前,绝色美男子。

“大侠,刀剑无眼,小心误伤。”文倾雪用右手抵衣袖,不动声色的把他的剑轻轻推开。丝毫没有慌张之色。清澈的大眼继续盯着美男子。

汪逸也在看着文倾雪。似乎也呆住了。披着一袭轻纱般的白裙 ,青丝发顶白色丝带轻系。一头宛如瀑布般的头发披散而下上面漂落着几朵雪花,有几缕散落在胸前。雪白的肌肤。清澈的眼睛。像没有微尘的海水,清得宁静,清的冷漠。白凝如玉。美若天仙。浅淡春山,娇柔柳腰。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是天上不小心坠入凡尘的仙子?

“大侠。那个大侠,能不能把你的剑稍微移开。小心误伤人命。”文倾雪用两指衣袖继续移开抵在喉的剑,好似剑还是丝毫不动。

“你是在光明顶翔儿带回来的女子?”汪逸吃惊到,难怪她会在一般不会有人来的荒废后花园,一般只有自己在这练剑。

“是的,我虽然不知道谁人救的我。但帮我说声谢谢。但是我现在没事了,我要回去了,你能不能告诉我从那里出去?”文倾雪身子一哆嗦,越来越冷,谁说内力深厚不怕冷的,现在就冷的要命。赶紧离开这。美男固然好看,但是身子才是最重要的。

放下剑,汪逸从旁边的树枝上挂着白色貂皮大袄给文倾雪披了上去。“你身子好了吗”温柔的问道。

“谢谢大侠,好了啊。好的很。不信我蹦给你看。”说着在雪地里跳了跳。

汪逸嘴角微微想上翘,宠溺的看着文倾雪。“让我看看你的伤”

“嘿嘿,那个不用了,这里冷的很。要去买点厚的衣服,不然挨不住。”在南方长大的文倾雪,真受不了这天气。

等你完全好了在走,我叫人帮你送几套衣服来。“

“这个……不用。主要是我的马车跟马还在太白楼,我也不知道晕了几天了,不回去看看真不放心”最主要是想离开这里。

“我派人把你马车直接送来好了。”

“真的吗。太白楼天赐号房。” 文倾雪掏出几两银子递给汪逸。不用回去取马自然是好。可以直接坐马车走人。

“不用了,姑娘安心在这里养伤把”汪逸看着那锭银子温柔的笑道。

“额……这么好,真的不用”文倾雪怪不好意思的 “所以姑娘安心在这养伤,养好了在回去”

“那我在多呆两天”

“不知姑娘贵姓”

“我姓文”文倾雪拢了拢白色貂皮大袄。“不用客气。我不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小姐。只是普通女子,我叫文倾雪,你可以叫我倾雪”对于汪逸的客气文倾雪有点不自在。

“逸哥哥……原来你在这啊”如清谷黄莺般的声音,走出来一个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口如含朱丹的绝美女子,女子不过十六七岁,跟文倾雪般大。身后跟着两个翠绿烟花裙丫鬟模样的小姑娘。两个丫鬟模样到也俊俏。

美男美女都是这般绝色。这地方养人啊!

那女子边说边从丫鬟手上拿过一个蓝色白丝锦边的披风给汪逸披上。披好后给他系上水蓝色的丝带。这两个人关系不一般啊。

如月微笑的看着文倾雪。眼睛满是温柔,不过文倾雪知道是对旁边的男子的。看两个丫鬟如恶煞般看她的眼神就知。自己不讨人喜欢。那就不当电灯泡了。

“那个汪公子,你们两个慢聊,我找个地方休息去”

“倾雪,我叫人把逸园西厢房打扫干净,你就住那把,别到处乱跑。小心迷路”汪逸温柔到。“来人。打扫西厢房”

“谢汪公子”

“不需多礼。叫我逸好了,收拾好后我就送你去西厢房。”

文倾雪看着脸色越来越差的如月:“汪公子陪月小姐把,我可以去西厢房”说完不给汪逸说话机会退了下来。

在西面找到西厢房。房间已经收拾干净。精雕细琢的床,锦被绣衾,窗台上摆着一盆鲜花,散着淡淡的幽香墙的东北角摆放着一酱紫色的书柜,粉色的纱帘随着风从窗外带进一些雪花,轻轻的拂过纱帘,香炉离升起阵阵袅袅的香烟,卷裹着纱帘,弥漫着整间房。

一个青色布裙的十五六岁小丫头走到文倾雪面前。道了万福。低头说“见过姑娘,少爷要我过来伺候姑娘的”

“起来吧,你叫什么?”打量着小姑娘。此时小姑娘也抬起头来打量她。触碰到文倾雪冷漠的目光吓的低下头去。

“奴婢叫小秋。”有些颤抖。

“小秋。这么俗气的名字啊。不如叫秋香把”唐伯虎点秋香之秋香。“你感觉如何”

“这……”小秋抬起头看这文倾雪。

“秋香这个名字不错,还不谢过倾雪”不知何时汪逸已经走进来。嘴角微笑看着文倾雪。

“多谢姑娘赐名……”未说完羞怯的跑出去了。

文倾雪看着秋香背影,“你看把小姑娘羞的跑了把”这厮不是在陪如月的吗?

“这里可还满意”

“非常满意。跟我醒来的那个房间差太远了。我还有什么好挑剔的”在挑剔她都不好意思了。

“你的马车还有行李我叫下人已经送过来了。马车在库房。马在马肆里养着,你先养伤。晚饭后我在来看你”说完就关上门。退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